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南希的经历
    徐小乙急忙问:“伊娃是什么时候开始做噩梦的?期间有没有受到伤害?”

    “昨天跟我说的……不知道有没有受伤,上帝啊!”南希慌忙的想跑进屋询问,却被拦住了。

    他提醒道:“先别去问,这样会给你女儿增加心理压力,事情会更糟糕。”

    “对,你说的没错。”

    南希听闻冷静下来,想到曾经自己遭遇过的种种场景。

    当时也是是逼着母亲说实话,结果不但没解决事情,反而还将母亲给害死了。

    现在确实不是告诉伊娃的时候。

    她试探的说道:“可现在该怎么做?我绝不能让女儿受到任何伤害!”

    “该怎么做您心里应该清楚,毕竟经历过那些事,也顺利活下来了。”徐小乙笑了笑:“不过这次恐怕您对付不了了,只有我才能真正将它彻底除掉,再也不能复活。”

    这话真不是吹牛比,但听着是真装比。

    南希好奇的问道:“真的吗你有什么办法?你究竟是什么人?”

    徐小乙摇摇头:“地球人,至于如何解决抱歉暂时不能告诉您,希望能理解。”

    “现在最主要的是您和伊娃的安问题,我们有必要规划应对计划,您说是吗?”

    “那你有什么办法?”

    他想了想表示如果肯相信他的为人,今晚就让他在这里守着,甚至最近一段时间每天都来。

    只要伊娃再做噩梦,就想办法将弗莱迪弄到现实,然后合作将它彻底搞定。

    不用怕打不死,因为有特制的秘密武器。

    南希听了陷入思考,主要考虑要不要相信眼前这个陌生人。

    毕竟出现的蹊跷又知道它的事儿,到底是什么来头呢?

    通过现在的接触感觉应该是善意。

    可人心隔肚皮啊!

    万一这些都是装的,晚上让他在家过夜岂不是引狼入室?

    她左思右想拿不准主意,徐小乙耐心等着也不催,这种事情谁遇上也要深思熟虑啊。

    五分钟后。

    南希终于有了决定,让他在家过一夜,但自己随时在身边守着。

    另外悄悄通知托尼派人在外面盯梢,只要有不对第一时间就可以控制住。

    她点点头说:“好吧,今晚我们就开始行动吧。”

    “没问题,谢谢您的信任。”徐小乙客气的和她握了握手。

    随后俩人走进屋里,房子布置的很温馨精致,不过和电影里的好像不太一样。

    南希热情的端茶倒水。

    他一边感谢一边问:“为了更好更早解决它,您能说说您曾经的遭遇吗?是用什么办法让它消失了将近二十年?”

    “可以……”南希坐到对面开始叙述。

    看过《猛鬼街》第一部的应该还有印象,当初她知道弗莱迪可以梦里杀人后,就设计将它弄到现实了。

    当时的梦境鬼王是真的弱鸡。

    被一个女孩耍的团团转,要不是强行为续集铺垫早被打死,这系列就算完结了。

    最后时刻南希以为脱离了梦境,结果却没想到是梦中梦。

    她妈也因此被杀了。

    电影到这里直接结束。

    而实际后续是她当时被困在车里无法逃脱,心急之下果断用拳头砸了自己鼻子。

    那是一点没留情,直接把鼻梁砸断了。

    她也因此从梦里回到现实,发现汽车和好友都消失,自己躺在客厅里。

    这时才明白原来将弗莱迪拉到现实、母亲被杀等等都是梦境。

    她刚松了口气忽然发觉不对劲,如果是梦……那自己应该躺在卧室的床上才对啊。

    怎么会在客厅里??

    就在她疑惑的时候,身后的屋门突然被打开,一个身着火的黑影冲出来。

    她吓的尖叫的爬开,看清楚对方竟然就是弗莱迪?!

    南希彻底迷茫而震惊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刚才不是做梦吗怎么它真出现了?

    还是说此时此刻依然是梦境?

    她急忙又打了自己几拳,发现眼前的场景并没有消失,意味着这是真的!

    来不及多想,弗莱迪冒着火扑了过来。

    她急忙躲开本能抓起手边的椅子,对着它的脑袋狠狠砸下去。

    趁着对方被打到她赶紧跑进屋里锁上门,发现这是房子的地下室,各种记忆突然涌上来。

    她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把弗莱迪拉到现实是真的,然后将它引到地下室放火烧,都和电影里的剧情一样。

    只不过她逃回客厅时被绊了一跤,直接撞到脑袋暂时昏迷了。

    然后才有了母亲被杀等第二个梦境。

    但想通了这点南希也没感到轻松,弗莱迪在外面疯狂装门,一时半会显然死不了。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飞快的想了一会儿,忽然想起母亲藏了一个弗莱迪的尖刀手套,就放在地下室的壁炉里面。

    这玩意似乎是它的本体?

    此时此刻也没时间犹豫,她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找出来,泼上汽油焚烧。

    随着手套被烧的越来越少,门外的动静也越来越少。

    最后两者一同消失。

    南希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只能躲在角落里焦急的等待。

    结果这一等就等到了天亮,还是她妈敲门把她叫出去的。

    看到母亲没事她激动的抱着哭了一会儿,然后才开始寻找弗莱迪的线索。

    然而转变了整个屋子,竟然没找到任何痕迹。

    好似对方从来没出现过。

    南希感到不妙以为现在又是做梦,急忙利用各种办法实验想将自己弄醒。

    当拿起刀想来一刀时,却被母亲急忙制止了。

    她没办法只好飞快跑出屋子,左看右看了半天,最后心一横突然跑到马路中间。

    她想被车撞醒!

    然而迎面而来的汽车都紧急刹车,司机纷纷走下来询问的询问、谩骂的谩骂。

    一切的一切都和现实没区别。

    南希从懵比慢慢转变成震惊,紧接着变成惊喜,心想这真的不是在做梦!

    弗莱迪真的被自己杀死了?!

    她又急又喜,不过心里还是觉得不安。

    于是先跟母亲说了这件事儿,然后等了晚上豁出去准备确定真实性。

    方法是让老妈在旁边守着,自己睡觉,如果一切安然说明事情是真的。

    如果弗莱迪没死,就让母亲看到情况不对立刻弄醒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