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有钱没钱(第1/2页)
    回到家,占小雅才知道,之所以这么晚了还有村民还举着火把站在外头,是因为白家发了寻人悬赏。

    ——凡是出力寻人的,给十个铜板;凡是给予有用消息的,给五十个铜板;凡是告知重要行踪的,给半两银子;凡是找到占小雅人的,给十两银子谢银。

    白家村总人口有三百多人,除去嗷嗷待哺的婴儿,和病的、老的下不了床的人。

    白家村几乎倾巢而出。

    山里,水里,洞里,隔壁村上,镇上……

    能藏人的地方他们都去找过了。

    今天光付寻人费就花了五两多的银子。

    白三郎这个便宜家主直骂她败家娘们。

    今日为了寻她,布没染,昨天染的布也没拿去卖。

    相当于今天零收入不说,反而亏了五两银子。

    “老四,这一次,你不会再心软了吧?”

    就是他给惯的。

    昨天要是能像老二教训媳妇一样把占小雅收拾了,她今天还能蹦哒得起来吗?

    慈夫多败妻!

    要不得的!

    面对一家子人一副“必须请家法”的表情,占小雅眨巴着杏仁眼,可怜兮兮的看着她的无凡哥哥。

    “老公,我刚从马上摔了下来,这里,这里,都可疼啦!”

    白四郎本就不忍心真的打她,刚才冷着脸,不过是装装样子,此时看到她双手掌心上的伤,又听到她说身上到处都痛。

    心早软的一塌糊涂,恨不得伤的是自己的手才好。

    “身上摔伤了吗?”

    抱起她走到水缸边,俯身仔细给她挑出伤口里的沙石。

    冷水碰到破皮的地方,占小雅疼的直抽手。

    眼里的晶莹哗哗往下落。

    “身上没破皮出血,但是老公,我真的好疼!”

    白四郎头也不抬,眼睛贴很近,仔细清理手上的脏东西。

    边不忘安抚着:“嗯,我知道,我再轻点儿。”

    见有戏,占小雅再接再厉,轻轻柔柔的恳求道:“老公,你能不能别对我用家法?我怕痛!”

    众人:“……”

    装!

    “好!”白四郎没脾气了。

    说了教她学医习字,便不会真打她。

    众人:“……”

    这是传说中的美人计么?

    “咳咳~老四!”正义感爆棚的白大郎都看不下去了。

    男人一定要有自己的底线,不能被女人牵着鼻子走。

    该管的时候不管,到头来只会害了她。

    媳妇不是这样管的。

    “大哥有意见?”

    见白大郎要坏事,占小雅收起对白四郎谄媚讨好的笑,偏头,视线冷嗖嗖的,直往白大郎身上射。

    他们俩夫妻的事,外人掺和啥。

    再说了——

    “林家送来的野味,你们不也吃的挺好吗?”

    狍子野兔都被处理过了,狍子还在,兔子只剩下一只。

    “若我没有出去一事,你们能吃的到肉?”

    众人:“……”嘿,感情我们还得谢谢你咯!

    占小雅又说:“多大点事,我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

    她豪气的扔下五百两银票,“这是我今天赚的,五百两,能抵下一顿家法了吧!真的是,多大的事啊!动不动就家法家法,我们是有素养的人,就算执法也得文明执法,是吧!四郎哥哥!”

    占小雅嘴上说的振振有声,心里却虚的很。

    希望有用啊!

    毕竟是五百两呢!

    虽然是最少面额的一张。

    可也心痛啊!

    白三郎花了五两银子就肉痛。

    她比他多花了十倍!

    “嗯,丫丫说的对!”

    清理干净伤口后,擦上药,用干净的棉布包扎手。

    众人:“……”

    我们能有点自己的主见吗?

    你平时的冷酷呢?

    霸气呢?

    狠戾呢?

    一遇到自己媳妇,狼就变成了羊!

    我们抱之以深深的鄙视!

    陈采儿和王氏看的一愣一愣的。

    对待相公时,还能这么操作?

    易夏早见怪不怪,催促吃瓜群众回房,今晚的家法大戏主角都不登台,他们搭好台管个卵用。

    “都回房洗洗睡吧!”

    因为据她所知,还没有哪个男人能够拒绝丑小鸭的眼泪攻势,外加嗲嗲的美人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