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二章 一丝诧异(第1/3页)
    第八百一十二章一丝诧异

    “这?为什么我们的心魂目忆泪中的记载和你们的不一样?不,这不是真的,你在骗我们!”看到这里,覆天泪尽和冥泪部落银铜两位部皇一阵咆哮,大喊不可能。

    “哼!有什么不可能,你们的心魂目忆泪之所以记忆的东西和现实是不一样的,那就是这阴阳殿造成的。”

    你们还以为当初邪魔诛狂把你们从不生蛮地救出来,送到这阴阳殿内是为你们好,其实这阴阳殿不过是他炼化的一个控制人的邪恶冥宝而已,它可以操控你们阴阳两世的记忆,时刻为你们洗魂,所以你们记忆的一切都是假的,都是邪魔珠狂将你们洗魂后植入你们心魂目忆泪中的记忆。”

    “阴阳殿之所以具备神秘莫测掌控泪魔族人生死的大能,其实并非是它的作用,而是阴阳殿顶的阴阳泪钟,可你们还一直认为阴阳殿就是神。我再让你们看看你们三位家族被屠戮的情景!”

    九公主一边说,一边将画面倒退回去了数百万年,然后三位部皇皆是满眼怒火的看到了家族被邪魔诛狂屠戮的场面,看得发疯了一般嚎叫。

    “不!这不是真的!你在骗我们,正魔仁慈是伪君子,邪魔诛狂才是泪魔天下明君!”

    三位部皇疯了,又哭又嚎的,先后踏着一个巨大的眼泪形覆天泪石狂飞而去了。

    后面的柳牵浪和九公主久久凝视着三位消失的背影,眼中皆是闪烁复杂的神色。

    而这时周围无数漂浮在虚空中的巨大石球上,不知何时纷纷出现了一个覆天泪石部落的冥界武士。

    他们各个身形过丈,手里正在晃动着巨大红锤,瞪视着二位。

    此刻看到自己的部皇疯癫而去,一个个彼此探头探脑不知如何是好,叽里咕噜互相不知说了什么,柳牵浪也听不懂,但不一会儿看到他们一阵哭嚎,纷纷向上方飞去,不久后都消失了。

    “你和你父皇早就知道了哭不断其实就是邪魔诛狂了,你在断生崖寻死,那其实是故意的,对吧?”

    柳牵浪似乎突然明白了许多,若有所思的问道。

    “是的,我和父皇早在当年哭不断魔学师发现阴阳殿,大概几十万年后,我们就发现了哭不断是假的了,后来父皇派我屡番探查,终于发现他的真面目。”

    “但我和父皇都不敢揭露他,怕他一旦发现自己暴露,立刻反目成仇,大肆利用阴阳泪钟残害泪魔族十万部落的族人。”

    “所以父皇不但没揭露他,反而还特封他为国师,并为其开辟阴阳殿冥宝之地,民间叫他阴阳算命师,从此他在皇宫和民间两得意,在皇城是国师,在民间是大能阴阳使。”

    “父皇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稳住他,希望那个人快些到来,好结束这一切!”

    “其实你一踏入哭国七色泪国的区域的时候,父皇就感应到了你的存在,然后派我一直跟着你,想看看你到底是不是他要等的人。”

    “父皇说这个人可以破解我们哭国循环死亡的魔咒,回到最初正常天下的状态。父皇认为你可能就是这个人,之前我确定不了,但是刚才我看到你在这小船上布施的灵气光罩,我才确定你正是父皇要找的人。”

    “那层光罩我认得,小时候看到过族皇催动这个浩光泪玺时也出现过,当时我问他,为什么那层光罩那么好看。族皇说因为这里面封印着一个宝物,美丽的光罩就是宝物发出来的。”

    柳牵浪闻言心中大喜,难不成龙珠就在眼前九公主掌心的浩光泪玺之中?不由凝神仔细看去,发现浩光泪玺中频频扩散着清灵光波,虽然有丹红之色渲染,但是那种清宁之意正是龙灵之气的特征。

    不过有一点柳牵浪不解,自己身为正灵童子,近在咫尺,神识之中对其并无感应,不像碰到其他龙珠,当自己一出现在它们附近时,立刻就可以感应到。

    柳牵浪正在疑虑之际,九公主又接着说道:“族皇还说,这浩光泪玺当中除了宝物还和宝物一起封印着一个永哭咒,此咒不除,我们泪魔族人就永哭不止,而解除此咒之人也必须是你正灵童子,宝物唤出浩光泪玺之日,就是我们哭国结束悲哭,重生之时!”

    柳牵浪闻言不由一阵感慨,原来这哭国并非一直如此的,不过是何人有这番本事,竟然创造出如此一个另类的魔咒呢?

    柳牵浪觉得十分怪异,于是问道:“敢问九公主这永哭咒是何人所下,难道哭国和他有仇怨不成?”

    “这个,我问过,连族皇也不知道,族皇说自哭国存在以来就世世代代传承这块浩光泪玺,谁也说不清它具体源于何代,又是如何产生的了。”

    “为此,当年真正的哭不断魔学师不知多少次前去先祖泪海海域去考察,但是历经数百万年,也一无所获,因为先祖泪海中上古之泪,不知为何记忆是空白的。先祖泪海虽大,竟然找不到一丝远古的记忆。”

    “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