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七章 灵气之泉(第1/2页)
    “这是怎么回事?”

    “也不知道自己昏死了多久,怎么一觉醒来,身上的伤势,已经完全恢复了。”

    林峰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很清楚的感受到了身体的变化,不仅血肉模糊的肉身完全恢复,整个人的精气神,也都恢复到了最巅峰的状态。

    只是,任凭他想破脑袋,也不会知道,就在自己昏死过去的时候,须弥纳戒再次出手,不仅恢复了身体遭受的重创,更是让他免受死亡气息的侵蚀。

    “能够活到现在,骆豪肯定是没追进来。”

    “以他的性子,不达目的,一定是誓不罢休,想必这会,就守在光门之外,只等自己出去,就会展开雷霆一击。”

    “希望在这神秘囚笼里面,能够有所收获,不然的话,等到出去之时,恐怕就是在劫难逃之日。”

    暗自嘀咕了一句,林峰爬起身来,开始四下打量起,囚笼内部的情况。

    巨大的囚笼之内,除了星星点点的萤火之外,到处都是黑暗的一片。

    不仅如此,这样一处地方内,还能够阻隔神念的窥视,以至于,他可以笼罩方圆百公里范围内的神念,只能窥视不足百米范围的距离。

    所幸的是,整个囚笼的地方并不算大,来来回回,不过只是一个时辰的时间过后,林峰已经将整个囚笼,摸索了一遍。

    “这里充斥的死亡气息,怎么感觉好像对自己十分畏惧?只要自己的脚步迈动,它们就会向后退去,始终保持百米距离。”

    林峰一圈走下来之后,也察觉到了另外一个特别的情况,将整个囚笼内部,都完全充斥的死亡气息,却与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难道说,是因为须弥纳戒?”

    自言自语的声音落下,林峰目光落在指端的须弥纳戒上。

    如果说他这身上,目前还有什么连他都无法摸透的东西,就只有这件,跟着他一起重生回来的须弥纳戒了。能够经历时空隧道不被泯灭,放眼整片宇宙,也就只有圣墟那地方,才能拥有如此逆天之物。

    “除了须弥纳戒,似乎也没有其它的理由可以解释了。”

    林峰暗自低语声中,目光不自觉的就又落在了,距离最近的几具尸骨身上。

    这里有着许多的尸骨,即不是修仙者的尸骨也不是妖兽的尸骨,在这些尸骨上面,林峰恍惚中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只是仔细琢磨的时候,却始终没有头绪。

    另外,整个囚笼内部,还有一处特殊的地方,就是在囚笼的中央位置,还修建了一处房屋。

    “算了,不想那么多了,还是抓紧时间,去中间那一处房屋内瞧瞧吧!”

    “囚笼中这些尸骨,虽然无法从察觉到具体的情况,但是从尸骨的模样来分析的话,这些尸骨的主人,不乏许多分神境界的强者。”

    “外面布满分神强者的尸骨,不知道在这房屋之内,会有什么东西?”

    林峰说着,径直向着房屋走去。

    这样一处房屋,地方并不算大,只有大约上百平方的样子。里面也没有什么太多的东西,只是摆放了几卷古籍和一个盒子而已。

    在古籍和盒子的前方,还有一个石盘,上面一位老者,盘膝而坐。浑身上下,血肉清晰,毛发如常,仅看模样的话,与常人无异,只是双目紧闭,气息全无。

    “吾乃太行真人,十岁问鼎先天,二十岁步入金丹,五十岁入元婴进天庭……”

    “此囚笼,名曰九鼎炼狱,乃是老夫用来囚禁域外天魔的牢笼……”

    就在林峰的目光,刚刚落在这样一位老者身上之时,他那原本如同活人般,栩栩如生的血肉,陡然间化作缕缕金光消散。

    金光凝聚,在空中凭空汇聚成一行金色大字,于此同时,一道声音,也开始在房屋内回荡。

    “原来坐化此地的,竟然是这坐囚笼的主人,太行真人!”

    “分神圆满的强者,即便是昆虚之中,恐怕都不一定存在吧!只是不知道,这样一位分神圆满的强者,如果会进入自己的本命法宝,来到了悬浮小岛之上,坐化于此。”

    林峰缓缓的轻语声中,之前一路走来,所看到的一具具尸骨,清晰的在脑海中涌现。

    就在此时,他的脸色,陡然变得无比深沉,就连目光,亦是前所未有的凝重。

    “怪不得会在那些尸骨上,感觉到一种似曾相识的气息,原来竟是被禁锢囚笼坐化的域外天魔。”

    林峰一字一顿,言语中,尽是无法抑制的滔天杀机。

    前一世,他的星空历练,完全就是在与域外天魔,无穷无尽的战斗中度过。他曾立过重誓,终其一生,誓要将天魔一族铲除。

    “不知道太行真人所言的天庭,是否就是古籍中记载的上古天庭。”

    “按照前一世的了解,并没有什么上古天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