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血 骨两族的悲哀(一)(第1/1页)
    而且那个最低额度的一亿灵币,还是墨行友情赠送的,由此可见墨行实力有多惊人。

    不出所料,在祁妙喊出一万灵币之后,无人在敢参与竞价,一般来说,东荒无妄海地图应该会毫无疑问的落入祁妙手中。

    可偏偏这时候台上却多出了一位被黑袍从头到脚完包围的黑袍人。

    黑袍人弯腰朝着祁妙的方向行了一礼,道:“这位公子,我想你财力必是不俗,至少买下东荒无妄海的地图绰绰有余。但我也有我的规矩,若买下东荒无妄海的地图,去的时候必须带上我……公子意下如何?”

    祁妙听罢,凝眉道:“这个条件是否太强人所难了?东荒无妄海本就凶险万分,还让我带上一个不知是敌是友的人,这不是让我把脑袋挂起来等人取吗?”

    她想过千万种情况,但却怎么也没有想到黑袍人的目的居然是带上他。

    带他,可还真是让她恕难从命。

    带一个情况未明的人去东荒无妄海那种地方,可不就是活够了——找死吗?抱歉,她还年轻,不想死。

    “虽然我们不是朋友,但也不会是敌人,而且在东荒无妄海中我也不需要你刻意保护我,只需要让我跟着你们就行。”黑袍人似有所料,直接了当的开口道。

    “哦?还有这等好事儿?”祁妙勾了勾唇,脸上难得染上了几分好奇。

    这人的目的到底是何还真是有趣的紧呢,不为寻求魔暝的保护,也不为坑害魔暝,仅仅是想跟着他们一起去……没有所求谁信?

    “若公子不信,我可以立誓。”

    不待祁妙说话,黑袍人就直接举手立下一个誓言:“灵皇在上,妖皇作证,今日我再次立誓,若是我在和这位公子一起去东荒无妄海过程中做出有损他的事,那我愿灵力耗尽身体消散而死!”

    黑袍人的话音刚落,一束金黄色的光线从天而降,直接将他笼罩其中。

    片刻后金光消散,天地间留下一句铿锵有力、弥久不散的中年男音:“誓成!”

    祁妙看着男子誓言的结成,心中说不上是松气还是悲伤。

    这种约束性的誓言在十万年之前也有,但那时的约束力不是那么强,因为天地规则尚有漏洞。

    后来血、骨、灵、妖四族合力创造人类的时候四族商议并加强了誓言的约束力,经过十万年的时间,这种与天地规则相呼应的誓言之力早已完善。

    别说只是一个低等大陆的人立誓,就算是她的盛时期立誓,若违背了誓言只怕不死也得脱皮!

    所以黑袍人立誓之后她就放下对他防备成见,觉得带上他也无所谓。

    但他许下誓言时的立誓词却让她隐隐感觉到几分悲凉,明明人族是血骨龄妖四族先辈举四族之力共建的。

    可现在人族只记得为他们捏造了身体的妖族,以及让他们得以修炼的灵族。

    却完忘记了为他们提供血液让他们可以自由生存的血族,以及给了他们根骨支撑身体的骨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