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八章 雪域地底,冰封古城
    “我们最好退回去!”小吉魂音震动,告诫众人。

    “为什么?”王川奇怪。

    “这气流,你们没觉得奇怪吗?”小吉若有所指道。

    “气流!?”其他三人闻言,一时间,不明所以。

    “这气流不正常吗?”云涛问道。

    “唐牛!”此处你的灵觉最好,觉得有什么异常没有?

    唐牛闻言,立刻仔细感应,周身光辉震动,少顷,说道:“是有一些奇怪,有规律,但是这也不保证就是异常。”

    王川点头,想了想,于是道:“我们来到这极地之后,所有人灵识受到限制,现在想来,这本就是有问题,有两种可能,一是天地造化之威,其二便是有人力所致。”

    他说到这里顿了顿,几人闻言,细思极恐,一阵的惊悚,王川所言,意思就是有大凶,或者强大镇压力场了,这有些匪夷所思了。

    “老大,别吓人好不?”莫旭阳脸色当即就塌了下来,愁眉苦脸。

    “不是我危言耸听,而是如今这种可能性越来越大,好吧,我们继续走,大家注意尽量收敛气息,小心驶得万年船!”王川道,他其实也希望这只是一种猜测,小吉还并未十分肯定,只是发出警戒。

    “小吉,进来!融合!”王川灵魂传音小树灵道。

    “好!”小吉光芒一闪,渐渐缩小,化作一道璀璨光点,当即沉入王川体内,进入神阙轮海,扎根其中,晶莹神念发出丝丝缕缕电光沟通王川,一人一灵这一刻,意念通达,合二为一,王川灵觉立刻变得清晰起来,这种感觉就像是近视眼戴上眼镜后的感觉,模糊的世界感官刹那变得清晰明澈。

    这一刻,王川灵觉恢复正常,不断延伸,甚至更胜之前,此前他有意磨练自己,如今却不是时候,需要时刻小心。

    王川做好一切准备。

    “我们走吧,竟然来了,就去看看,哪怕是龙潭虎穴,咋们也试着闯一闯。”王川对几人道,他手中还有底牌,一张神秘阵图,在他神阙轮海之中沉浮,这是黄道八绝图,品阶不明,极其强大,届时若有非人力所及的变数,他会拼着老命用它来镇压。

    这处的冰窟,空间大小相对而言,略显狭窄,不过对于几人而言,仍旧是宽阔无比,比之巨人葬地的祭坛地宫通道还要宽阔,高大。

    “咦,你们看,好像是塑像?”踏着玄冰,沐浴严寒,走过一段路程,直觉中,开始向上行去,前方出现奇异的景象,貌似人形冰塑,模模糊糊,还有类似建筑的模样,甚至有阶梯,出现在正前方,恍若一个宫殿入口,不过都被巨大厚厚的玄冰覆盖,看不透彻。

    “造化弄人!我们发现了大宝藏了吗?”莫旭阳满脑子宝贝,此刻看到前方这异状,不由得两眼冒绿光。

    “这是宫殿!?”云涛目瞪口呆,不由得猜测。

    土著少年这时候,表现的如战斗民族出生一般,当即,唤出白骨大棒,做好战斗准备。

    王川也在观察,过了片刻最终确定,他们摸到了一处神秘所在,这里居然有冰封的人类建筑,尘封在万年玄冰之下,不知何年代,久远而神秘,充满岁月感。

    “大家警惕一些!”王川最后告诫,他念头一动,龙月轮飞出,璀璨夺目,闪烁青金光芒,流动神秘光辉,在他周身盘旋。

    其他人见状,莫旭阳和云涛都做出防备的姿态。

    “走吧!真是醉了,出道至今,不停地触及密藏,行走在各种葬地。”王川腹诽,不由得脱口说道。

    “哈哈!王老大,你这话,可谓是实力验证,我们不服不行啊,如今咋们太玄,除了你,我还真没有见到其他人,终日在外不停地奔波的,大家都是按部就班的修行,甚至是苦修,哪像你,一刻都不安分,如今神州界,可谓是名声在外。”莫旭阳笑侃道。

    “呵呵!”王川不由得笑了笑。

    “我也是坐不住啊,天天老僧入定,不是我的性格。”王川实话实说道。

    “哈哈,王老大,不知怎么的,我如今也被你带的喜欢这种生活了,那种千篇一律的入定修行,如今是坐不住了,巨人葬地回来后,我原本也准备好好修行,可是一坐下来就是满脑子,千奇百怪的念头,一刻都不安生,索性出关,正巧得到小牛牛的消息,于是就立刻找你去了。”莫旭阳实话实说道。

    “呵呵,你们家长辈没说,被我带坏你吧!?”王川笑呵呵,调笑着。

    “切,这你就想错了,老大,咋们在巨人葬地的经历,我可是上报了家族,不过没有说出大家的秘密哦,老大的风采,可谓是独领风骚,气吞山河,经天纬地,定鼎乾坤,我们家的那些老家伙恨不得把我立刻塞到你身边,马首是瞻呢。”莫旭阳添油加醋的说着,口沫横飞,不过王川听得出来,这应当也是实话,只是吧,这个用词,太浮夸了。

