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三章 打开通向城堡的大门(祝各位书友新年快乐)
    可德古拉不知道的是,王重阳根本就听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只见王重阳闪身上前,提剑一挥斩下,德古拉的一条手臂就掉了下来,化为一滩血水。

    德古拉还没反应过来,两条腿又掉了下来,空中一声尖叫,一个大蝙蝠出现在众人面前,王重阳一剑挥出,蝙蝠的两条腿又没了!

    张宝玉搂着安娜低声笑道:“其实刚才这个人根本听不懂英语,所以德古拉无论说什么都没有用!”

    安娜笑着打了张宝玉一下,才看向这个为自己家族带来无数死亡的老对手,在张宝玉的手下手中,居然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王重阳的剑已经从对方的手脚转为身体,每次变化为另一种生物虽然都能让他恢复,但每次恢复的速度也越来越慢!

    终于,一声尖叫,大蝙蝠飞入空中不见踪迹!

    而九叔则提着一个脸上带着符印的女吸血鬼走了过来!

    “这也可以对付!”张宝玉不敢相信的问九叔道。

    九叔白了张宝玉一眼,才道:“这东西其实和僵尸是一样的,都是至阴,定尸符自然可以对付了!”

    张宝玉想起电影中无数的吸血鬼,看向安娜道:“你说我们搭个棚子,将这只吸血鬼吊在里边,会不会引来其它吸血鬼来救啊!”

    安娜目瞪口呆的看着张宝玉!

    这什么人,这样的办法居然也能想出来!

    当晚,吸血鬼还没有等来,城堡的大门就被一群人撞开来,紧接着嘈杂纷乱的声音传来。

    张宝玉搂着安娜心情正好,听到这样的声音,不由骂了一句,站了起来,透过玻璃看到一群高举火把的村民,气势汹汹的走了进来。

    为首的一个人,戴着高高的礼帽,一身绅士装扮,有着黄白色的稀疏长发,脸色苍白眼窝深陷,全身上下透露着一股阴寒的气息。

    张宝玉记的自己看电影的时候,就感觉这这个人象吸血鬼更多于象人类,刚到这里的时候跟自己说话也是阴阳怪气的。

    没想到居然敢直接带人来找自己的麻烦,看来他也活到头了。

    其他的镇民手上各自拿着镰刀、木叉、斧头、各种各样的武器,看起来颇有一股强悍的气势,也许他们以前靠着这一招,曾经吓退过不少的敌人。

    但张宝玉会告诉他们,其实找死的人是最容易死的!

    “怎么回事?”看着怒气冲冲的张宝玉,安娜并不知道这些人搞什么鬼。

    张宝玉面不改色的冷笑道:“他们想找死!”

    打开窗户,张宝玉对着亲卫大声命令道:“凡是不退出去的,都杀了!”

    “哼!”张宝玉沉着脸道:“这一招对付哪些卫道士还有点用,居然用来对付我,真以为我没见过死人啊!”

    想想生化世界,上百万尸体堆在一起烧张宝玉都见过几次了,这才几个人!

    眼看几道亮光闪过,最前面的几个人已经分成了几块,掉在了地上,后面的人一见前面居然已经开杀了,顿时吓的惊叫着向外逃去!

    “他们为什么这样!”安娜沉着脸问道。

    “也许他们发现了城堡中的吊着的吸血鬼,或者看到了另一个城堡中的大火,然后将我当成了一个卫道士,以为不会伤害他们这些普通人!”

    张宝玉毫不在意的看了看外面的尸体,关上了窗户。

    “你就是一个无耻的混蛋!”安娜咬牙切齿的看着张宝玉道。

    “谢谢夸奖,不过还是继续我们的约定吧!”

    当晚,城堡的大门在没有关上,也没有一个人或者吸血鬼敢进来!

    一连几天,都没有一个吸血鬼或者狼人敢来到城堡,哪只女吸血鬼也被九叔一张阳火符化为灰烬!

    十天一过。

    张宝玉按照看电影时记住的地方,来到一面墙前!

    在墙壁上的一盏灯柱下半部一拍,只听轰隆一声,铜灯顿时落下,墙壁中央的一块直接转了一面,露出一幅画。

    画上的内容是两名骑士正在对战,每人都身着精良的全身板甲,拿着盾牌与大剑,背景则是一座城堡、一轮明月、高山和黑暗,充满了中世纪味道。

    看到这副画,安娜回忆道:“我的父亲当年也一直看这副画,家族自古留传下来,说是杀死德古拉的办法就在画里!”

    张宝玉轻笑着说:“他并没有说错,念出这幅画旁边的文字。”

    当安娜开始念的时候,如同电影中一样,画面开始动了,两名骑士开始交战,背后的城堡后劈下道道闪电,大剑碰撞,亦拿着盾牌格挡、撞击,几回合后两人忽然扔掉手中的武器、盾牌,一个撕扯着胸膛化身狂暴的狼人,一个展开双翼变为恐怖的吸血鬼,两人再次向前战在一起。

    安娜不可思议的盯着张宝玉,作为维拉瑞斯家族的传人,她都不知道这幅画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甚至他们的父亲经常盯着这幅画,也没找到异常,但张宝玉却知道他们家族隐藏数百年的秘密,这太奇怪了。

    不由奇怪的问张宝玉道:“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些!”

    “秘密!”张宝玉轻轻一笑回答道。

    安娜听后不高兴的反问道:“你还有什么秘密!”

    张宝玉却没有回答,而是看着安娜道:“这副画中的内容是想告诉你们,只有狼人才能杀死吸血鬼!”

    安娜眉头一皱,问道:“你确定?”

    “当然,就如同我能带你找到这里一样确定。”

    安娜不相信的说道:“可德古拉最近几百年都在利用狼人为他做事,他就不怕有一天狼人背叛他杀掉他吗?而且狼人是德古拉的走狗,我们怎么才能让狼人帮助我们呢?”

    “当然,他当然怕,所以他准备了一管药剂,是他几百年来的心血,能够将未完全丧失理智的狼人变回人。如果他发现自己制造出的狼人想背叛他,他就会在狼人杀死他之前将狼人变回人,而第一个满月过了之后,狼人就再也变不回来了。”

    安娜苦着脸,感觉抓住了点什么,却还有些疑惑的问道:“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就是找一只活的狼人,拔出他的牙,射进德古拉的体内,就能杀死他,是不是很容易!”

    “可是我们要如何才能找到他!”

    “你继续向下念,最后一块缺少的一句话是以上帝的名义,开门吧!”

    只听一阵咔咔的声响起,伴随着神秘的声音,壁画线条中陡然亮起刺眼的神光,随后壁画内容渐渐如蒸发的水般消失,直到变为一面透明的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