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五章 险恶用心(第1/2页)
    第五百七十五章险恶用心

    月色下,殷红的凝血剑,剑尖滴滴鲜红的血液,滴滴在流淌。

    “滴答!滴答!”

    血雾飘散,空气中充满血腥的味道,凝血剑上,寒芒流转,那滴滴血液如殷红的火花缠绕着凝血剑嗡嗡的沉吟。

    所有人为之一震,包括柳牵浪都没有料到,对方竟然如此干脆利索,在众目睽睽之下如此冰冷绝情!如此果断!尽管柳牵浪知道被砍成血雾的金胖子已经不是一个人,是一个行尸走肉,甚至不过又是他的一个幻体。但柳牵浪还是十分震惊。

    因为对方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想继续留在玄灵门,继续做凝血峰的峰主,如此玄灵门的危险时刻就存在。

    对方是血月神教教主,是邪派之人,然而他却在玄灵门根深蒂固,它是一颗毒牙,柳牵浪明明知道,却一时无法拔出,是以柳牵浪震惊,甚至有些骇然!

    “掌门!诸位辅政,峰主!肖俏郎对叛逆之人向来深恶痛绝,绝不姑且养息,今日之事多谢掌门及各位信任,现在肖俏郎当着诸位的面亲自为其正法,马上回去,追查邪功来源的下落!告辞!”肖俏郎然不顾惊愕中的众人,实力慨然说道,然后脚下一阵殷红烟雾升腾,人已经操控着凝血剑射入了夜空。

    那团血雾还在月色中散落着,滴滴雾珠一般的血滴,闪烁着点点殷红的星芒,那点点星芒中似乎有一些鲜红的光点格外活跃,它们争抢的飘香周围之人。

    柳牵浪凝视着那些殷红的血雾光点,突然心里颤,那些活跃的鲜红光点是龙血尸母蛊之卵,柳牵浪恍然大悟。心中一颤的同时,登时巨袖一挥,无数金色的金灵之气迅速自体内万剑齐发一般射向那团飘散的血雾和空间中所有的血雾雾珠。

    “啵!啵!”

    空气中不断传来清脆的破裂生,随着破裂生的传来,隐隐含着悲戚呜咽的声音。

    “嗯?”

    太苍七仙,诸位峰主,以及太苍峰律法院的一干长老皆是万分诧异的听着这种诡异邪恶的声音,同时纷纷茫然的注视着掌门身体不断射出的无数点金芒。

    昏暗的空间中柳牵浪白发飘雾,银衣鼓胀,周身无数金色光点射向四面八方,面色凝然,双目爆闪着清冷的璀璨银光,样子十分诡异。

    “啵!啵!”

    空气中清脆的爆裂声一直在持续,那种如怨如诉的呜咽声一直没消失。但是空气殷红的却在不停地减少,很久后,终于消失了。

    然而,这时,柳牵浪却仍未住手,而是以神奇诡异的身法,以令人无法看清的速度迅速向每个人后心拍去一掌。

    “哇!哇!”几乎在场的每个人都吐出一口殷红的血液。

    那殷红的血液中,一落地,登时蚊蝇一般飞起无数个殷红的光点,然后再次迅速的向周围的人飞去。

    但是这次,柳牵浪丝毫没给它们机会,就在众人吐出想学的同时,柳牵浪体外无数的金色光点,轰然从四面八方围向那些血红色的光点。

    “嘭!”

    所有的殷红光点,几乎同时爆裂了,然后空气中一阵鬼哭狼嚎之声后,迅速恢复了平静。

    “哦!”

    这时,众人才如梦方醒,原来掌门实在消灭那血雾中一些诡异的东西,不由纷纷内视一番,无一例外发现体内的灵力竟然被啃噬了许多,不过幸好那种诡异的东西被掌门及时逼出了体外,否则定然会灵力枯竭而死的。

    “诸位赶快催功调息,看看体内是否还有残存毒素!”柳牵浪催促道。同时自怀中掏出一种最近调制的一种化毒丹,每人抛去一颗,见众人都吞了下去,这才脸色一松。

    众人皆是感激的看了一眼柳牵浪,然后纷纷原地盘膝而坐,调息起来。

    而柳牵浪,并未完放心,看到众人平安后,迅速放出强大神识,围绕整个太苍宫仔细探析了一番,并用玄真之力融合金灵之气涤荡了个遍,方停止下来。

    对方实在是太阴狠了,肖俏郎竟然利用诛杀金胖子之际,将其体内所有的龙血尸卵释放出来。这样的做法,成败都和他无关。成则完成它不可告人的秘密,败则把部责任都推到金胖子身上,因为整个玄灵门现在都知道凝血峰金特使修炼邪功,那么如果龙血尸卵爆发,罪魁祸首自然也是金胖子。而肖俏郎无论如何都是大义灭亲,令人景仰的存在。

    柳牵浪看到此情此景,除了震撼,深深感到对方的阴险!强大!甚至是充满邪恶的智慧,而自己有的时候,总是有想不到的地方。

    柳牵浪抬头望着天宇弯月,心情无限沉重,脸色因为劳累有些苍白。

    “牵浪哥!你没事吧!”身旁程诗风看到额头满是汗珠的哥哥说道。

    “没事!你怎么不调息?”柳牵浪低头看到妹妹诗风,正闪动着汪汪的大眼睛看着自己。手里拿着一块方帕,要给自己擦拭汗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