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八十八章 终极胜者?(第1/2页)
    “怎么,宙伯怕他们,还是有难言之隐!?”

    云君死亡公子似乎对鸟头仙人的反应很在意,话里有话的问道。

    “不!本鸟头仙人怎么会惧怕他们,只是觉得诛杀他们并非容易罢了。

    一来,我们一直不知道他们的行踪,或许他们早已经被生宙正灵仙能湮灭了。二来,云君正在大举进攻非常难缠浪缘仙门,此时此刻,鸟头仙人很是希望能够相助云君一二,故而有些顾虑!”

    听云君死亡公子这一问,鸟头仙人心里更是一阵悸动,不过瞬间平静下来,说道。

    “嗯!宙伯所言甚是,所以本死亡公子已经为宙伯探明了虚量宙皇少主存在的地方,那就是在天界邪神宫!

    宙伯可以先去天界邪神宫,将天界第一邪神钟亡的魔头和魔精给本死亡公子带来!”

    “什么!?云君是说钟亡就是虚量宙少主虚潇,这怎么可能,他不是你以前夺舍的度魔剑祖吗?”

    “说得好,本死亡公子可以夺舍度魔剑祖,难道虚潇就不可以夺舍天界十方钟神钟亡吗?”

    “这……”

    鸟头仙人瞬间无言以对了。

    不过这个消息倒是让他心里踏实了许多,因为他也在一直寻觅着虚潇的下落,想不到竟然在死亡公子口中得知了。

    “不知宙伯可敢闯天界邪宫一趟!?”

    看到鸟头仙人惊讶的神色,云君死亡公子血魔眼眸,波澜中飘过层层不屑,淡淡的问道。

    “遵命!为了云君光复亡宙大业,鸟头仙人万死不辞,不知云君还有何吩咐,如果没有,鸟头仙人这就闯它天界邪宫一遭!”

    鸟头仙人独目波澜阵阵流荡之后,慌乱和惊讶之色很快褪去,然后闪烁的皆是决绝之意,向云君死亡公子正重施礼,接下法旨说道。

    “好!哈哈……不愧是为本云君出生入死的宙伯!无需宙伯劳顿,可乘本云君的天云仙阵,直达天宫,本云君天宫天体,自然会接应你,然后宙伯于天,可直接去天界邪宫!”

    鸟头仙人答应的如此痛快,这让云君心中的一些疑虑突然又有些不确定了!本来打算就在鸟头仙人转身之际,利用血魔魔剑将其诛杀的想法瞬间改变,然后大笑。

    “如此,多谢云君。鸟头仙人向来在云宙为云君掌管葬生窟和死亡塔无限死亡邪灵之事,还从未去过天界,这次定然向云君天界天宫主体百般请教,尽快为云君完成诛杀虚潇心愿!”

    鸟头仙人先是感到身前一股骇人的死亡杀死,心中砰然狂跳。也已经暗暗催动邪灵之力,准备随时应对。

    不过,这股死亡杀气来得快,也去得快,不过片刻后,鸟头仙人又感到对方打消了杀自己的念头。于是道。

    “宙伯客气了,请!”

    云君死亡公子暗暗泄去杀意,继续笑道。

    然后,殷红血掌在身前一抹,脚下三四尺高的位置立刻出现一个微微旋转的血虹圆盘。

    其上血雾茫茫,刚一出现不过直径尺余左右,不过漂浮中,很快胀大到方圆数丈的样子,然后示意鸟头仙人上去。

    鸟头仙人略犹豫片刻,然后毅然飘身上去了。

    魔落其上,天云仙血魔魔盘旋转而起,发出沙沙摩擦之声,向高空飘去。

    “鸟头仙人时刻唯云君心愿是瞻,如果云宙有任何需要,云君随时召唤——”

    殷红流转血虹的云天仙阵瞬间已经飞高千万光里,鸟头仙人还在俯望下方的云宫叫喊着。

    “嗯!多谢宙伯关心,不过以后云君一心为本云君诛杀虚潇和不知行踪的漆哀就是了,至于云宙之事,就不需宙伯分心了!

    噢!对了!还请宙伯留下魔渊神灯,否则本云君如何掌控死亡塔呢?”

    这句话已经在云君死亡公子心中酝酿良久,直到此刻他才喊出。

    千万光里高空,短暂无声后,倏然射下一道漆黑魔虹,不久后落入云宫之顶为鸟头仙人送行的云君死亡公子手中。

    这道黑虹定住之后,正是一盏漆黑的魔灯,有皮球大小。

    魔灯十三棱,犹如今日宫灯的样式。不过十三棱之上是条条漆黑游动不定的魔蛇。

    在它们缠绕内,是飘忽不定的漆黑灯芯和漆黑火焰的存在。

    “云君所言正是,本鸟头仙人自从古灵圣战以来,就是独掌死亡塔的,后承蒙云君信任,将你的亡宙之卵也放入其中。

    如此重要的所在,若是交给他人,鸟头仙人就是死也不会答应的,但是交给云君掌控,鸟头仙人倒是一万个放心和愿意。

    不过奉劝云君小心,魔渊神灯十三魔蛇乃是生宙之精催活之魔,每次托举魔渊神灯进入死亡塔都会消耗云君大量死亡邪灵的,最好少去为妙!”

    千万光里高空鸟头仙人关照云君死亡公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