第八十四章 笨拙且努力
    于晓岚古怪的看看谢承文,心里似乎有些猜测,不过这个猜测不好问出口,谢承文像是看穿了于晓岚的想法,笑眯眯的继续说道:

    “很巧,这个家伙刚好也姓于,叫于继宗。”

    “不准说我爸爸坏话!”

    于晓岚撅着嘴怒视着谢承文,像是一只护食的小老虎一样,谢承文见状不由扑哧一声笑了。

    “笑什么笑,我爸爸是最好的爸爸,不准你说他!”

    谢承文点头:

    “好,好,不说。”

    说完,谢承文笑眯眯的继续走着,于晓岚被谢承文的爽利劲给噎了一下,一时间竟没法接茬了,想要继续替自己的老爸辩解也不知道该从何入手了,只好郁闷的跟着谢承文的脚步。

    路上的行人不多,三三两两的,多是出来散步的,偶尔有几个年龄相近的年轻人走过,传来一阵嘻嘻哈哈的说笑声,给夜幕下的街道平添了几许活力。

    “那个谢叔叔,我爸爸怎么算计你了?”

    谢承文侧头看了看于晓岚,于晓岚脸色有些尴尬,显然她是在替她爸爸感到不好意思,虽然刚才她拼命的护着爸爸,但是于晓岚当然也知道,爸爸也是人,也会有这样那样的毛病,只不过,她不喜欢别人来批评他罢了,自己说说倒是无妨的。

    就跟自己家的孩子自己可以打,但是别人却不能骂是一个道理。虽然这话从于晓岚的立场说出来感觉有些奇怪的,但是理论上没毛病!

    “先不说这个,说起来,你成绩怎么这么差?是学不进去还是智商问题?”

    “哼!你才智商有问我智商没问题,测过了,一百零五,标准值!”

    “哦,那就是不想学了?”

    “谁说的,我当然想学了,可是我基础太差,我跟爷爷奶奶住在乡下,那里的教育水平怎么可能赶得上大城市,等我转学过来,就发现完跟不上进度,哪怕我每天只睡五六个小时,其他时间拼命的学习,也只能发觉自己越追越远,更何况,我还得照顾我爸。”

    “呵呵。”

    “呵呵是什么意思?”

    于晓岚一副不说清楚我咬你的样子,谢承文忍不住想伸手在她头顶上摸一摸,幸好,关键时刻醒悟过来,转而在自己脑袋上抓了抓。

    于晓岚一点也不笨,刚才谢承文的动作明明是想要摸自己脑袋的吧?难道这家伙想要给自己来个摸头杀?!自己才不会被他杀到呢!

    不过,于晓岚完没有意识到,她首先想到的是自己不会被谢承文的温柔和关爱击倒,而不是反抗谢承文这种多余的行为,甚至此刻她看向谢承文的眼神都柔和了许多仍不自知。

    “没啥意思,我大概明白了,因为学习上没法取得成功感,所以,你就将注意力转移到行侠仗义方面来了。”

    “哪有!?”

    虽然于晓岚对谢承文的推测完不赞同,但是反驳的话说了一半却再也说不下去了,好像,谢承文说的还是有些道理的,难道自己真的是想要从这个方面找补回来么?

    谢承文收起了脸上的笑意,颇为严肃的问道:

    “你在巷子里说的跟周围的混混有关系是真的么?”

    “怎么可能,那就是吓唬她们的,我怎么可能跟周围的混混有关系,我爸可是警察啊!”

    “你明白就好,这种事不但不能做,连说也不能说,否则,你就真的坑爹了,知道么?”

    于晓岚脸色一白,显然被谢承文的话给吓了一跳:

    “可是,可是我之前经常说来着”

    于晓岚的话越来越小声,谢承文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道:

    “现在知道害怕了,这些话被传出去,你爸可就有的受了,勾结黑恶势力啊,呵呵。”

    “那,那怎么办呀,谢叔叔?”

    看着快要被吓哭的于晓岚,谢承文扑哧一笑道:

    “行了,我吓唬你的,这种事情查无实据,而且你们这些孩子乱传的话谁信啊?再说了,你们散播的渠道也很狭窄,记得以后别再乱说就行了。”

    “谢叔叔?真的没事?”

    “真的没事,要有事你爸还能升官,你不知道像你爸他们这样的单位,升职前都要进行严格的审查么?”

    于晓岚这才长长的呼了口气,然后伸手在胸脯上拍着道:

    “吓死我了,谢叔叔,你就算不待见我,也用不着这样吓我吧,最多,我以后都不偷偷骂你还不行么。”

    “呵呵,这么说你还偷偷骂我来着。”

    “没有没有,我是说原本想要骂来着,谢叔叔这么好,我肯定不会骂的,只能夸啊!”

    “你拍我马屁也没用啊,我又不会给你发红包,不过我挺好奇的,你那成绩是怎么瞒着你爸的?”

    于晓岚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脚下在人行道上的方砖上一下一下的蹭着:

    “我拿了同学的成绩单,扣下她的名字换上我的名字,反正我爸从来都不去开家长会的。”

    “从来都不去?!这不会吧,我看你爸还是很紧张你的呀!”

