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秋名山车神(第1/2页)
    徐曼曼转头看向顾清乐,却见顾清乐抱着双臂慵懒地靠着椅背,若是旁边再放个装了的茶瓷杯,俨然就是一副退休老干部的模样。

    “不要紧张,没关系的,附加题本来就是额外的拓展题目,更深奥一些,拿不拿得到分都没关系。”徐曼曼安慰道。

    顾清乐愣了一下,这才发现徐曼曼是在和自己说话:“啊?哦。没事,还好。”

    徐曼曼没有再说啥了,毕竟学习这种东西得慢慢来,不能说你一口就能吃成个胖子。就算你恶补课程,也不可能一晚上把人家一周的课都学完吧?

    “那我们看完最后一道解就开始学习吧。”段晓彤说,她也没有其他什么的想法,李真真想藏拙,是因为李真真是有真实力的,但这个男学生嘛……那怕是真的拙。

    她摁了一下激光笔,幕布上的投影一转,迷宫上李真真走的红线消失,顾清乐的红点出现在迷宫左侧入口。

    短暂的5秒钟停顿后,红点像炮弹一样突然迸射出去,发疯似的在迷宫内乱窜!

    “找死!”朱昌兴狠狠地咬牙骂道。

    走迷宫就像是在没有护栏的险峻山道上赛车,跑得快有什么用,你没有看清楚路就乱跑,不是撞向山石就是坠落悬崖,明摆着找死!

    可是随着朱昌兴骂了好久,那道红线还是疯狂地在迷宫里乱窜,既没有撞山,也没有坠崖!

    不但如此,它似乎还像是在挑衅朱昌兴:它的速度越来越快,就像是秋名山上被老司机驾驶着的AE86,每每众人以为它要撞墙的时候,它又猛地一个拐弯,往另外一向更加险峻的道路疾驰!

    一幕影像在朱昌兴脑海里形成:前方驾着AE86的老司机左手伸出窗外来竖了个中指,还叼着烟对他骂了一句:“吃屁去吧。”

    朱昌兴气得胸前积郁了一口闷气,就差喷出血来!

    徐曼曼惊呼一声,双手捂住了嘴巴,这条红线用不一样的路线跑完了和她一样长的路程,但用时仅有她的十分之一那么多!最恐怖的是它还在前进!面对重重困境它不曾减速!

    这是什么神仙速度?这是什么魔鬼解题?

    徐曼曼突然回想起来顾清乐刚刚说的“还好”。这不是说被嘲讽之后,他的心态“还好”,而是说,这道题的难度“还好”。

    “还好啦。”顾清乐的声音在徐曼曼脑海里响起,依旧是那种慵懒的情绪。

    李真真不知何时抬起了头,看着幕布上迷宫内如闪电般飞速跳动的红线沉默不语,少女眼波流转。

    坐在朱昌兴旁边的小弟,突然“呕”的一声伏到朱昌兴身上!

    “你干嘛!”朱昌兴恼怒地把他推开,虽然这小子是在干呕,但仍然有口水滴到他的衣服上!

    “不行,朱哥我不能再看了,我受不了了!我……我……我晕车!”小弟眼角有泪光流出,“呕……”

    段晓彤的表情最是夸张,原本颜美肤白的那张脸,已经变成了足以在网上风靡的表情包:一个嘴巴两只眼睛瞪得老大了,就好像一个倒着的“品”字。

    如果说李真真的4分对段晓彤来说是打脸的话,那么顾清乐的这一次简直可以说是谋杀了:用人的巴掌打脸那叫打脸,但用变形金刚的巴掌打脸那还不是谋杀?这一巴掌下去,头都没了,还说脸。

    这道附加题顾清乐能拿几分?从红线把整个迷宫盘红了一大半、并在最后潇洒从容地离开迷宫出口开始,这个问题已经没有了悬念。

    御灵师资格考试笔试集训班的第一次摸底测试,顾清乐考了个吊车尾。

    算上附加题满分120分,顾清乐考了26分。

    其中基础题6分,附加题20分。

    ……

    这个教里度过了最为漫长也最为寂静的一分钟,所有人的心情都被那道红色闪电打乱了。

    就在大家目瞪口呆的时候,罪魁祸首本人呢?他头歪身斜,像个退休老干部一样抱着双臂懒散地靠着椅背。

    朱昌兴最先反应过来——班长就是班长,见过大世面——他站起来猛地反身一指顾清乐,脸朝段晓彤喊道:“老师!他肯定之前看过这道题的解,不然怎么那么轻松就解开了?”

    见段晓彤没有反应,朱昌兴不死心,继续喊道:“老师!他肯定……”

    “砰!”段晓彤狠狠地一巴掌拍在讲台上,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玻璃屏幕旁边的金属台面上,竟然留下了一个深陷的手印。

    “闭嘴。”段晓彤阴寒地盯着朱昌兴,就如饿极了的狮子盯着扑朔着大眼睛的小白兔,“给我滚出去,丢人现眼的东西!”

    从幼儿园开始就年年拿三好学生的朱昌兴,哪里被老师如此对待过?

    他一下子就蒙圈了,耳鸣目眩,小腿瑟瑟发抖。

    朱昌兴转过身去看了一眼顾清乐,这个抢尽了他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