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第1/1页)
    柳无凡避重就轻说了很多。

    但他没有说自己是如何避开柳府众人,像条狗一样爬狗洞出的西院。

    没有说他是如何在漫天雪地里,拖着两条废腿、单靠两只手攀爬到了离京十里远的道光寺。

    没有说他是如何从柳府三少爷成为的穷小子白四郎。

    ……

    他只说他们短暂而甜蜜的过往。

    只抱歉他不小心认错了同她长相一样的占小雅,并娶了她。

    可同时又无比庆幸自己娶了她。

    占小雅不知道自己是以什么心情听着的。

    她将头埋在白四郎的怀里,心情沉重,沉重到不能释怀。

    好似一个秤砣重重的压着她的心脏。

    让她喘不过气来。

    占小雅捂着心口,闷闷的说:“对不起!”

    如果早知道是这样的情况,她当初绝对不会去招惹他。

    她只当是梦,所以肆意而为,无所顾忌。

    过后就忘。

    可哪里想得到柳无凡是个真正存在的人?

    那么她曾经的情话和承诺不要钱似的说过多少,她走以后,柳无凡就有多难忘痛苦。

    “真的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在。”我不知道你真的存在这个世界上。

    柳无凡虽然没有详细说过程,但依着那两个月里她对柳府上下的了解,占小雅知道就能轻易的知道他过的有多难。

    一个长年被人监视着的人,连睡觉都有专人看着,不许他出西院半步,他是怎么靠着两条没有下半截的腿“走”出的柳府?

    如果不是死亡,他又怎能成为白四郎!

    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她只想告诉他。

    ——“真的不值得!”

    白四郎低头轻吻着她的额头,“丫丫,你回来了,这就值得。”

    十年不曾亲吻过她了,柳无凡没由来的有些紧张。

    她还是那个她,自己却更丑了。

    丫丫她那么爱美,会不会嫌弃现在的自己?

    占小雅甚至不敢告诉他,她不是真的回来了,如今的一切,说一千道一万,也不过是她的一场梦。

    等到白家脱贫致富后,她仍然会回去现代。

    “无凡哥哥,你忘了我吧!我早就不爱你了!”

    柳无凡越不指责她,占小雅就越愧疚。

    哪怕说出那句话时,她的心很痛很痛。

    就像被钝了的匕首划过心脏。

    一道一道。

    不见血。

    却生疼!

    她用力推开他,头埋进膝盖里,不敢看他。

    她怕抬头看到他失望而深情的眼。

    她怕自己会心软。

    她怕自己会再一次伤害他,留给他无穷无尽的黯然等待。

    既然早知不能长久,那她宁愿不要开始。

    占小雅以为柳无凡会愕然,会愤怒,亦或抑郁。

    哪怕骂她几句也好。

    可他只怔了两秒,继而固有的冰块脸瞬间破冰消融。

    他不敢靠近她,只是在原处定定的看着她,眸光中深情潋滟,一如当初。

    “丫丫,曾经的你是与我柳无凡缘定三生的未婚妻,如今的你是我白四郎的爱妻。哪怕你不爱我,恨我,厌我,我都不会放你离开,这一生,下一世,下下辈子,你只能是我的女人。不管是柳无凡,还是白四郎,因为是我,所以你必须在。”

    ------题外话------

    今天朋友家有喜事,汉时跟去忙活了一天,到现在才有时间看手机。在车上紧赶慢赶写了一千字,实在是写不下去了,特别的累!

    (嗯,其实我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眼睛好晕,有没有错别字我也不在乎了,只想快点回家,快点趴床上。汗!)

    做个总结——小仙女们,明天再见!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