    “呵呵呵!”云涛忍不住笑了笑,莫旭阳挺搞笑的。

    “我有这么牛逼吗?”王川忍不住道。

    “有啊,你是不知道,在门派那些小辈那里,你的大名如雷贯耳,深入人心,许多小家伙天天嚷着要学你呢。”莫旭阳说道,看样子,一点都不做作,煞有其事的样子。

    王川忍不住,目光转向云涛,一副探寻的样子。

    云涛见状,重重的点点头。

    “老莫说的一点不假,大哥,你的风采,如今已经成为下面小辈争相效仿的偶像。”云涛老实人,实话实说道。

    “好吧。”王川最终坦诚道,他自从出道至今,都在外面,极少在门派之中,对这些事情,是一点都不了解。

    几人有说有笑的,缓解了紧张的气氛,唐牛却是寡言少语,一旁,静静聆听着,他这性格也是让人无奈。

    几人走着走着,沿着冰面,到了上面,站在一片巨大玄冰之上,前方有巨大空间,看这样子,是一个门户,貌似一个王宫入口一般,如今挂满玄冰如瀑,冰天雪地,尘封久远。

    “这鬼地方,居然出现了这种建筑,真是奇了!”王川忍不住嘀咕道。

    几人到处观察,如今已经正式确认了,这里是一处宫殿入口,后方不可测,因为被冰封,有通道,只能见到一角端倪,不过看轮廓依旧十分宏伟气派,远非凡间皇宫大殿可比,貌似一座古城一般,这规模,到是和各门各派的宗派建筑,有个一比。

    “此处,非凡人所及,当年一定是玄门所在!”莫旭阳收起轻慢的心情,变得认真,说道。

    “嗯,不错!不过也可能是一座古城!”王川触摸玄冰,感受其中的建筑,雕像。

    “你们感觉到没有,这里的气息,哦,不对是气流,越来越强,很有规律!”王川提醒大家。

    “嗯,时刻关注着呢!”云涛道。

    “我体内有一种激动的情绪,血脉受到感应!”一直沉默的唐牛,突然说道,语出惊人。

    “什么!?竟有此事!”王川惊叹,看着唐牛,不知道刚怎么说?之前巨人化血元魂溶于他体内,这一直是个梗,不知道好坏。

    莫旭阳和云涛也看向唐牛,一时间无言。

    “希望这是个好兆头,如今有句话,我不得不提醒你,牛牛!”王川突然语重心长的说道。

    “嗯,你说!”唐牛认真道。

    “冰霜巨人化血元魂归你所有,这是大造化,不过,你也要小心,不要被它同化!”王川出言警示道。

    “我知道的,如今那元魂冰魄血光一直在我体内,不见有动静,似乎很温和,与我的血脉有共鸣,即便如此,我自己也格外小心的,无时无刻,都在密切注视着,我想着,等待此间事了,我要觅地潜修一番,希望借此来彻底解除这个可能存在的隐患。”唐牛认真道。

    “好,我可以借你一件物品,替你镇压,不过等回去再说!”王川说道。

    “谢谢你!老大!”小牛牛,有些腼腆的叫道。

    “呵呵!没事,你可是我们的好伙伴!”王川会心的说道,大哥哥一般!

    “咯咯咯,吱吱吱!”忽然,一阵令人惊悚的声音传来,突兀而令人错愕,无察觉。

    “什么声音?”王川一惊,忍不住道,目光向古殿群落内部看去,却是看到满眼的冰霜玄块,一片死寂一般。

    “小心一些,走的葬地多了,我感觉我整个人,似乎都被感染了一种气息,总是遇到邪祟。”莫旭阳忍不住道。

    这话说的,唐牛忍不住看向莫旭阳,目光幽怨的样子。

    莫旭阳见到唐牛目光看来,翻了翻白眼,做了个鬼脸。

    “走,大家戒备!”王川继续向里面走去。

    街道,石屋,过道,甚至有商铺,一切都被冰封,很显然是一座古城模样。

    “咯咯咯咯,吱吱!”这奇怪的声音再次传来,关键是声源不定,听不出来。

    “你能觉察到在哪里吗?”王川传音唐牛。

    “不能,捉摸不定,十分飘忽!”唐牛摇了摇头道。

    “真是闹心啊!”王川无言。

    几人只得小心翼翼的探寻。

    过了盏茶时间,“呼!”忽然上空骤然掠过一道白色影子,速度极快。

    “什么东西!?”王川目光向上看去,却又失去目标。

    这穹顶之上有东西,所有人看去,黑暗一片,一无所获。

    “格格格格!”古怪的声响再次传来,这回却是来自下方,只是被这冰雪反射的,辩不出方向。

    几人感觉有些惊悚,不由得靠近了一些,不敢分散开来。

    “云涛,做个法去探查一下看看!”此处,对灵识限制大大增强,王川忽然记起来云涛曾经做过一种妙术,在青山密境之内用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