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一十八章 云宙西门(第1/2页)
    第一千八百一十八章云宙西门

    “不过,毕竟云君是三哥的恩师,我们下一步如何应对,还要看形势再做决断。”

    以剑占神君占玄子宋震的性格而言,自然更是天地不顾,兀自逆天而上,无论妖魔鬼怪仙神,仙挡诛仙,神挡戮神!

    但是云宙涉及到兄弟的恩师,而兄弟的恩师正心最好,若是邪魔歪志,着实难办,故而不无忧虑的说道,话意未尽。

    “嗯,四弟也不要太过纠结,姑且走一步看一步,若是当年真心为天宙善缘大道点化于我,自然是恩情无上,他的伟心也是大公宙德!

    反之为了他的自己私欲而为我授功,那便是将我和所有浪缘门弟子作为棋子,任其摆布玩弄,何谈恩师情义,无非授我奇功,度我入仙,培育他的工具罢了。

    前者恒尊不改,后者即便心痛也无需手软!”

    不过地宙帝君柳牵浪自然能够听出兄弟隐含不好说出口的话,故而在兄弟面前很明确的说出了自己决定。

    “想不到三哥看得如此透彻,不过话是如此,倘若是后者,授业恩师如父母,三哥恐怕要倍受内心煎熬了!”

    地宙帝君柳牵浪话虽出口,但是神色并不好看,作为兄的宋震岂能看不到,微叹一声,说道。

    “走吧,云宙宫估计早有人在等我们了,幸好我攫取了两只云鸟儿的一丝神念,没有它们,我们一样可以到达云宙宫。”

    柳牵浪目露感激,看看兄弟说道。

    “嘿嘿,浪儿阿爸就是聪明,两只臭云鸟儿,让它们看不起咱们,我也拘了一缕,我保证它们这次散体重生不得,用不了多久就会聚魂来求我们的!”

    奇奇一听主人说道攫取了两只云鸟儿云魂引路,和自己想一块儿去了,不由大喜笑道。

    “唉!你们真是太客气了,不是一丝就是一缕,我怕不管用,各在它们魂门攫取了一魂一魄,纵然不能再骑着它们了,驱赶它们的虚体还是可以的。”

    剑占神君占玄子宋震闻言,笑谈叹。

    “哦!宋叔叔,奇奇真佩服死你了,还是你最狠!”

    奇奇看着剑占神君占玄子宋震,瞪着艳红溜圆的眼眸说道。

    “哈哈……”

    地宙帝君柳牵浪和剑占神君占玄子宋震闻言,暂时忘却不快,大笑。

    然后,剑占神君占玄子宋震星辰剑朝穿越之梭前方一直,消失的两只两日云鸟儿虚影离开展翅飞在了二人一鹰前方,继续引路了。

    地宙帝君柳牵浪和奇奇一个挥袖,一个张嘴,两丝掬魂也瞬间射入了前方两只云鸟儿虚体内。

    接下来,二人一鹰没再多说话,密切感应着云宙无限云虚飘渺神奇的空间存在。

    仔细观看之下,两人一鹰渐渐发现,云宙虽然没有地宙的大地山石,但是也存在山峦奇峰的,之前没看到的江河湖海其实也存在,而且其上的灵花异草更加神奇玄妙。

    不过这一切都是允云雾所成,苍山云叠,江河湖海流荡云水,灵花异草儿千色万幻,云叶云瓣儿。

    初时,地宙帝君柳牵浪,剑占神君占玄子宋震和奇奇以为这一切只是有形无神的状物罢了,但是随着仙眼感应的适应,他们的仙耳,仙鼻等诸般仙官部大开,竟然嗅到云宙到处流荡的神异芳香。

    这种放芳香蕴涵无限仙能,使得二人一鹰不过在飞驰之中,修为就在不停翻倍自动强化着。

    不过茶盏的功夫后,二人一鹰的仙目已经和灵目合一,在云宙之中畅行无碍,四方八位天际尽收眼底了,自然前方引路的两只两日云鸟儿也可有可有可无了。

    二人一鹰飞行没多久,奇奇突然兴奋的大叫:

    “咦!前方有一座仙宫,应该就是宙宫吧!”

    “呵呵,是不是看着两只云鸟儿虚体飞不飞进入就知道了。”

    剑剑占神君占玄子宋震和地宙帝君柳牵浪自然也看到了前方仙府,对视微笑,剑占神君占玄子宋震笑道。

    不过他的话说的有些慢了。

    “嘭!嘭?”

    只见奇奇口中大喊:

    “我呸,看到你们就讨厌,我们陷在仙官大开,还要你们何用,去你们的吧!”

    然后双翅各扇出一番漆黑灵虹,瞬间就将两只两日云鸟儿虚体轰碎了。

    “这,你这调皮鸟儿,真拿你没办法,好了,这下我们只好前去问上一遭了!”

    剑占神君占玄子宋震霎时哭笑不得,不得话接前言说道。

    “还问什么,这云宙除了云君估计也没什么人愿意待在这里。你们看这里有什么好,到处都是云朵,除了花香更加宜人,灵气更爽之外也没什么更好的。

    我觉得还是我们地宙好,天是天,地是地,哪像这里,什么都迷茫不清的,好生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