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章 转灵之体(第1/3页)
    第八百八十章转灵之体

    柳牵浪一看无法强行解开封印,不由眉头紧皱,看着九个凹陷的圆形塌痕,无奈思索起来。

    “正灵童子,怎么了,拿不出来吗?”

    看到柳牵浪凝神思索的样子,九尾金鳟鱼纷纷诧异地问道。然后都飞到纽曼蛇灵塑像的周围,转圈游动,闪眸研究了起来。

    不久后,他们惊讶的发现,精灵船摆之上除了三道金色的洪荒混沌时代的封印外,在神像外又加了一道漆黑的剧毒崩雷纽曼毒印,如果错误解封,立刻就会引爆剧毒崩雷,甭说取出精灵船摆了,连小命都得搭进去。

    唯一的办法只能正常解封,于是九尾金鳟鱼一番对视,皆是细心地寻找封印的破解法门生门的位置起来。

    不久后,视线齐齐落到了柳牵浪一直凝视的九个圆形凹槽内,然后纷纷眼睛一亮。

    “噢!”

    “呵呵!”

    九尾金鳟鱼和柳牵浪几乎同时发出了声音,九个惊叹,一个微笑。

    “诸位鳟兄请讲,呵呵!”柳牵浪施礼道。

    “嘻嘻!柳兄弟客气了,你一定也猜到了,好几万年了,我和兄弟们还一直纳闷儿呢?为什么十代魂师手里永远不离开那个殷红的血颅头串,原来这封印是他祖辈留下的,那血颅头串就是这个外加封印的灵启!”

    九须金鳟觉得叫柳牵浪为正灵童子好生别扭,于是称呼柳牵浪为兄弟,开心的笑道。

    “不错,九位鱼兄所言不差,只是这精灵船摆因何埋于此岛,纽曼蛇灵又是如何找到又在其上修筑塑像的呢?还有他们为什么一定借助九位鱼兄的法体金身来欺骗炼魂村的村民呢?这些柳牵浪实在想不通!”

    九尾金鳟鱼闻言,彼此看了一会儿,三须金鳟眼闪疑色道:“难道会是晦暗之神被压在大地九幽之下时,被击散遗留在人间的八缕仇恨魂魄中的某缕在作乱不成?”

    “此话怎讲?”柳牵浪问道。

    “柳兄有所不知,洪荒混沌诸神和晦暗大战之时,晦暗虽然最终落败,然后被天界诸神压在了大地九幽之下,但当时却忽略了晦暗体内被击散在人间的八缕仇恨魂魄,即沧源之魂,怨琴之魂,焚宇之魂,屠光之魂,噬色之魂,吞慧之魂,遮月之魂和鬼阳之魂。”

    “混沌三大神舟皆是诸神作战的神器,光母之舟乃是盘古所有,而二十一精灵船摆,每个精灵船摆都有一位守护神的。二十一位护灵神,三个一色,分为七色,叫七色混沌游神,舟尾两组,舟中两组,舟尾两组,另有一组随时替换乏力的魔族,十八个精灵船摆在作战当中,永不停歇。作战后,精灵船摆就会化作神光没入七色混沌游神体内,根本就不会丢失。除非......”

    三须金鳟说到这里,闪眸想了一会,然后又道:“除非二十一位七色混沌游神被屠戮了,才会有着精灵船摆流落至此的可能!”

    “三弟说得对!”三须金鳟说到这里,九须金鳟接着说道:“而能够屠戮二十一位七色混沌游神的存在,那只有晦暗的某缕仇恨之魂可以做到。”

    柳牵浪微微颔首,道:“诸位鱼兄是说这纽曼蛇灵是晦暗八缕魂魄其中的一缕转世之体?”

    “嗯!我们正是此意!纽曼一族乃是混沌时代,纽曼蛇山的晦暗灵宠种类之一。那纽曼蛇山乃是晦暗万千邪恶灵宠的豢养之地。”

    “纽曼一族是一种浑身漆黑扁平,口吐黑色毒瘴的邪蟒,体瘦,面目狰狞,不能言语。当晦暗被天界诸神打败之后,纽曼山上的万千邪灵也都被诸神一起和晦暗驱赶到了大地九幽之下。不过也有个别的隐匿逃窜了。后来天界诸神反复追杀,这些逃窜的邪灵大多被屠戮了。”

    “不过,后来才知道,纽曼蛇逃入凡域海域,与海中一种鳗鱼合体,转灵化作鱼体,天神一看,以为邪灵弃暗投明,遂绕过了其性命,于是便有了后世纽曼蛇灵的存在。”

    “如今看来,纽曼蛇根本就是邪恶的本性未改,如果所猜不错,一定是它们屠戮了二十一位七色混沌游神,夺了二十一个精灵船摆,然后封印于此的!不过那三层洪荒混沌时代的三层封印,九须实在无法解释。”

    九须金鳟提及了纽曼蛇灵的进化过程,柳牵浪听了,点头表示赞同。既然对方是晦暗的灵宠,能够做出这样的事倒也合情合理。不过,柳牵浪也对九须金鳟提到的问题理解不透。但有一点柳牵浪可以确定,那血颅头串的骷髅头绝对不会是你纽曼蛇灵祖先的,倒像是......

    柳牵浪看了一眼九尾金鳟鱼呆萌硕大的脑袋,脸上不由布上沉重之色,不忍再想下去。然后道:“走!看来我们该去拜访一下十代魂师了!”

    柳牵浪说完,挥袖一拂,顿时塑像底线的金片纷纷飘起,然后又原样长回到了纽曼蛇灵塑像之上,继而立刻变成了一尊憨态可掬的金鳟鱼。

    塑像底座是一朵翻卷的洁白色的海浪花,金鳟鱼呈跳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