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一十五章 魔君质疑(第1/2页)
    血魔天宫。

    血魔天君死亡公子欧阳浪龙,因为七出鬼道势力被浪缘仙门突袭所灭,狂躁盛怒多日。

    不过冷静之后,血魔天君分调半数黑暗三宙的势力,立即重新强化了七出鬼道区域的布防。

    此刻,血魔天君高高坐在天君魔座之上,歪身斜望着殿下七位形态狰狞,浑身黑烟汩汩的七道天封魔锁链守护天王,已经很久很久。

    血魔天君血月面具上,射出的两道血红眸虹,冰冷而阴毒,不停的左右扫视着七道天封魔锁链守护天王。

    “说说吧!十日前云宙浪缘仙门的那些幽灵死士蛊是如何轻而易举就进入到天封之内的,当时你们在做什么?”

    扫视不知多少来回后,血魔天君冷冷的问道。

    “回禀天君,当时七道天封魔锁链毫无异样,我们一直牢牢守护在七道天封锁链之上。

    我们七位天封守护天王,可以用性命担保,从天战开始直到结束,七道天封魔锁链毫无异样,七道天缝从未天光泄露过!

    不过我们看到天封域外,突然就出现了不计其数的幽灵死士蛊!然后就看到他们和七出鬼道天宫边宙大军厮杀了起来。

    我们七位天封魔锁链守护天王有心出天封域相助,但是没有天君号令,绝不敢擅动。所以,天战开始后,更加严密的看守七道天封魔锁链了!

    整了天战过程是否天封有闪失,天君可以派四方八位督查魍魉详加侦查,如有丝毫差错,弥天裂守护天王和六位兄弟甘愿领罪受死!”

    殿下七位天封魔锁链守护天王,皆是面色坦然,面对血魔天君冰冷的眸虹扫射,毫无畏惧之色。

    闻听血魔天君质问,弥天裂守护天王上前一步,干脆利索的说道。

    “哼!就在你们来的路上,十六位魑魅魍魉已经在去七出七道天封魔锁链天封域中心了。

    若果没事,自然不会怪罪你们。不过,要是你们玩忽职守,致使云宙浪缘悖逆仙门突然闯入天封作乱,本天君立刻要了你们蠢命!”

    血魔天君死亡公子,一直心里琢磨着,就算可恨的浪缘掌门柳牵浪有重叠宙君重叠神功的本事,但其他的浪缘仙门之人不会呀。

    四位云宙皇,三色火娃,古灵三神,那些幽灵死士蛊又是怎么突然也出现在了血魔天宫之内了呢?

    放眼整个血魔天宙,若说天封薄弱之处,唯有七处天裂所在了。

    故而,血魔天君想来想去,最终认为一定是七道天封魔锁链守护天王玩忽职守,让下界云宙浪缘仙门钻了空子。

    于是,一声令下,将七道天封魔锁链守护天王召唤入宫,当堂质问呢。

    “天君圣明,我等天封锁链守护天王静候天君裁夺,绝无异议!”

    七位天封魔锁链守护天王彼此左右看了一眼,彼此微微颔首,弥天裂守护天王躬身施礼,高声说道。

    “哼!”

    血魔天君死亡公子冷哼一声,没再和七位天封魔锁链守护天王说话。

    冰冷的眸虹,扫向殿下左右魔臣,然后看着殿左坐间的一位形体瘦小,周身土黄之色的魔神问道

    “虚量魔神,立刻观微十六位魑魅魍魉,看他们是否回来了!”

    “是!”

    虚量魔神闻言,土黄色面容之上,土黄色的眼眸一阵叽里咕噜乱转,右手抬起之际,掌心蓦然生出一个土黄色魔碗,应道。

    只见他,一阵念念有词,朝掌心的土黄色虚量碗左右摇晃看了一会儿,回道

    “四方八位魑魅魍魉已经回宫,马上就进殿了,情况如何,还请天君亲自垂询。”

    “好!”

    血魔天君冷冷的回道,说话时,殷红血眸充满愠怒,看着七道天封魔锁链守护天王。

    “东方侦查魔神魑魅参见天君!”

    “西方侦查魔神魍魉参见天君!”

    ……

    血魔天君死亡公子欧阳浪龙话音刚歇不久,殿下突然汩汩冒出十六道诸色浓郁邪恶的浓烟,然后浓烟之中浮摇立起八位双头多臂的魔物。

    这八位双头魔物,话声如雷,先后叫道。

    “嗯!本天君突然抽调你们四方八位魑魅魍魉侦察魔神共赴天封域侦查,可曾发现七道天封魔锁链有何异动?”

    血魔天君死亡公子欧阳浪龙,开门见山,直接便垂问结果。

    “回禀天君,我等侦察魔神自然知道天君怀疑十日前的天战之时,可能与七处天封魔锁链守护的七道天裂有关,故而派我等祥查。

    不过,我等反复以祥查数遍,皆没有发现有任何天光泄露的痕迹。也就是说,在十日前天战前后,七道天封魔锁链始终完好如初,没有丝毫异动。”

    八位侦查魑魅魍魉之中,位于中间位置的东方魑魅侦查魔神双头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