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六章 天玑异变(第1/3页)
    第六百八十六章天玑异变

    感觉到黑袍之人声音中的兴奋味道,情花宫主不由也是一阵高兴,凝神向七盏招魂神灯之下的妙嫣供奉看去。

    只见无数的白色光点钻进妙嫣的身体后,妙嫣已经张开了灵动的汪汪双眼,苍白的脸色,也有了一些色彩。隔着簌簌情花,她情愫脉脉的注视着黑袍之人,丹口翕合了几下,但是并未发出任何声音。

    然后她茫然四顾,眼中充满好奇,好像这个世界对她来说都是陌生的,尤其是看到头上七盏诡异的漆黑神灯,更是露出孩童一般的惊恐,然后又带着无限求助一样的目光看向黑袍之人。

    接下来的六日还像以前一样,白日和黑夜都一样的平静。

    不过到了第七日傍晚太阳一落山的时候,情花宫主明显看到黑袍之人十分谨慎的举动,纷纷在七盏招魂灯之外罩上了一层淡蓝色的灵气罡罩,同时挨个注入了一股真元之力,牢牢捍卫着神灯火焰的强盛势头。

    “情花宫主!阴魂归来,定有鬼魅作祟,随之而来,切记见到丹魂云团放过,其他一律诛灭,切记!切记!”黑袍之人双手动作的同时,心念传音给情花宫主。

    闻言,情花宫主心中陡然一惊,想不到对方竟然也是昔日玄灵门门下,竟然懂得玄灵门的心念传音心法。不过此刻不是研究此事的时候。感觉到对方的紧张,情花宫主也不由加强了警惕,也盘膝漂浮在五十丈外,双手掐成一个美丽的法诀,并且催动了情花宫独有的情花幻魂诀,只要发现黑派之人所说的丹魂之外的鬼魅魂魄,立刻就可以先发制人。

    前半夜,天宇和往常一样幽蓝,已经变成半月的娟月此刻更是明丽喜人,星河浩瀚,流云依旧,阵阵夜风习习,轻轻掀动情花宫主淡淡紫色的纱衣和脸色几缕青丝。

    而远处黑袍之人中食二指一动不动的指向天璇之位的漆黑火焰的阴魂灯。金色的面具内,两道璀璨的眸光扩散成喇叭状,形成一层清亮的光幕,罩在整个七灯召唤阵的上方,只在妙嫣左手的位置留了不过寸余的一个圆洞。情花宫主猜测,那一定是留给妙嫣失散的阴魂归体特意留的。

    就在情花宫主和黑袍之人紧张的等待中,情花渊突然之间变得昏暗了起来,片刻后,情花宫主就感到浑身阵阵冰冷,周围四面八方阵阵狂风不断席卷而来,四外天幕,乌云四合,眨眼之间整个情花渊陷入一团漆黑之中。

    黑暗中,情花宫主方天迎芳已经看不到黑袍之人的身体,只看到一个金色的凤首面具,面具上射出两道雪白刺目的光柱,再有继续是那七盏召唤神灯在黑暗中显得更加明亮诡异。

    它们下面,妙嫣供奉好像一个无辜的孩子,惊恐的四外看着。

    剩下的就是无边黑暗中点点情花儿闪烁出的妖异的淡淡紫色,并没因为黑暗而消失,反而颜色显得更加浓了些。

    漆黑的夜色中,有这些无穷的紫色光点闪耀,使整个情花渊看起来很神秘,也很美。不过这种魅力,在阵阵狂风中变得逐渐破碎。

    狂风越来越大,天地之间也越来越黑暗,很快情花宫主方天迎芳耳际能够听到唯有肆虐的狂风怒吼声了。那那些无穷的情花淡淡紫色星芒被狂风吹得东躲西突,好像整个情花渊上下颠倒过来一般。

    “呜呜——”

    “嗷——”

    狂风怒吼中,情花宫主突然听到各种凄惨的呜咽声,鬼哭狼嚎声,莫名之物诡异的悲鸣声,震耳欲聋,迅速从四面八方由远及近而来,声音越来越大,撕心裂肺,震耳欲聋。

    情花宫主方天迎芳顿时催动了情花儿幻魂阵,同时在身外罩上了一层护体光罡,然后集中心智,凝神向四面八方看去,只见无数的各色诡异云团,邪雾,铺天盖地压来,同时那些云团和鬼雾之中夹杂着黑袍之人所说的一朵朵极小的丹色云团。

    “阴魂归来,定有鬼魅作祟,随之而来,切记见到丹魂云团放过,其他一律诛灭,切记!切记!”看到视线中的各色诡异云团,情花宫主立刻想起黑袍之人的话语。

    脸色一凝,双手迅速交叠在胸前,掐成神诀,口中不停翕合,霎时情花渊之中无数朵淡淡紫色情花纷纷射出波波清灵的神芒,像水中涟漪一样纷纷向周围扩散着,除了丹色云团,向其他所有鬼诡异云团和鬼雾包裹而去。

    当这些淡淡紫色神芒完不包裹了那些诡异云团和鬼雾后,情花宫主一声娇喝:“情花执执,邪魂诛灭!”

    “啵——”

    “呜呜——”

    霎时整个情花渊霎时传来无数声诡异云团和鬼雾破裂的清脆之声,以及无比凄惨的呜咽声。

    情花宫主方天迎芳如此一击后,霎时周围按北京了许多,这时情花宫主看到那些自己故意放过的丹色云团以奇快无比的速度骤然向妙嫣左臂位置黑袍之人故意留的封印洞**去,继而妖异的融入到了妙嫣的体内。

    不过不等所有丹色云团钻进封印洞口,四面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