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九十九章 五精中毒(第1/2页)
    第一千八百九十九章五精中毒

    “就算牵浪哥哥的明暗混元山有安危之虞,可是还有我的蓝弯月,娟姐的控魂虬藤,远方哥哥的天界魔陨,震哥哥的混沌罗象无极盘,它们都可以保护九位嫂嫂啊,为什么一定这样,我舍不得嫂嫂们!”

    对于地宙帝君无上再邪刚才魂念遥音,让在场的四位浪缘高故意逼走云牵梦等九人之事,灵妖真君程诗风满眼噙泪,看着哥哥,表示不理解。

    “风妹所言自然不假,但是它们同是古宙灵命灵心象元神玉的一部分,明暗混元山不安,它们自然也存在危险!

    我至今不知道云宙云君是如何得到的明暗混元山,也不清楚,他有意将它给我的同时,你们的灵命灵心神玉是否也是他安排的。

    不是当然好,如果是,不仅保护你九位嫂嫂有问题,就算你们自己都随时有危险的!

    单独护佑爹娘他们,无论发生什么情况,我们都可以灵活应付,实在不行把他们封印在我的穿越之梭时空中,也可以保护他们。

    但是你嫂嫂她们人多,而且功法超绝,岂会安心待在蓝弯月等灵命灵心神玉或是我们的穿越之梭封印中,任凭我们孤军奋战,而无动于衷!

    到时她们还是可能面临云宙云君操控的!而且她们若在,你们的灵命灵心神玉古灵宇宙神力发挥就会因为保护她们而受到极大限制,不能发挥更加强大的威力,这对于我们对付云宙势力,极其不利!

    与其冒险,不如让她们到地仙界去,好有地宙帝宫此刻所有人应该都被我的幻体带去了地宙,幻体消失之际,他们就会找到她们九人的,放心吧,她们不会孤单。

    不过,这件事没有和你们商量,我突然就决定这样做了,兰双,夜香,四影魅狐,仙男,门氏九将,我的八位仙刀护法,九九八十一之数各路仙仙帅仙将都在其中,仓促之间如此决定,还希望你们见谅。”

    地宙帝君无上再邪周身仙环,涟漪般圈圈外荡着,一脸凝重之色说道。

    “牵浪无需说这些,作为地宙帝君,你做的一切自然都是为浪缘仙门,这么做是为了保护他们,我们岂会怪你。

    只是,这是为什么呢,地宙多的那层新的结界怎么从未见过,可是你封印的?刚才看到你魔像千变万化的,为何那样?难道云宙真的有大动做了?”

    奇香真君柳娟立在洁白的炼香古帕之上,翠绿长发飘飘,翠眸,翠丽的额头控魂神树衬着周身灵晶灵钻宝石闪耀,波光粼粼的魂魄神裙,自己掌心光芒四射的艳红九龙焰火玉玉玺,端丽而飒爽。

    她注释着地宙帝君弟弟仙目良久,确定弟弟五精清宁后,说道。

    “是啊,宙外究竟发生了什么?”

    灵妖真君程诗风幽蓝长发如虹,随风向后飘展,一贯的白底蓝花儿仙裙,朵朵幽蓝色彩的兰花儿泛着琉璃星芒,似假散香。

    柔美的面庞上,一双汪汪大眼,幽蓝粼粼,额头的蓝弯月,湛蓝如海,远远看去,活脱脱一个蓝灵仙子。

    她俯望一眼脚下威武的白面虎王,然后应和奇香真君柳娟的话。

    一旁的天狼真君程远方,黑发荡虹,额头的混沌目幽深神秘,射出诡异的虹芒扫视着兄弟地宙帝君无上再邪。

    一身漆黑的魔袍,鼓荡裹身,后背幽蓝的诛邪剑不知为何震颤沉吟,九只金箭剧烈跳动,金光爆闪。

    不过他直视着百余丈外的兄弟地宙帝君无上再邪,面色冷凝,师兄不发一言。

    一向远远看到兄弟地宙帝君无上再邪就叫喊三哥的剑占神君占玄子,这次也没有说话,神色凝然的矗立在血麒麟之上,目光没有落在百余丈外的三哥地宙帝君无上再邪身上,而是一直在凝望着漂浮在胸前的星辰神剑。

    星辰剑剑身漆黑,每当遇到非比寻常的仙兆之时,都会霎时变得洁白透明,缠绕在剑身周围颗颗缩小星斗,剧烈爆闪,然后各色星辰星芒会逐渐汇聚而成所占卜的卦兆。

    现在,剑占神君占玄子就在为百余丈外的三哥占星辰卦呢。

    因为他出于对三哥长久的默契和占卜之术的职业敏感,让剑占神君占玄子感到这次见到的三哥,五精气息十分诡异。

    表面看起来,地宙帝君无上再邪的五精正灵清宁,但是其目光中竟然有一种眼前三哥从来没有的阴毒,狡诈和残狠的味道。

    开始剑占神君占玄子立刻想到,前方飞来的三哥一定是云宙某个云仙受云君指派而来,假冒三哥的样子前来作恶的。

    不过和奇香真君柳娟一样叹息过对方五精之后,发现是兄弟地宙帝君无上再邪的五精无疑,而且五精清宁干净,没有一丝魔意。

    “嘶,这?”

    剑占神君占玄子看到兄弟地宙帝君无上再邪后,四目相对,对方眸虹如刀,让剑占神君心头蓦然一冷,不由本能的惊叹一声,这才催动了星辰神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