    “他太忙了!”

    谢承文皱眉,这个理由完不成立,看来,于队应该是早就知道自己女儿面临的问题,并且也知道自己女儿的为难之处,因为担心伤到自己女儿的自尊心,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所以故意装作不知道她的成绩问题。这才长期不去参加家长会的,只是这个办法好像很笨啊,想不到一向人情练达的于队竟然会办这种傻事。

    可是这么一个笨拙的,不知道该怎么爱护自己女儿的于队,却让谢承文没法嘲笑他,反而觉得心有戚戚。

    “那以前的家长会都没人来,你们老师没说啥么?”

    “不是啊,每次我爸都请李叔叔替他来的。”

    “然后你就央求李叔叔替你保密?”

    “是呀,李叔叔人可好了,可惜,他有一条胳膊残疾了,他是我爸的战友呢。”

    谢承文懂了:

    “所以,你今天呆在学校没走,就是打算给我打预防针的?”

    “嘿嘿谢叔叔,好不好嘛,帮我个忙呗!”

    于晓岚双手合十,一副哭唧唧的样子拜求谢承文放过,谢承文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那你以后怎么打算呢?还是继续这样子?”

    于晓岚苦着一张脸:

    “还能怎么样啊,反正,学习是不可能赶上了,到时候随便考个大专学个一技之长,将来也不会饿死的吧。”

    谢承文呵呵一笑:

    “行吧,反正这也跟我没啥关系,我不会跟你爸说的。”

    “太好了!谢叔叔您真是个大好人,木嘛,喜欢你呦!”

    “额,汗毛都竖起来了,能不能好好说话!”

    “嘻嘻。”

    谢承文瞥了于晓岚一眼,眼中闪过一丝戏谑的笑意:

    “不过”

    “哈!?什么不过?不能没有不过吗?谢叔叔你别闹了行不?”

    “呵呵,不过,我觉得你爸其实什么都知道的。”

    于晓岚的小脸刷地一下就白了:

    “不,不会吧?”

    谢承文恶趣味的一笑:

    “你就从来没有怀疑过么?每次家长会都加班?这太巧了吧,一次是巧合,次次就不是巧合了。还有,刚才我不是说过么,你爸在算计我,知道我为啥这么说么?”

    “那,为,为啥啊?”

    于晓岚完是下意识的反问,实际上,此刻她已经被谢承文揭露的事实吓得六神无主了。

    看着于晓岚惊慌失措的样子,像是一只无助的小白兔一般,谢承文心里不由得闪过一丝不忍,不过俗话说的好,舍不得痛,去不了疮,既然于队不知道该如何下手,又转弯抹角的找到自己来帮忙,这个忙谢承文还是帮的,再说了,自己两位老婆也督促着自己帮帮这对麻烦的父女呢。

    “你爸是做啥的?他可是刑警队长啊,对于个刑警来说,最无法忍受的,就是未知。我才见你两次,就发现了不少你藏在乖巧面孔之下的秘密,那跟你生活在一起的刑警队长又怎么会没有发现你的异常呢?”

    “啊?啊?”

    于晓岚更慌乱了。

    “所以啊,他肯定要去弄清楚,你是他唯一的女儿,你身上的每一个疑点,你爸一定会去弄清楚的。”

    “可,可是如果我爸早就知道了,他,他”

    “他为什么还装作不知道是吧?因为他很笨,同时他很愧疚,也因为他太爱你了。”

    于晓岚的大脑终于转动了起来:

    “我爸他因为爱我?这,这怎么可能?”

    “是吧?我也觉得很荒谬,可是在我看来那么精明干练的一个人,竟然也会在自己女儿身上发生这么蠢,这么可笑的事情,竟然不敢正面教育自己犯错的女儿,只因为他害怕伤到你的自尊,只因为他害怕你会怪他,只因为他害怕会失去你。”

    于晓岚整个人愣住了,渐渐沉重的脚步也终于被牢牢的粘在了地面上,然后她不知所措的眼眸盯着刺目的街灯,之后,眼泪不知不觉就流淌了下来。

    “爸爸”

    谢承文站在一边默默的看着,经过的路人也不由得投来好奇的目光,不过,他们不敢驻足围观,因为谢承文扫来的视线会让他们有种如芒在背的危险感觉。

    好一会儿,于晓岚的情绪才渐渐的稳定下来,抬手胡乱用手背抹去脸上的泪水,然后慢慢的绽放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爸爸,果然,好笨啊。”

    “是啊,真是个笨拙的爸爸。”

    于晓岚双眸灿如星辰,微微仰视着谢承文,嘴角含着笑意问道:

    “谢叔叔,你觉得我应该找我爸爸谈谈?”

    “这个是你们两个的事情,别问我啊。”

    “谢叔叔,给个建议嘛,嗯”

    “咦,麻死了,别冲我撒娇,感觉很奇怪啊,快走吧,再不回去你爸以为我把你拐走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