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六十章 在王母娘娘心中留一个最深刻的印象(第1/2页)
    而且有这有金角银角这两个童子在,想必王母娘娘也会知道自己是什么地方的人,虽然会吃一点苦头,但性命想来是没有危险的。

    金银童子不远处的几个仙鹤显然也听到了王母娘娘的声音,在地上一滚,就变成了十几岁的小姑娘的样子,跪在地上向王母娘娘行礼道:“见过娘娘!”

    看到这些仙鹤变化成的小姑娘,张宝玉一想到刚才如果王母没有出现,自己都差点将对方吃了,心里更是感觉到一阵恶心。

    如果没有看到对方化形后的样子,就算会说话,对张宝玉来说也是动物,吃了就吃了。

    毕竟吃的许多仙人的坐骑,可都是成了仙的,每一个都可以化为人形,但张宝玉既然没有见过对方的人形,自然可以将对方看成是可以吃的肉。

    可对方现在既然变成了人形,自己又怎么吃的下去。

    王母娘娘并没有理会几个仙鹤化成的小姑娘,只是口中“恩”了一声,周围灵气一变。

    张宝玉只觉的头一晕,在出现时,已经到了一个富丽堂皇的宫殿之中,自己与金银童子站中殿中,而王母娘娘已经坐在了宫殿正上首的一张椅子上。

    雍容华贵的脸上满是威严,口中却是轻笑着道:“前些天听说老君收了一个弟子,十分了得,让道门气运大涨,想来就是你了,正想什么时候见一见这位气运惊人的道门新秀,没想到今天就到我瑶池做客!”

    说完,手一挥,张宝玉已经坐在一条长几后的软塌上,一名美丽至极的宫女轻步送上了一杯茶,一边却又偷偷的看着张宝玉。

    王母娘娘可是极少招待客人,而且这人还长的这么英俊。

    看着依然站在殿中呆立不动的金银童子,张宝玉也是暗暗无言,作死到这程度,不但他们两个跑不掉,连自己都跟着陷进来了。

    人却牢记金银童子说过,在外面什么东西都不要吃,面前的茶水虽然想来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但张宝玉又怎么敢喝。

    轻身而起,上前两步,一个躬身拜下道:“在下兜率宫弟子张宝玉,在凡的时候就常常听到王母娘娘是天下女仙之首,小子一直还在想娘娘的风采,今天要不是金银童子,恐怕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娘娘!”

    说到这,张宝玉的声音也是变的无比献媚的道:“刚才一看到娘娘,小子才知道,语言已经无法表达娘娘的风采之万一,娘娘这样风华绝代的人物,在小子作梦的时候,都不曾梦到过,今天见到娘娘,实在是小子上辈子不知道积了什么德,才有这样的机会见到娘娘一面!”

    王母娘娘听着张宝玉这样献媚无比的话,虽然脸上的表情没有变化,但却也是心情舒畅,毕竟从开天以来,每一个见到她的人都是恭恭敬敬,哪里又有人这样夸过她了!

    看着张宝玉的样子,也不感觉顺眼起来,掩口轻笑了一下,才轻声问张宝玉道:“哪你愿意到天庭来担任一个仙位吗!”

    一听王母还是问出了自己最不想听到的问题,张宝玉也是暗暗叫苦,脑子疯狂的想着办法,同时也是不断的在心里叫着太上老君快快显灵,他是真的顶不住了。

    但问题却不能不回答,在这样的问题上,张宝玉可不敢做什么模棱两可的事,于是也是看着王母娘娘,异常诚恳的回答道:“小子是兜率宫弟子,如果娘娘想要让小子来天庭担任一个神位,恐怕要跟家师说了,小子才开始修炼,一切由家师安排!”

    “哦,哪你自己哪,是愿意来天庭还是不愿意啊!”王母娘娘显然是不打算放过张宝玉,而是继续追问道。

    听着王母娘娘带着无尽的天地威严的声音,感受着身边隐隐约约的却又极为明显的压力,张宝玉是感觉自己实在顶不住了,但自己都不知道念了多少遍太上老君快快显灵也没有一点作用。

    但王母娘娘这样的身份,她的问题自己肯定不能不回答,但这个问题无论是怎么回答后面都会有麻烦,张宝玉想了想自己的身份,又想了想自己的时空珠。

    自己现在是太上老君的弟子,她既然敢这样逼自己,也就别怪自己反击了。

    心一横,也是抬头看向王母娘娘,面前这个女人长的美艳绝伦,甚至是这个世界中身份最尊贵的一个女人,气质更是风华绝代,无论是容颜还是气质,都是张宝玉平生仅见。

    屹立在这个世界的顶峰无数年,甚至在无数世界中,她的名字所代表的身份,都是强大无比。

    看到这样一个女人,张宝玉内心也是变的疯狂起来,突然间,非常想要在这个高高在上的女人心中,留下一个影子。

    留下一个自己的影子。

    一想到这,张宝玉脸上的表情也是变的极为哀怨,心中虽然热血上头,有一种极度的想要打破这个自己见过的最有气质,也是最漂亮的女人这种完美的气质。

    但口中却是用一种悲惨至极的声音哀求道:“娘娘,您也知道,小子只是一个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