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 离也依依(第1/3页)
    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离也依依

    柳牵浪唤出七颗龙珠,将七颗龙珠布成七龙珠招魂阵法,然后徐徐抬起双掌,利用时光神力稳稳把第七魅后推入阵中生门开阳之位。

    “对不起随尔,让你受了那么多苦,此阵可以让你几个时辰后就复原的。”

    柳牵浪看着第七魅后到了七龙珠招魂阵生门开阳位置,自己再次催动浪客无极身法,分别站在七星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瑶光位置,开始召唤龙珠灵气。一方面为第七魅后疗伤,一方面为其驱除体内的幽冥之毒。

    第七魅后本身法力就十分骇人,自己的九天仙缘剑此时更是霸绝天地,治好第七魅后的伤和驱毒绝没那么容易。随着柳牵浪催动了龙珠,七颗龙珠气团幽蓝清灵龙灵之气荡着光晕,频频流向第七魅后人体天罡灵海的时候,柳牵浪体内七股神力交互消耗着。

    三日三夜后,第七魅后的脸色渐渐变得红润了,但柳牵浪的脸色却是变得越来越苍白,灵力消耗到前所未有的程度。

    不过柳牵浪心里阵阵宽慰,眸中闪烁着兴奋,因为她看到第七魅后右肩的伤终于复原了,体内幽冥金毒也随身体冒出的汩汩金雾,行将涤清。

    又是两日后,莫名时刻。

    “哦!”

    第七魅后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一个悠长的梦,一声幽叹,醒了。

    转头四望,发现自己飘坐在一个金雾渺渺的山洞内,然后立刻想起了第十三幽魔灵影,顿时本能的杀飞一旁,然后机警的透过渺渺金雾凝神探析着周围的情况。同时催动了无界神功,滔滔无界神力凝于桃花扇。

    “叮——”

    突然传入第七魅后一声神玉的轻微脆鸣声,觉得声音很是悦耳熟悉。第七魅后神识立刻锁定方位,然后看到了一个仰躺在山洞一个角落的银衣白发的男子。其头上漂浮着七颗拳头大小的绮丽龙珠,而怀中抱着一柄殷红的宝剑。

    在他的旁边有个一个洁白的封印光罩,有西瓜大小,其内封印着一方血玉神砚,神砚内血红飞霞,笼罩着一颗小小的金心,金心之上蹲着一只展翅欲飞的血鸿狞雁。

    殷红宝剑和此人头上的龙珠光辉相映成趣,七颗龙珠之中闪烁着七柄剑影,而殷红宝剑之上,倒映着七颗龙珠。

    七颗龙珠星芒闪烁,每闪烁一下,殷红剑身之上就发出一声悦耳的脆鸣声,然后荡飞一颗红星儿。悦耳的声音有节奏的响着,红星儿瑰丽闪飞不断。

    “白头发哥哥!”

    第七魅后失声喊出,立刻朝柳牵浪扑了过去,然而离柳牵浪不到数尺的距离时,有骤然停下了。

    “他是白头发哥哥吗?”第七魅后突然想到善于变化惑人的灵影,一时间无法确定眼前人的身份,自问。

    然后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右肩,伤好了,一直让自己觉得惭愧的体内幽冥之毒也没了。

    “是谁为我疗的伤,是灵影还是白头发哥哥?不会是灵影,如果是他,肩上可医,但是绝不会为自己驱除幽冥金毒的。因为幽冥金毒是他操控冥奴唯一的手段。

    那么一定是白头发哥哥,只有他会对自己这样。可是白头发哥哥是什么时候进到这个山洞的,灵影呢?”

    第七魅后,紧张的思索着,放开神识仔细感应着并不大的山洞空间。片刻后,确定山洞中除了自己就是面前躺靠在冰冷的洞壁上的人了。

    眼前的人,俊美刚毅的面庞,剑眉舒展,一脸坦然之色。不过脸色十分苍白,渗着汗珠,显然是昏倒不久,灵力大量消耗所致。

    “白头发哥哥?”

    第七魅后试探着喊着,对方不醒,默然,唯有疲倦沉睡的呼吸声。

    眼前的局面,第七魅后一万个希望眼前的人就是柳牵浪,不知真假,已然簌簌落泪了,想扑倒柳牵浪怀里。但她强自压抑,不信柳牵浪会突然出现救自己,更怕是灵影的诡计。

    “好冷!”

    柳牵浪昏迷中,梦到自己掉入了无限深的冰窟之中,无论怎样努力,都无法飞出,脸上闪过一丝痛苦,梦呓道。

    “白头发哥哥!”

    第七魅后听到柳牵浪的声音,悲喜交加,哽咽的喊道,然而柳牵浪并未醒来,双手紧握九天仙缘剑继续睡着,身体有些发抖。

    第七魅后看到柳牵浪冷得难受的样子,心如刀割,却不敢冒然,她太怕灵影了。

    “切!你好无情啊,亏得主人不要命的耗尽部灵力,为你疗伤五天五夜。现在灵力巨耗,无力抵抗洞寒,正在以损灵肉身遭受着痛苦,你却在站着看热闹!”

    第七魅后正在痛苦中挣扎的时候,突然看到柳牵浪怀中的九天仙缘剑蓦然形成一个剑虹小人,摇晃着脑袋说道。

    “你是!?”

    第七魅后凝神一看,吓了一跳,陡然后退数步,惊悚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