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欣然应赌(第1/3页)
    不过,当文阳公子看到斗丹场中央玄灵门那五尊空荡荡的炼丹炉时,喉中发出一阵冷哼。反观自己这边五位早已就位的炼丹师,不由一阵得意。

    历届斗丹一事都是文阳宫拔得头筹,今年自然也不例外,对此文阳公子有一万个放心。试问修仙界七大门派,三大家族和十六仙门,哪派能有比文阳宫更加强大的炼丹实力呢,放眼望去,门中炼丹人才仅顶品高阶炼丹师就有千余人。

    至于低品低阶炼丹师简直就是不计其数,另外还有几位绝品精阶炼丹王的伟大存在。所以文阳宫向来是视自己为丹界泰斗的。

    文阳公子越看场中自己门下的炼丹师越是舒心,上场的可是四位高品精阶炼丹师和一位丹王级的人物,早已是丹界文明,笑傲仙界,其绰号惊响环宇的。场中从里向外依次是甄药仙姑药三娘,转魂丹王起回生,驻颜湘君童丽儿,冲顶神叟越飞层,强脉药仙乐天君。

    甄药仙姑药三娘,绝代佳人,貌若天仙,言声如乐,寡言喜静,酷爱灵山秀水,醉于采药培植,精通仙界各种仙药配方,极善于选药搭配,所炼仙丹芳香精纯,令人唏嘘。

    转魂丹王起回生,青年才俊,生性恬淡豁达,善于钻研各界药典,善炼奇葩丹药,往往能救修士于生死之间。

    驻颜湘君童丽儿,出身丹药世家,清丽脱俗,年方不过十五,调皮可爱。钻研驻颜丹药的炼制,立志再造永青丹。

    冲顶神叟越飞层,鹤发童颜,鹰眸风腿,精灵古怪,常是青衣附体,掌托丹炉。善炼冲破各阶瓶顶丹药,为各界修士所尊崇。

    强脉药仙乐天君,年约二百,貌若中年,团面朗目,精神烁烁,中年一袭白衣,手中一卷上世仙典,永不离手,俯仰吟诵,吟声怪聊。善于炼制炼体之丹药,是初阶修士的至爱。

    其实炼丹人才的划分,是分为药童,炼丹师,丹王,丹皇,丹尊,丹圣,丹神,丹仙诸般级别的。而每个级别又分为五品,即低中高顶绝五品,每品又分为平高精三个阶层。炼丹人才向来是仙界的明珠,无论哪个门派都视若宠儿,但炼丹人才,特别是高品的炼丹人才实在是少得可怜。

    炼丹师说起来,级别并不算高,然而丹皇以上级别的人物千年难得一见,故而高品炼丹师已然是仙界无上尊崇的存在了,能成为丹王一级的人物,更是令仙界拭目以观。

    文阳公子之所以心里如此有底,就是因为进场的五位炼丹师其中就有一位丹王级的人物。便是上面提到的转魂丹王起回生,虽然年少,却是灵根超凡,年纪轻轻就已达到中品平阶丹王的境界,而且修为精进神速,是文阳宫屈指可数令人骄傲的青年才俊之一。故而,由他率领其他四位上场斗丹。文阳公子自然是放心。

    想到这些,文阳公子本来看到玄灵扑天盖地压来的人影,紧蹙的眉头,瞬间舒展了,手中的裂云扇摇晃的也更加潇洒随心,越看场中的五位炼丹师越是赏心悦目。

    文阳公子的神情岂能逃过身旁不远的慈缘大师和清心道人犀利的目光。不过二人倒是老成持重得多。到底心里想什么,脸上根本看不出来,令人难以玩味。

    清心道人对于炼丹之事自然熟稔异常,因为本为道家一脉采药炼丹源远流长。然而,慈缘大师乃是佛门一派,说起来对于炼丹一途自认为逊人一筹。场中代表修罗寺的五位炼丹师也是异道中人,因为与佛门渊源颇深,故而隐于佛门,甘心为之效力罢了。不过,这五位炼丹师也并非平庸之辈,虽然剃度披袍,无人知其姓字名谁,唯有丹药神奇流芳仙界,且为修罗寺培养一大批丹药人才。不过对于修罗寺而言,太过高品高级的炼丹师还是缺乏的,故而修罗寺一定程度上还要采购一些文阳宫的高品丹药方可弥补不足。

    清心道身为道家一脉,炼丹之事源远流长,虽不张扬,但七大门派心知肚明,清心道门中藏龙卧虎,诸般人才,绝顶高手,不乏其人。说起来,清心道算是文阳宫斗丹最大的对手了。然而,对于清心道,文阳公子并不担心,因为他看到清心道上场的都是一些修为一般的弟子,有两个上届已见识过,相比自己,实力差了一大截。

    当然,文阳公子也清楚,清心道这是有意示弱,不想张扬。理由很简单,清心道各品级丹药师都有,门中所需丹药,几乎都可自给自足,所以与文阳宫及其他门派在这方面没什么冲突,故而斗丹成败似乎并不在意。

    不过三大家族和十六仙门倒是各个精神抖擞,时刻不忘在斗丹或是锻兵时出人投地,一鸣惊人,博得仙界流芳。

    柳牵浪品味着斗丹场上的诸派炼丹师的表情,文阳宫踌躇满志,修罗寺气定神闲,清心道,轻松自在,三大家族满怀期望,十六仙门,神态各异,百花齐放。

    对于四大门派和三大家族,柳牵浪多少了解一些,倒是十六仙门,柳牵浪不大熟悉,故而多看了几眼,轻声问过清骨护法,方知这十六家族,虽然是修仙界小门小派的,但其神奇存在,玄妙之处,却非三言两语可以道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