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二十章 争论博弈(第1/2页)
    “哦!重叠宇宙!?果然如此!”

    虚潇对于漆哀说的大部分的话几乎都是充耳不闻的,但是听到浪缘仙门真的进入了传言中的重叠宇宙,立刻呀然,疑叹了一声。

    虚潇疑叹的同时,脸色也为之一变,这一幕正好被目光犀利的漆哀看在眼中,漆哀心中不由暗喜,认为联盟有了转机。

    “如果不是浪缘仙门出现如此的剧变,虚潇以为,我漆哀有必要来你这里吗?”

    漆哀见虚潇心思在变化,说话的口气陡然硬气了起来。

    “他们进入重叠宇宙又如何!他们终究是女娲娘娘人道的产物,就算永恒存在,也终将不是我虚潇十方钟的对手!

    他们进入了重叠宇宙躲了起来,但是死亡公子,也就是你曾经操控的那亿万云仙傀儡,云宙四皇的势力并没有进入。

    你可知道,浪缘仙门有一个最大的软肋已经掌握在我虚潇的手中。”

    “软肋?什么软肋?”

    “浪缘地宙两大避难方舟和他最在意的大徒儿丫丫!”

    “呱呱……邪君倒是很有意思,放着浪缘仙门核心力量不去谋求消灭之道,却打一些低能浪缘地仙人族的主意,是不是有点儿避重就轻了!

    浪缘两大避难方舟和一个浪缘高徒,存在与否,对于汪洋地宙万万宙而言,根本就不值一提,更对我们三大黑暗势力造不成威胁,不理也罢!

    若是我们齐心协力,找到重叠宇宙的存在,并将之消灭,浪缘两大避难方舟和那个丫丫自然而然也就漫漫湮灭了,实在没必要理会。”

    “哈哈……呸!我还以为你漆哀嗅觉有多灵敏呢,你以为本邪君会对一些浪缘护佑的低劣人道中灵感兴趣!

    不是的!本邪君感兴趣的的是十方钟修炼能源时光舟!”

    “你是说时光舟……”

    “不错!那个可恶的仙魔钟亡,简直就是一个折磨不死的生宙邪岁!想得到他身上的正灵仙精实在有些不可能!

    所以本邪君要想完掌控十方钟的话,就只有夺取时光之舟这唯一的方法了!而有幸的是,时光舟就在浪缘地宙帝君无上再邪那个徒儿丫丫的手中。”

    “这样说来,邪君是想先夺时光钟,再练时光神功,然后再对付生宙浪缘仙门了?”

    “那你以为呢?如果本邪君修炼成功十方钟神功,就等于生宙的一切都掌握在我的手中了!

    何必再去费力气去消灭浪缘仙门,只要我催动宇宙时光变化,那么宇宙的古往今来,任何时间节点,将都会被我随心所欲的操控。

    浪缘仙门怎么出现,本邪君会让它怎么的倒退回去,直到自行时光逆转而消亡!

    还有那场古灵圣战,本邪君也要穿越回去,率领我的天魔八界邪君,十方钟侍,彻底打败所有的生宙先神!

    让曾经出现的生宙变成一个从无可能的玄梦而已!”

    “哦!若是邪君真能如愿以偿的得到时光钟,那我们光复黑暗三宙的梦想真的就不再遥远了!

    只是,云宙四皇如今已经回复正灵仙精,不再是昔日的仙神傀儡了,若想斗胜他们,夺取时光钟绝非易事啊!”

    “这话你说的倒是没错!所以数万年来,本邪君一直在思索着应对之策!

    之前以为最好的办法,就是本邪君亲自去云宙东方东泰妖天地夺取时光钟。

    然而云天二宙战局玄妙,躲在重叠宇宙的浪缘仙门,如今本邪君摸不清其实力如何。

    天界天宫的死亡公子自从从云宙回归天界天宫,也变得扑朔迷离,整个天界天宫一丝风吹草动都没有。

    他们一天没有动静,他们越是如此,本邪君心中就越是没底,故而不敢轻易离开天界邪宫,以至于焦灼至今。

    否则他们任何一方,突然对我天界邪宫出手,在我未得到时光舟之前,如果发生情如此情况,到那时我为了夺取时光舟,欲罢不能,而邪宫又遭到进攻,本邪君岂不是进退两难!”

    “不过现在嘛,本邪君有了新的夺取时光舟的方案!

    是否能成功,那就要看你漆哀是否诚心和本邪君结盟了!”

    两位黑暗邪魔对话至此,虚潇突然眼中射出浓炽的紫虹,牢牢锁定漆哀,说道。

    漆哀心里一抖,似乎猜到了对方的意思,快速问道:

    “什么方案!?”

    “如果你漆哀真心想和我邪君结盟,那就要证明给本邪君看一看!而你漆哀亲自为本邪君盗来时光舟就是最好的证明!

    有了时光舟对我的好处自然不用细说,但是对你漆哀自然也是好事一件!

    一但本邪君修炼成功十方钟神功,我们立刻合作,消灭浪缘仙门,在灭死亡公子。

    然后逆转时空,回到古灵战场,完成我们的黑暗三宙永恒存在的圣战!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