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一十一章 四灵仙矛(第1/2页)
    第一千九百一十一章四灵仙矛

    “阿弥陀佛,我的娘诶!我有那也优秀呢,这么多人争夺我?”

    《灭界天书》老白大头朝下跌落中,突然看到上当多了五只惨白黑目的死亡云鸟儿想要捉自己,而下方的漆黑魔袍,殷红混沌目之人,以及飞驰而来的两男二女对自己志在必得,不但不感到害怕,反而很兴奋的故意延迟了降速,叫喊道。

    “灭界老白,休要跟了这些地宙贱仙,还是跟我们追随云宙云君为好,现在云宙云君已经云劫将至,亿万云军压界,这方地宙行将灭亡,跟了他们岂不是自寻死路!

    但是,跟了我们云君,你的未来就不一样了,以你书仙儒雅风流,惊创之才,追随云宙云君定然前途无量的!

    不妨告诉你,你们的其他八位书仙兄弟姐妹尽在云君云宫之中!他们已经弃暗投明,你们可千万不要糊涂!”

    五只六日死亡云鸟儿看到《灭界天书》书仙突然改变了自由落体运动速度,顿时心中大喜,一边利用逆灵甲对付着天狼真君程远方的诛邪金箭和其他浪缘仙门三尊的进攻,一边游说。

    “去也,来也!功也,败也!去也是来,来也是去,功也是败,败也是功!生而尤悠悠,活儿悠悠,亡更悠悠。

    随你们便好了,本仙早已看透仙事,唯有顺其自然,当是正道。他们是他们,我是我。他们们非我,我非他们,他们如何,和我何干,我如何,又和他们何干!

    万界各有缘法,宙初十大自然元生神卷亦然,你们何必争抢本仙,扰我清宁,坏我名声……”

    上方死亡云鸟儿的一阵叫喊,引起《灭界天书》老白一顿佛法宏论,气得五只六日死亡云鸟儿阵阵呱呱直叫。

    “嗷呜——”

    这时,天狼真君程远方踏着漆黑狼堡,远处欺来的浪缘仙门三尊,皆已经给和上方扑下来的五只六日死亡云鸟儿十分接近了,双方的对战更加激烈。

    “轰!轰!”

    “呱!呱!”

    “当!当!”

    五只死六日亡云鸟儿身外皆罩着逆境甲,果然防御强悍,对于诛邪金箭自己奇香真君柳娟等的进攻,竟然毫无畏惧,五只弯而锐利的巨口,不停闭合,呱呱乱叫的同时,喷射而出团团漆黑的死亡毒瘴烟雾,烈火罩向浪缘四尊。

    而浪缘四五尊攻击到它们身体上的霹雳惊虹,只是发出阵阵震耳欲聋的声响,爆出诸般绚丽虹花雷树,竟然对其死亡毫无威胁!

    “切!”

    “吼——吼——”

    五只六日死亡云鸟儿就在距离天狼真君程远方混沌神目万于丈距离的时候,齐齐伸出寒芒爆冷的巨爪,骤然朝下方还在大头朝下嘟囔的老白抓去。

    因为气势占了上风,口中发出阵阵欢呼。

    “虹花雷树几多狂,不如逆灵甲灵光!倘若虹雷凝仙矛,借我灭灵可灭枭!”

    五只六日死亡云鸟儿占了上风,浪缘仙门四尊自然就处处被动,疯狂进攻,竟然丝毫震慑不住对方的狂傲!

    灵妖真君程诗风踏着嘶吼扬飞的白面虎王,冷眸蹙眉,手中金鞭抽出千道万道金虹,密布于空,声势骇人听闻。

    然而灵妖真君程诗风除了听到抽到对方声声抽在钢铁上一样空洞的回声,竟然看不到对方有丝毫的痛苦,也丝毫没有阻止到对方魔爪抓向下方哥哥远方混沌神目中《灭界天书》的动作。

    自己如此被动,再看姐姐柳娟,震哥剑占神君,自己被五只六日死亡云鸟儿行将吞噬包围的哥哥远方,也是攻而无为,不由羞恼不已,愤而大骂:

    “之前那些哭丧七鸟儿不是死了吗,怎么哪里又来了这么几个杀不死的东西,好生讨厌!”

    灵妖真君程诗风此话声音振聋发聩,惊云颤宙,行将被抓的《灭界天书》老白蓦然抬眸,看到十只巨大惨白的锋利爪子自高处向自己抓来,死亡旋风随袭,霎时感到浑身冰冷压抑,好生不爽,故而喊出了对付逆灵甲之法。

    四位浪缘仙门高尊悟性何其高,闻言皆是心花怒放,大声言谢后,奇香真君柳娟立即脆声喊道:

    “诛邪箭芒,星辰双锋!金鞭缠虹,我玺握龙!麒麟啸雷,白虎电轰!立即虹花雷树,瞬炼仙矛!”

    “是!”

    关键时刻,浪缘三尊听闻奇香真君柳娟号令,瞬间将各自发挥到极致的仙器神宝攻虹合而为一。

    道道惊虹,阵阵霹雷闪电,霎时形成一个虹花雷树漩涡,然后,眨眼间其内形成一杆四灵合一的倾空巨矛!

    “嗡!嗡——”

    只见此巨矛,双刺锋刃,一金一黑,金虹黑霞迸射,矛柄如龙,殷红缠绕金涛,左右血麒麟,白面虎王化作雷机电关。

    四灵仙矛,五只六日死亡云鸟儿霎时望之骇然,惊呼不好,骤然加紧了抢夺《灭界天书》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