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困境(第1/2页)
    马车行进就算再迟缓,也是充满了颠簸,韩阳并没有托大在车厢里开始渡灵与固魂,而是继续炼化自己手中多余灵兽内丹。

    一品夜行鼠内丹两颗、一品木角羊内丹一颗,再想想那些被制作成灵液的灵兽,这段时日里死在韩阳手里的可当真不少。这也多亏了疯子林用自己的第三灵纹相助,将它们忽悠得晕晕乎乎的,韩阳跟着在后头一刀一个,爆头的手艺倒是练得极好。

    韩阳就在车厢里,将这些内丹一颗一颗炼化了,用来增加自己修行的速度。

    多宝商队除了在午时停下修整了一番,仍旧保持队形飞速前进。凤鸣小队的其余两人,仍旧是对韩阳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态度,曹凤依对此也没有太好的办法,韩阳的古怪性格让她不能直言什么,便就只能冷眼看着两人继续作死。

    更何况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值得曹凤依烦扰,就算她与家人闹掰了,且离开前也做了一些布置,但最多也就瞒住家中三日时间。三日时间并不算长,堪堪够多宝商队来到巴罗生特王国的边境罢了,到那时她私逃的作为就会暴露,是束手就擒被人活捉回去,还是趁机逃入西科林王国之中。

    逃了固然会有自由,但她的性命也就此如风中飘絮,不到尘埃落定的日子,绝对难得安宁。

    但若不如此,她定然会像一只金丝雀一般,从墨城这个牢笼之中,换进炼灵宗那座牢笼里,终日为了他人的喜怒而婉转啼唱,永无停止的一日,永无自由。

    “娘,我该怎么做?”曹凤依缓缓摩挲着手中一枚形制古朴的戒指,戒面是艳红如血的红宝石。

    母亲在曹凤依六岁那年逝世,给她所留下的念想就是此物,或许是母亲从小的娇宠,曹凤依才有那般底气,抗拒家中突然定下的婚事,甚至扬言要胜过炼灵宗的某尹姓二世祖,让那个只知道依仗家里的废物,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可现在到了最终做决定的时候,她却突然失去了勇气。

    人在面临困境的时候,会迷茫,会沮丧,但也会做出许多以前从来不敢做的事情。曹凤依对着戒指看得出神,在一片糊里糊涂中,思考着自己未来的路。摇摇晃晃的马车,就像是她摇摇晃晃的念头,一个颠簸,就换了一种思路。

    许久之后,曹凤依仔细将戒指收起,甩甩脑袋,跳下了车厢,向着后面跟着的两辆马车走去。

    “曹姐姐,你怎么来了?”

    曹凤依进入雷重山和柯灵儿所在的车厢的时候,两人正搂搂抱抱的在一起,看得曹凤依眉头一皱。倒不是她吃醋什么的,只是两人都还是八九岁的孩子,竟然如此早熟,让她不由得皱眉。

    两人见她突然进来,也是吃了一惊,随机分开坐好之后,才又看向了正襟危坐着的曹凤依。无论如何,他们对曹凤依这个凤鸣小队的队长,还是有一定尊重的。

    “等到了下一个城市,你们就回去吧。”曹凤依深吸了一口气,终于将心中一直想说的话讲了出来。

    “为什么,重山和我都跟着你走到这里了,怎么突然要我们回去?”柯灵儿闻言顿时大惊失色,她从未想过曹凤依会选择让他们回去,她忽然扭头看了一眼身旁的雷重山,脸上现出几分扭捏之色,“是因为我和重山吗,重山心里是有你的,我知道自己的身价,不会和你争什么的。”

    “你在说些什么啊?”曹凤依简直在怀疑自己的耳朵,她什么时候和雷重山有什么特殊关系了,“我招揽你们进凤鸣小队,是因为看重你们的潜力,可不是为了别的什么原因。”

    “那你怎么就想着让我们回去了,我们没有做错什么呀?”柯灵儿闻言脸色一红,见得曹凤依气势汹汹的样子,还不由得往雷重山的身后缩了一缩,“还是你以为,有了那个韩阳就足够了,不需要我们了。”

    “你们已经自己附加灵纹了不是吗,我对你们已经失信了,所以你们也没必要继续跟着我,”曹凤依见状沉默了许久,最终还是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又拿出一张红色的卡片递给他们,“而且就算你们不回去,最多三天后,肯定会有人来带我们回去,到那时我也不一定顾及得到你们,这是曹家旗下所有产业的贵宾卡,也是我身上唯一能够给予你们的东西了。”

    柯灵儿见了那卡片顿时一喜,曹家旗下的产业可是不少,便就算是多宝商会这样的,都有曹家的一份子。有着这张不起眼的红色卡片,在这些地方都能得到七折优惠,还有各种各样的优待,可谓是墨城中极为让人眼红的特权了。

    可当她正要伸手去接时,雷重山直接伸手拍飞了那张卡片,让这张珍贵的卡片直接飞出了车厢。

    “我们雷家还看不上这一星半点,我为什么跟着你,你还不知道吗?”雷重山摆出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对着曹凤依冷笑道,“什么炼灵宗的尹二世祖,他算个屁,之前我还挺欣赏你,觉得你是个不错的女人,配得上我雷家,现在是要回去到那炼灵宗摇尾巴去了吗?”

    “收或不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