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 血红狞雁(第1/3页)
    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血鸿狞雁

    长长的影子言语中充满了对柳牵浪的敌意,阵阵冷哼后,蓦然射出一只长长的手,夹起昏厥的女子进入了山洞深处。

    “嘭!”

    长长的影子走进山洞深处一个金雾汩汩翻滚的奇泉泉边,一下子把女子抛在了地上,然后长长的影子不断收缩,然后变成了一个身穿幽蓝道袍的儒雅之人,右手掌心托着一方殷红如火的血玉神砚。

    血玉神砚之中血霞飞扬,犹如泼洒的血水。

    被抛在泉边的女子肩头前后依旧在流血,血液流进奇泉,汩汩金雾立刻翻卷出层层殷红的色彩,犹如雪莲花开。

    女子脸色苍白,眉头紧蹙,神色中充满痛苦,右手紧紧攥着染红的桃花扇,而左手依旧按着伤口。

    这种情形,女子随时会死,但是这个儒雅男子并没有施救她的意思,眼中泛着金澜,冰冷的看着女子痛苦不失美艳的面庞,嘴角弯成一种嘲讽的弧度。

    “轰!”

    儒雅男子挥袖向身后一拂,洞内立刻飞起一团乱石堵住了洞口。

    “小妮子,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竟然敢和那个柳牵浪合起伙来诛杀我的一缕冥魂。那又怎样!你看看被金澜魔还有四十八缕魂魄呢,你们杀得完吗?”

    “咻——”

    金澜魔嘴里打了一声呼哨,然后围着女子周围出现了四十七个和儒雅男子一样的男子,一样的穿着,皆是右手托着一方血玉神砚。

    “哦!对了,你晕了过去,看不见的,那就醒来吗!”

    说话的儒雅男子,又是一拂衣袖,汩汩金雾翻涌的染血泉水立刻旋腾而起数朵金中泛红的泉水浪花儿。

    泉水浪花儿在齐高处几个翻滚,然后砸在了女子美丽而苍白的面庞上。

    “咳咳,咳咳......”

    女子一阵长咳,醒了,然后看到了周围四十八个儒雅男子在朝自己冷笑。

    “咯咯,想不到你来这么快,是不是幽冥之底也翻江倒海了?”女子看着身前不远处说话的男子,笑道。

    “当然不是,本澜魔只是想为死去的一缕魂魄讨个公道,杀了柳牵浪,把你变成我的金澜奴。以前我只是听闻混沌东洛美神多么的出奇,是不信的,如今我信了。你果然长得标致,难怪我的一缕魂魄为你被诛灭。

    说说吧,柳牵浪那个人族劣物有什么好,放着我金澜魔尊魂不嫁,去喜欢一文不值的人间贱魂。”

    金澜魔,又拂起朵朵泉水浪花儿朝女子身上泼去,涤洗干净的女子越发美艳,金色流光的发缕遮挡的惊艳脸庞,让金澜魔看得目瞪口呆。

    “你错了,他是人族不假,但是他的魂缘可不是一般的高贵,他魂海之中底魂乃是七色彩练缘魂,是女娲娘娘所赐的。远比你们的金魂高贵。相比之下,你们十三幽魔才是卑贱的魂缘!”

    女子挣扎坐了起来,不屑看金澜魔,目光看向远远的洞口。

    “女娲娘娘有什么了不起,据说不也下界投胎人间了吗!你在看什么,不会是在等那个卑贱的人族之人柳牵浪救你吧?如果我感应的不错,似乎你的伤就是他造成的,对吗?

    指望一个杀你的人救你,好像以前的第七魅后没这样天真吧!这话人间该怎么说了,好像是说‘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吧!’哈哈,幽冥地狱都在传说第七魅后多么明慧,看来都是虚传!”

    金澜魔看到第七魅后眺望着洞口,眸闪金澜,一阵嗤笑,然后阴阳怪气的说道。

    “那是因为白头发哥哥受了你魂魄的蒙蔽,误会了我,才会伤害我的,否则绝不会!你给我滚远点儿,白头发哥哥现在一定在到处找我呢。小心你剩下的四十八魂命部死亡!”

    第七魅后听着金澜魔的话,心中一阵痛苦,但依旧在为柳牵浪辩解着。

    “哦!叫得好亲呢!白头发哥哥,嘢嘢......”

    金澜魔学着第七魅后的强调,学着第七魅后的话,然后邪笑不止,蓦然跳到第七魅后身前。顺势挥袖又卷起一团洞中山石,更加牢固的封死了洞口。

    接着又道:“你以为金澜魔是纸糊的,就凭他能耐我何?再说,指不定人家在哪里逍遥快活呢,怎么会来就自己刺杀的鬼魅!?你就别做梦了,我改主意了,本金澜魔突然觉得你做金澜魔夫人还蛮不错的。”

    “呸!本魅后就算是死了,也不会和你这等恶心的影子待在一处的!”

    第七魅后,一阵剧咳,厉声斥责。

    “切切!落到本金澜魔手中,恐怕由不得你。让本金澜魔这就金澜涤魂,让你成为金澜魔宫的人。”

    金澜魔话音一落,登时浑身自内而外爆闪出万道金芒,然后周身汩汩冒出团团金光烟雾,随即迅速顺着身体都朝左掌凝去。

    下一秒,左掌掌心翻滚涌动的金雾迅速向第七魅后罩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