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四章 洞府对酒(第1/2页)
    第五百六十四章洞府对酒

    “为什么救我,我文阳宫曾经抢夺过你们的晶海大权,围攻过太苍峰,就在数日前我还在你们的捉妖堂杀过人!”文阳公子很坦率地说出以前文阳宫对玄灵门所做的事。

    “但你也救过玄灵门,如果仙婚大典,你不派人盗走肖俏郎的礼物,也许玄灵门就会变成龙血尸的世界,整个山门都会湮灭!那么接下来,龙云山所有人都可能变成龙血尸,然后在铺天盖地的窜到凡域和地仙界的每个角落,那样正道的所有道友都会遭殃。你不但救了彤云峰宋震夫妇,也救了玄灵门,更救了天下正道门派!难道这样的人不救吗?”

    柳牵浪直视着文阳公子苍白憔悴的面容说道。

    “呵呵,那不是我的本意,我只是想自私的想看一场完美的仙婚大典而已!其实我不但自私,而且还是一个坏人!离开这里后,我不知道还会做出什么对玄灵门不利的事情,你救我不后悔吗?”文阳公子自嘲道。

    “一个都肯为丫头披麻戴孝,不顾性命报为丫头报仇的人,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我不认为你是一个坏人!”柳牵浪很直爽的说道。

    “你似乎对我了解很多!?”文阳公子有些吃惊,没想到连自己和翠叶的事对方竟然也知道。

    “不是的,我对你了解不多,但是自从当年我诛杀你之后,后来在梨海岛一次无意见看到你竟然还活着,那以后我就一直很关注你。你和你的四位贴身护卫的姑娘曾经出现在北天洋岸,当时七大门派正准备争夺五色灵参,那时我也在,所以我见过你们!认识你的四位随从丫头。这次,那位翠叶姑娘盗取凝血峰肖俏郎礼物的时候,当时因为礼物实在太多,门中弟子只是报告有礼物被盗,但当时并不知道是肖俏郎的,否则,也许翠叶不会死!”柳牵浪道。

    “你也知道那个礼物有问题?”文阳公子有些惊讶。

    “当然知道,他早已经不是当年我们玄灵门凝血峰原来凝血五郎的老大肖俏郎了,真的肖俏郎早已被他诛杀,他是曾经太苍峰冰魄前辈的座前弟子欧阳浪龙,曾经的魂煞门少主,现在新兴的神力邪教血月神教的教主!”柳牵浪盘托出。

    “会有这种事!可这是你们玄灵门的家事机密,告诉我,不怕我到处宣扬吗?”文阳公子抬头环视着洞府内错落有致安排的一些景致说道。

    “呵呵,我说过了,我相信你不是一个坏人!”柳牵浪面色从容地说道。

    “如此,谢过你的信任,你似乎也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这是你曾经的洞府?”文阳公子视线落在一张幽蓝的玉桌之上,玉桌上面还摆放着一只洁白的玉酒杯。

    “是的,我希望什么事都完美一些,但这很难,比如说,现在血月神教的教主,如果他不再做对不起天下苍生的事,弃暗投明,那该多完美!”柳牵浪说道。

    “我突然很想喝酒,呵呵,不知道还有吗?”文阳公子说道。

    “哈哈!有,而且有上好的美酒,是北天洋执情宫主赠送的梨花酒!请!”听到文阳公子想喝酒,柳牵浪感觉到了对方的痛苦在减少。

    “请!”二人也不寒暄,走到玉桌前,满酒就喝,很爽快!

    梨花酒,淡淡香,多少繁华绮梦,些许忧伤情愫,尽去,唯留,满口芬芳。

    雪梨花,凝脂色,洞府轻舞翩翔,蝶蝶雪雪纷扬,送目,饱看,莫多彷徨!

    “呵呵,想不到文阳公子也是爱喝酒的人,我以为文阳公子只是爱美的人!”柳牵浪展眉,洒然笑道

    “当然是,不过我只喜欢喝最美的酒,也只和敬佩的人喝酒。今天的酒美,人也令本公子敬佩!”文阳公子笑道。

    “嗯!能成为公子敬佩的人,柳牵浪不胜荣幸。敢问公子是一个什么都坦言的人吗?”柳牵浪轻转着装着梨花酒的就白玉杯说道。

    “呵呵,绝对不是,本公子向来都是一个自私的人,自己的一切不希望别人知道,哪怕是自己敬重的人,但本公子你却喜欢对别人的事一清二楚,尤其是自己敬重的人!”文阳公子几杯梨花酒下肚后,脸色渐渐红润。闪动着女人一般美丽的眼眸说道。

    “哈哈!你有些霸道!”柳牵浪笑道。

    “你不喜欢!”文阳公子接着说道。

    “不!很喜欢,好像越霸道的人,越与众不同,这样的人很有意思!”柳牵浪说道。

    “我知道,你一直想问我当年我不是已经被你诛杀而死了吗?但为什么我现在还活着,对吗?”文阳公子嘴角一丝微笑道。

    “呵呵,霸气的人都是聪明人,可是你不会告诉我为什么,对吗?”柳牵浪也微笑道。

    “其实关于这件事我倒是真想告诉你,但是不是时候,也许有一天吧!一切你都会明白,只是那一天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到来,所以那一天到来之前,我不能告诉你!”文阳公子竟然又叹一声说道。

    “嗯!我们开心喝酒,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