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自主灵技(下)(第1/2页)
    “这次怎么做的,好好想想,那两只夜行鼠别浪费了,收拾快点还能用,”疯子林难得用一种十分慈祥的面容对着韩阳说话,纵使隔着那一层灰色的布,也能让人感觉到他心情极好,“那酸腐液调制的不错,看来炼制三次食腐蛆灵液还是有些收获的。”

    “这……就算是练成了?”韩阳仍是一脸的不敢置信。

    “不然呢,你又多了个天启灵纹?”疯子林嗤笑一身,扭脸回了木屋里。

    韩阳这才回过神来,看着那两只仍旧在食腐蛆制成的酸腐液中挣扎的夜行鼠,他颤颤巍巍的伸出自己的双指。

    并指点出,略带熟悉的感觉出现在他的指尖,电弧、雾气、还有一丝清风缠绕在指尖,这是他的灵力属性凝聚在指尖的变化,这是任何人都能做到的。但一般来说,这种力量只是几位淡薄的,甚至无法离开指尖,就算包裹着手指点在敌人身上也不会造成什么伤害。可偏偏他手指中的力量,让他有一种随时可以按照自己心意打出去的错觉。

    “那么……”

    韩阳指尖轻轻点落,在接触到夜行鼠身上还算干净的几块表皮时,灵力弥漫而出,手指轻而易举的刺进了夜行鼠的身体里,一声悲惨的嘶鸣过后,这一只夜行鼠悲惨的告别了世界。

    抬手,再落,第二只夜行鼠也告别了世界。

    韩阳惊疑地看着自己的手指,仿佛像是看着一个怪物。但没过多久,他便压制不住狂喜的笑容,跪倒在木屋外的空地上扬天长笑。多久了?过了多久了?他终于又拥有了保护自己的力量,拥有了复仇的力量!

    但没过多久,他的笑声便戛然而止,他发现一阵阵眩晕的感觉在自己的脑中回荡,让他有一种想要沉沉睡去的感觉。

    “疯子林,又是你!”韩阳嘶吼着说道,不甘的感觉在他心头弥漫。

    他还是不能打过这个疯子吗?韩阳的脑海中最后存在的,就是这样一个念头。

    “蠢货,自己累晕过去了,别什么事都赖我好不?”疯子林不知何时来到了他的身边,看着昏睡过去的臭小子,他的嘴角挂起一丝微笑,扛起他转身回了木屋,“可惜了那两只夜行鼠,是难找的暗属性一品灵兽,但等这小子醒过来,只怕浑身灵气都跑光了呦。”

    将韩阳丢回木屋,疯子林很快便又扭身离开,一头扎进茂密的丛林里,在他走过的地方,都是一片的寂静无声。只有偶尔擦过一些树枝时侯,发出的沙沙声,一只只在灵兽在寂静中变得昏沉起来,脚步缓慢而沉重的跟在他的身后。就连正在捕食的灵兽,都渐渐陷入了迷茫之中,一些幸运的灵兽,借此挣脱了死亡,在睡梦中冥冥声音的指引下,缓慢的行动起来。

    等灵兽的数量达到了整整八只,疯子林在其中七只旁轻语几句,便就微微挥手,带着最后一只灵兽回去。那是只一品随风猫灵兽,走路轻巧,头脑昏沉。

    “最多半月,科隆城主荀乐的人便要找过来了,这些灵兽已被催眠下了指令,应该能够阻挡他们一段时间。”

    喃喃的细语飘散在树林间,在疯子林离开之后,这一片森林缓缓又回复了活跃。

    捕食、狩猎、交配,恍若一切都没有发生一般。

    “疯子林,你到底要我帮你做什么,才肯放过我,帮我恢复天启灵纹?”等疯子林回到木屋,刚一进门,便就听到韩阳有气无力的躺在床上,神情抑郁的言道。

    “怎么,抑郁了,我好歹是三品灵修师,”疯子林见状微微一笑,缓缓走到床边,“比你早修行这么久,怎么可能斗不过你这个小子,更何况刚刚你可是自己累晕过去的,与我何干?”

    累晕?韩阳一脸的不敢置信,他才用了多少力气?不过是……用了几下那自主灵技,他连忙感应体内灵窍中的灵力,尚且还有大半存留,按这种消耗存量,使用这种自主灵技,甚至能连发七八次,如何就会累晕?

    “那自主灵技只怕并非单独调用你的灵力,其实灵修师无论使用灵技,还是自主灵技,都非单独调用灵力而成,只是灵技使用的另一种力量,并非来自灵修师的本身,而这种特殊力量的来源,也与我们纹灵师十分相关,”疯子林一派了然的言道,手上灵纹光影浮灭不断,“许多强大的灵技,在使用过后也会陷入漫长的等待,只有等到一定的时间,才能再次使用。”

    “那股力量,是来自灵兽?”韩阳忽然间就明白了,这次或许真是他错怪了疯子林,“而自主灵技只是人单纯以己身之力驱动,所以一应消耗只能由人自己承担?”

    “聪明,我成为纹灵师后测算多年,方才有所领悟,加之卖身进入纹灵宫,查到了一些线索,才将这门纹灵宫封藏已久的自主灵技挖掘出来,使之不再为纹灵宫所独有。”讲起自己的壮举,疯子林的脸上挂满了自豪的神情,“而你只是这其中的最后一环,替我将这所有推测的一切,变为成功的现实。”

    “既然你加入了纹灵宫,他们为什么不肯将这门自主灵技传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