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五章 沸扬之危(第1/3页)
    第九百七十五章沸扬之危

    “不知教主发现没有,鬼后柳娟自从三日前,教主率领我等前去血渊夺取血魔神坛回来之后,突然之间莫名灵力大增。更奇怪的是,其额头出现了一个奇异的翠色树纹怪饰,实在令占邪双煞难以理解。”

    “最主要的她可是我们血月神教的死对头浪天缘门的掌门柳牵浪的亲姐姐!我担心她加入血月神教并非真心,而是故意如此,做苍山浪缘门的内应,对血月神教会有不利!”

    “不错,现在正是血月神教如朝阳升起之际,一切都会越来越好,就担心有这类事情发生,破坏血月神教的大好未来,教主一定谨慎才好!”

    占邪宋雨和卜圣花辰,都面带担忧之色的说道。

    “我自然是发现了她的变化,但是鬼后修炼奇香神功,随时都有精进的可能。额头纹饰出现,不过是女子爱美纹痕而已,卜圣额头不是也有占卜灵花纹饰作为点缀的吗?她十年来从未踏出血魔神宫半步,按理说不该有问题,不过突然出现在这个时候,的确有些太巧了!以占邪双煞的意思是?”

    血月神教教主欧阳浪龙凝神思索了一会儿,问道。

    “占邪的意思是,我们不妨一试,无事最好,若是不幸被占邪猜中,还请教主尽快除去后患!”占邪宋雨扫视了一眼血魔神宫殿门的方向说道。

    “如何试?”血月神教教主欧阳浪龙问道。

    “若真是她偷了血魔神坛,在教主午夜出征后直到归来这段时间,他必然会有动作。一是她可能去为程远方或是柳牵浪报信,教主要攻打沸扬之海之事。因为占邪双煞早在青石山庄时就知道,那柳娟,柳牵浪,程远方和程诗风从小就兄弟姐妹情深,教主前去攻打沸扬之海,她不可能无动于衷。”

    “而她若是偷了血魔神坛也自然会知道教主不会善罢甘休的,那么她一定会想尽办法趁教主不在向血月神宫之际,把血魔神坛向宫外某个地方转移的。否则以教主的魔识和观微魔晶球的观微能力,早晚会发现血魔神坛具体方位的。”

    “所以只要教主安排好人手,在率领血月大军前往弥天沙峪沸扬之海后,暗中跟踪即可,相信教主归来之时,血魔神坛自然也应该有了下落。”

    占邪宋雨和夫人卜圣花辰相视一眼,很自信的说道。

    “嗯!也好,既然如此,此事交给别人本教主不放心,就有劳占邪双煞假意随我出发后,暗中潜回,详查此事。另外我让飓风窟帝也留下,反正他去了作战也不积极,让我看了很是碍眼。一并帮我查探一下,听闻以前他和昔日玄灵门老峰主拂风真人走得很近。现在地仙九境崩境,我担心他再次和拂风真人走得很近,坏了我们的大事。”

    “他们中无论是哪一位有不轨行为,占邪双煞都可以就地屠戮,回来告诉本教主一声即可,不过弄清血魔神坛的下落最为重要。如果方便,还请占邪卜圣尽快招降宋震,得到占星尺和七殇泉,自然也就可以尽快确定血魔神坛的具体位置了。到时无论是谁暗中偷了血魔神坛,真像自明!”

    血月神教教主点头表示同意,并提到了宋震。

    “是!教主放心,占邪双煞一定不辱使命!为保证教主此次出征胜利无忧,让徒儿七政占王前去相助教主吧!”闻言,占邪双煞很是高兴地说道。一方面是教主对自己的信任。另一方面这夫妇二人着实希望早日和爱子宋震团圆。

    “好!多谢占邪双煞思虑如此周,你们也快些下去假意准备一番,以免他们生疑!”

    血月神教教主一听有占邪卜圣的七个堪称占星度占卜泰斗的新代天师随军出征,自然是高兴非常。一直以来都想接近收买他们,可是这七政占王很是清高,虽然跟着师父占邪双煞加入了血月神教,但是对自己这个教主一直十分冷冰,正好趁此机会,好好收买一番。将来必定是自己最得力的天师所在。

    至于那个宋震?血月神教教主欧阳浪龙看着占邪双煞告别离去的身影,三色邪眸中射出道道阴毒的邪虹。同时双手暗暗抓碎了血魔神王宝座的坚硬的扶手,然后心中冷哼道:“这个世界,有谁是可信的?你们占邪双煞就可信吗?”

    血月神教教主独自又坐了一段时间,心里早已打定主意,先灭沸扬之海的狼堡势力,接触地仙魔派势力和自己分庭抗礼的存在,然后最关键的就是找到幽冥地狱的封印地闸,想尽一切办法吞噬幽冥地狱之祖晦暗的元神,让自己变得无比强大,然后彻底消灭四色时光之星四星宫。

    这样自己就可以再无凡域人族仇恨的杀上九天,到九天之上吞并天魔八界实力,进而屠灭天界仙神,独霸混沌宇宙,然后逆天改则,任凭自己逍遥。

    大概接近午夜时分,血月神教教主欧阳浪龙,蓦然起身,操控着血魔神龙朝血月之外飞去了。

    “吐噜!”

    就在血月神教教主欧阳浪龙离开血魔神殿的时候,在血魔神殿一个十分隐蔽的角落,飞走一个几乎无法看清的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