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六十二章 翘仙奇境(第1/2页)
    第一千八百六十二章翘仙奇境

    “咯咯……今天收获不错,肥哥你看!”

    入得翘仙府望仙楼大门,地宙帝君无上再邪发现自己和玄柳执站在一处山峰风亭之内,那位肥头大耳的肥哥则在风亭外,阶下弥勒佛一样笑着。

    天空蓝天湛湛,白云悠悠,周围群峰连绵,云蒸霞蔚,宫阙连峰巅,这翘仙府竟然犹如仙派山门一般恢宏。

    地宙帝君无上再邪越看越是觉得熟悉,忽然巡望群峰发现,此处竟然和古宙当年的龙云山十二惊天峰有些相似,而群峰之遥远的天边,似乎是北天洋在浩瀚奔腾。

    “这是翘仙门!?”

    地宙帝君无上再邪瞠目遥望四天景象问玄柳执。

    玄柳执回眸望地宙帝君无上再邪嫣儿一笑,蓦然身在男子衣袍一闪,幻上了一身洁白霓裳仙裙,银铃般一笑后,将腰际锦给肥哥。

    而她却没再看地宙帝君无上再邪一眼,娉婷飘出风亭,竟然踏风向北向盈盈而去了。

    “柳执兄台——你?”

    地宙帝君无上再邪看到对方突然间变成了一个女子,而又丢下自己而去,没有对方授意,也不好追赶,自己瞬间感到无所适从,焦急大喊。

    “咯咯,你这呆子,没看人家是和妙龄女儿家吗,怎么还叫我兄台。

    莫要惊慌,翘仙府没人会吃了你,无邪兄台先随肥哥去太苍峰拜望一番本姑娘的十二位恩师一番好了,然后望圆月升空,前来北天洋执情宫陪慕爱梨香赏月,赏舞,看梨花儿,共品梨花儿美酒!

    咯咯……肥哥,好生看好这位无邪兄台,若是丢了,我可找你闹的!”

    玄柳执也不道出变成女儿身后的称谓,飘远之际,玩笑一般说着,然后很快身影没入了云雾中。

    “这?”

    地宙帝君无上再邪想不到自己缔造的人间,一时兴起回来一游,竟然有些云山雾罩的。

    玄柳执突然变成了女子也罢了,女扮男装也说得过去,可是这翘仙府怎么就变成龙云山了呢,它的北天边际真就是北天洋,而且玄柳执竟然提及执情宫?

    难道心中一直想念的执情宫主执儿又回到了这里不成!?

    可是这不可能啊,古宙第一人间龙云山早就该在古宙六次大毁灭中荡然无存了,北天洋自然也是如此。

    而执情宫主是自己亲眼看到的吃了执情果后,飞升云界云宙的。如今即便不在云宙也该飞升天宙的,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显然不可能……

    望着玄柳执窈窕的身姿在云雾中化作虚影,地宙帝君无上再邪脑海中一派迷茫,也如周围云天群峰间的滚滚云涛一样鸿蒙。

    “呵呵,这龙云山十二惊天峰,想必八月掌门很熟吧,肥哥我还有事,去忙了,你自己去太苍峰就好了!

    今天真是个好日子,翘仙府的丑女儿终于找到了仙郎,呵呵……”

    玄柳执不见了踪影,地宙帝君身后肥哥突然也传来一阵仙有些邪异的笑声,就要地宙帝君无上再邪转身之际,眼看着他竟然踏着玄柳执给他的金色锦囊,犹如踏舟渡河一样,也飞走了。

    “呵呵,念伊亭内念伊人,伊人苦等六宙灭,不见心郎见愁别!执情不改五精舞,梨花穿越只为君……”

    肥哥飞走时,口中也在吟唱着些说辞,听其中含义,似乎和自己所在的风亭有关。

    因为“念伊亭”三字对自己而言可谓敏感至极。闻听道些三字,地宙帝君无上再邪立即想起自己和葩儿相识的一切过去,不由心潮阵阵起伏。

    地宙帝君无上再邪不出风亭,站在亭台仰头上看,风亭正有“念伊亭”三字闪烁在阳光下,亭子周围还有当年自己种下的一圈梨花儿树呢。

    亭内洁白梨花儿飘,亭外洁白梨花舞,淡淡梨花儿香味萦绕着地宙帝君无上再邪,这让他恍然回到了一起苍山浪缘门的生活。

    “葩儿?”

    地宙帝君无上再邪口中油然喊出当年失魂而死的葩儿的名字。然后怔怔的看着亭柱左二人曾经题刻的诗。

    想起当年事,地宙帝君无上再邪不由眸中湿润。

    这样的情愫在其心中缱绻良久,不过一阵山峰划过,地宙帝君无上再邪蓦然心中一醒,暗道不对呀。

    当年这念伊亭明明是在苍山擎苍峰之上的,怎么如今会在龙云山?而真正的苍山三峰,包括念伊亭早就被自己的缩脉神功移到了墨玉骷髅玄境之内,这里怎么还会有呢?

    “莫不是在凡域人间自己遇到了妖魔之物?”

    想到这些,地宙帝君无上再邪蓦然清醒,立刻内视了一番墨玉骷髅玄境之内的真正念伊亭存在,然后断然确定眼前的念伊亭是假的。

    “哼!”

    地宙帝君无上再邪喉中发出一声冷哼,然后就想挥袖摧毁假的念伊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