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四百四十二章 探析唯尔(第1/2页)
    柳牵浪矗立在宇宙鹰后背之上,审视古老大界命间宙远近的时空,转眼已是数万年。

    随着光道游移穿梭,柳牵浪等在慢慢接近着极九之天的时间节点。

    如果从古老的大界命间的角度说,柳牵浪对于就要进入的时空是陌生的。不过从另外一个角度讲,也就是自己生活过的混沌宇宙五个人间,柳牵浪又感到十分的亲切。

    这就是我柳牵浪和爹娘,程叔程婶,娟姐,远方,风妹,还有四弟生活过的五个人间时空吗?

    柳牵浪心潮澎湃,一遍遍问自己,然后又微微摇头。

    柳牵浪数万年不断放出的神识,探析到的更加遥远的古老大界命间宙时空,到处都是雄浑,苍老,凡物巨大的感觉,和自己曾经生活过的古老大界命间宙的宇宙时期并不是同一个时代。

    自己生活过的古老大界命间宙时代,属于此时之后的某个莫名年代的。

    “本浪缘帝探析到了位于古老大界命间宙的中央极昼日月央宙,洁白神明的玲珑塔宫正闪耀其中,我们是踏出古老大界命间宙神光的时候了。”

    柳牵浪思绪纷飞,深深呼了一口气说道。

    “浪缘帝说的是,我们该出去了,感激阳神光明那老家伙,看到古宙家园真好!

    玲珑塔宫,也叫七政神宫,我们是此宫的缔造者,也是它的守护神。

    七颗璀璨耀眼的神星成灵命七窍排布之势,神异浸耀其内,宫精华炫,故称玲珑塔宫。

    七颗璀璨神星,最大艳红,闪耀踏尖的叫阳,最小幽蓝,漂浮在踏宫底的叫月。他们的星灵之神也就是阳神光明和月神月萌宁暗。

    浪缘帝探析到的玲珑塔宫十万神异的,既是我们七政能神的宫殿,也是阳神光明,也就是我们的日月宙主的神器的。

    我们从不屠戮杀生,面对任何邪恶,唯有释放光明,为邪恶正灵渡彩。呵呵……浪缘帝之前看到我和苍崖这斗嘴不休的样子,其实那都是玩笑罢了,我们口怼心伐,然而兄弟间情义很深的。”

    神泉软魂虚体,虚而不散,挺拔高俊,一身湛蓝神袍飘飘,深蓝炯目闪闪,洒然笑道。

    “哎呀!终于熬到地方了,如果再不到,就算和你打嘴架也会无聊的!喔哈哈……”

    神泉和苍崖一左一右稳稳御踏飞在柳牵浪身侧。

    神泉话落,一身翠绿神袍荡荡的苍崖也脸色突然变得自在坦然了,爽朗大笑。

    “我郁!两位大界能神,你们没毛病吧,感情这一路你们是在故意的吆五喝六的。

    你们干嘛不早说,我宇宙鹰可是真情实感的骂你们的!”

    柳牵浪脚下的宇宙鹰闻言,心魂皆是一阵尴尬,不快的说道。

    “呵呵,假戏表演得逼真才有趣嘛!要不然这数亿年的飞驰,还不把我们闷死。对他你身外的羽翅可是完好无损的,你看到的是我们故意做了幻象气你的了。”

    苍崖和神泉举袖,皆是微微拂略过宇宙鹰的一侧翅膀,宇宙鹰霎时恢复了初入古老大界命间宙光道时的神采。

    “嘿嘿……”

    “这是我宇宙鹰进入光道以来,遇到的最开心的事了。本宇宙鹰真服了你们,幻象做到如此境界,竟然能让我感到疼痛,幻象和真象简直一样!

    得了,你们也别在我身外飞了,都到我的后背上好了,我收回之前对你们不敬的话!”

    宇宙鹰重新精神焕发,心情大好!

    “哈哈……”

    “晚辈亦然,之前晚辈也有不敬两位前辈的言辞,还请两位前辈多多见谅!”

    柳牵浪朗声笑罢,左右躬身施礼,说道。

    “呵呵,浪缘帝无需客气,阳光大哥无非是担心我们不受你们左右,无法顺利来到古老大界命间宙而已。

    其实他多虑了,我们何尝不愿意救回当年尚无神慧的小唯尔,再者,我们当年被莫名庞然大物吞噬,我们至今尚不知那庞然大物为何等存在,一直是我们心中的死结的。

    今番前来,我们也是有心弄清事实真相的!另外还有一点,我神泉从来没有折服过任何大界命间宙的新生宙雏,然而见到你浪缘帝,让我神泉眼前蓦然一亮。

    浪缘帝不过是唯尔数重子宙的子宙人道仙神,结果竟能修炼成就一个大界命间,如此造化,本事神泉虽然在古老大界命间宙之时,创造无限神奇,却也自叹不如啊。

    浪缘帝如此出类拔萃,我和苍崖皆是爱才之痴,怎能不打心眼里高兴,所以帮助你们前来此间,无论怎么说,我们都是心中愿意的。

    至于我们的种种表现,也不过是调皮一下,逗逗阳皇大哥罢了。”

    神泉笑道。

    “唉!阳皇大哥什么时候能提高点儿智商呢,我们七政能神中顶数他最笨了,就是知道傻善良,一点儿心眼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