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二百八十九章 挚魔真仙(第1/2页)
    “还有一件,曾经张狂向昔日魔雷城诸宗投递开星立派的东方梦仙大陆不知为何,突然消失了!”

    雪魔龟接道。

    “据擎苍鹰探析,魔雷国周围九城,除了我们倾国城之外,都被新任国君魔雷候削蕃集权了,现在整个魔雷国星云大陆诸城合并,空前磅礴。

    不过曾经傻痴的二皇子,被一些反叛魔雷候的老殿魔臣拥护,苍穹开陆,正在向魔雷候展开诛恶君,还旧制的讨逆行动,其实力也是十分强大的,虽然不能和整个魔雷候国势力相比,但魔雷候想很快消灭二皇子的势力,也绝非容易!”

    因为擎苍鹰天武能力非凡,倾国城主特意派遣他时刻关注魔雷国的动静的。

    “哦!那个傻子原来是装的,看来本长公主小看他了,旋独空!既然你高深莫测,那就让你和魔雷候先过过招罢,有意思,哈哈……”

    听完殿下三魔相的回答,倾国城主对于前两位提供的情况,丝毫没表态,只对擎苍鹰的话很是吃惊,然后仰凤首,嗤狂笑。

    殿下三魔摸不清倾国城主这是什么意思,也不敢擅问,故而依旧低头沉默。

    “你们三位说的情况虽然都很重要,但绝非是现在本城主找你们来的目的。本城主最近突然对仙神气息特别反感,所以命你们立刻把倾国四方八位的幽仙狱中的仙囚都给我放了,并摧毁所有幽仙狱,以后仙魔星斗,直可屠戮,不许俘虏!”

    倾国城主侧目曢了一眼殿下,然后淡淡的说道。

    “呜?这不好吧!”

    “城主,万万不可!”

    “诛仙囚神,乃是彰显我们毁宙大陆毁灭魔威的巨大举措,毁狱放囚,只能长邪仙威风,灭我魔界锐气,有百害而无一利,还望城主三思!”

    蓝影狐,雪魔龟和擎苍鹰闻言,都被吓了一跳,脸色皆是大变,先后反驳。

    “怎么,想抗旨吗,你们知道本城主的脾气,本城主金口玉牙,说啥是啥,赶紧去给我办,限你们三日完成,否则否则你们都别当什么倾国城三相了,各回各的兽窝去!”

    听到殿下异口同声的反对自己,倾国城主蓦然立身,手中漆黑的魔情扇汩汩涌出滔滔漆黑浓烟,笼罩着倾国城主美丽又让人感到邪恶的身体,她厉声喝道。

    “这?是!”

    殿下三魔一看倾国城主发火了,魔情扇魔情烟出,这是她杀人前必有的动作和魔象。三魔哪里还敢造次,皆是慌忙点头,又一股烟儿消失了。

    “咯咯……”

    “梦仙宙帝,既然来了,又何必躲躲藏藏的,现身吧。这是本城主的城宫,你隐藏得住吗,咯咯……”

    三魔走后,倾国城主抬手用漆黑的魔情扇指着头上,娇笑道。

    “哈哈……”

    “啪!啪!”

    “厉害,倾国美人果然厉害,不仅姿容倾城倾国,修为也是高深莫测的!本宙帝自信,即便在魔雷国位星云大陆之上,能够看破我隐身法术之魔,也是几乎没有的,但你做到了!”

    柳牵浪已经率领梦仙大陆八路仙军,控陆飞穹,隐蔽停在了倾国城星云大陆东方边域了,柳牵浪这是来探析虚实的。

    柳牵浪采取一贯的做法,将瀑帘云床漂浮在魔物首领头上,而自己仰躺在云床之上逍遥饮酒,听看动静。

    不想这次被倾国城主发现了,于是瞬间收床息术,白发飘然,洁白的天锦蚕袍仙虹晃晃,拍着手,倏然落在殿上,倾国的面前。

    “谢谢夸奖,你就这样站在我面前,难道不怕本城主出手杀了你?”

    倾国城主金发微掀,美目金虹流闪,注视着柳牵浪,笑道。

    “城主不会的,否则刚在早就可以突然出手的,不过本宙帝还真是好奇。你因何可以感应到我的存在,又如此礼遇一个前来攻夺你星云大陆的人呢,更让本宙帝不解的是,既然仙魔彼此是死敌,你又为何让属下放仙毁狱呢?”

    “咯咯……”

    “你倒一点儿不笨,就是问题太多了,爱做什么事,我的城我做主,你身为外人,又何必问。

    你并不了解本城主,正因为你是前来攻夺我星,诛杀吾魔来的,本城主才有兴趣礼遇你。

    若是天战,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对手龙头凤首不能一聚把酒言欢,岂不可惜!”

    “哦!”

    以前柳牵浪眼中的妖艳烂桃花儿倾国,竟然能说出如此豪迈的话,这让柳牵浪瞬间对其刮目相看,油然惊叹。

    “如果不怕本城主毒死你,不妨就坐同坐城主宝座上喝个痛快!”

    倾国抬掌抹手,漆黑魔扇,黑白闪烁间,城主宝座前御案上已经布满魔酒魔蔬。

    “哈哈……”

    “有道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况且本宙帝自信,倾国城主根本就不会采取卑劣的手段对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