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血 骨两族的悲哀(二)(第1/1页)
    忘了也就罢了,可为什么他们还要怪血族和骨族“自私”,在创造他们时没有给他们更好的血肉和根骨。

    特别是近万年来,人族日益强盛,而失去族内圣物的四族却逐渐败落。

    使得后出现几百万年的人族也有了与四族相抗衡的实力。

    特别是人族中有些卑劣者专门研习旁边左道,活捉了无数血族和骨族的人做实验。

    还美其名曰他们要改善骨血,更好的修炼,可偏偏这种没有实际根据的事居然还得了无数人追捧!

    若是血族老祖宗祁月舞知道当初她耗尽血族圣物血月所有血气,创造出来的人族如此误解责怪她,会不会还走得那么安心?

    若是十万年前的骨族之王骨雅冷知道当初她折断骨族圣族骨笛释放骨力,创造出来的人族。

    正在捉拿她的子孙后代挖取身骨头做实验,会不会气得直接从骨族长眠地万骨洞爬出来?

    当初穷途末路的四族虽然创造人族只是为了生存,可当时他们对人族真的没有任何私藏,将最好的东西都给他们了。

    血月流落、骨笛折断、灵源石碎裂,妖皇鞭毁灭,一桩桩一件件,四族对于人族真的算是仁至义尽了!

    可是他们的回报呢?

    不但忘恩负义,还丧心病狂!为得到更好的骨血,居然抓取了无数骨族和血族做实验。

    可其实他们拥有的血和骨完不输于血族和骨族。

    那是血族圣物血月耗尽血气,骨族圣物骨笛被折断释放骨力创造的啊!

    魔暝看着再次被悲伤覆盖的祁妙,心突然有些疼,他很不喜欢她现在这种浑身悲戚惨然的模样。

    她应该是张扬的,是肆意的,是妖娆的,是魅惑的,她可以是所有开心快乐的,但唯独不能是悲伤的。

    魔暝从没有安慰过别人,自然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祁妙,不过他知道一个人悲伤的时候转移她的注意力准没错。

    “答应他。”魔暝看向下面的人眸光幽深,不知在想着些什么。

    “啊?什么?”

    祁妙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突然被打断,有些疑惑的眨了眨眼,待看到魔暝眼睛所看的方向时。

    突然反应过来,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道:“对不起,突然想到有些事,一时间忘了。”

    她以前不是这样的,怎么这段时间却总是情绪外露,变得像个不出世的小女孩似的,动不动就难受?

    特别是还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难道真的是曾经她听到那句:没有你的时候,我自己一个人遮挡所有的风雨;但有你的时候,我希望可以做一个肆意的女孩,会哭会笑也会闹……

    呃,重点不对,“你”是谁?

    她貌似从来都只有自己,如果非要算的话,她还有只傻狐狸。

    “主人,‘你'当然是大魔王啊。”

    云沅芷怀中的血儿听到自家主人的心声,顿时觉得鸡腿有望,十分卖力的给魔暝加分。

    “主人,你看大魔王那么好,有钱又有颜,对你还体贴,要不要我们把他拐回家吧?到时候你可以让他给你卖萌,给你做饭,哄你开心,多好的事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