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四十二章 宇宙核(第1/2页)
    古老残魔宫,一处渊洞。

    渊洞深处,浩瀚魔能聚集的中心。

    神皇将柳牵浪的残尸,弯成盘膝而坐的姿势,放入自己布置的复魂阵内,而自己则在复魂阵外,忙碌着。

    他尝试着各种办法,想集中柳牵浪脑海魔宙中的所有散乱的魔魂。

    他炼制过无数炉魔丹妙药,为其注入千万洞魔能,又将自己的魂能传给柳牵浪大半,然而换来的只是柳牵浪日渐复原的狂龙魔体,至于他的意识丝毫作用也没有。

    而这个过程,转眼又是数亿年后了。

    无数次,无数岁月的尝试,无数次的失败,让神皇魂体魂力巨浩,憔悴不堪。

    不过,神皇依旧不停的尝试着。

    此刻,他经过数亿年尝试和思索,他决定做最后的尝试了。

    复魂阵,茎约数百里,是巨大蚕蛹形状的,其内蕴涵无限强大的魔能。

    如果柳牵浪能够脑海魂门重筑,身体可动,完成破茧,自然重生。

    然而数亿年的努力……

    神皇魂魔容凝重,久久注视着悬浮在做渊洞上空的复魂阵。

    “你就这样葬送了自己,你可想和好了,之前我们被血剑仙帝诛杀的时候,因为心有不甘,执念不灭,我们还有机会飘零魂聚,再生此魂身。

    但是这次不同,这是你主动奉魂的,你甘心而亡,无论昔日的仙魔宙,还是这血月仙宙,以及未来这宙域如何演变,都将和你无缘了。

    并且我老魔物还要提醒你,你即便如此做了,他也不见得复魂破茧成功的。结果不过是你白白葬送了自己的未来而已!”

    神皇身后,蓦然出现了魔帝的身影。

    “本神皇自然知道这些,本神皇心意已决,成功与否就看天意吧。

    本神皇已经曾经对不起昔日的创宙仙域一次,不想再次失去矫正血月仙宙的机会。

    你我心里都十分清楚,如今的血月仙宙,名是仙宙,实则魔行。那位血剑仙帝倒行逆施,伪善绝顶,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草菅仙命……唉!”

    说到此处,神皇长叹一声,然后接着又道:

    “你怎么来了,是来和我道别的吗,近十亿年的岁月,你一定过得很逍遥吧?”

    “哈哈……”

    “不错,我是来看着你死的,我们在仙魔宙斗了无数我岁月,我胜了宙疆,你赢了情感。

    如果看着你死了,我的女儿瑶娘就会认我这个爹了,那我岂不是赢了!”

    魔帝身外赤红的魔袍鼓胀,高扬殷红魔龙头,哈哈大笑。

    “说句心里话,本神皇真希望如此,痛恨我们瑶娘,如果真能看到重生的你,肯接受你,这位魔帝父亲。

    本神皇也就死得绝对安心了,我们都对不起瑶娘的。

    如果有一天你见到瑶娘,千万不要提到我再次出现过,让她对我的恨更加一层愤怒的!”

    神皇双手已经开始动作起来,体内无限仙能呼啸奔腾。

    无限仙能,翻江倒海一般不断涌向他的身体四肢。

    “哈哈……”

    “想不到你也有这样说话的时候。那好我老魔物业也说句心里话,尽管我老魔和你争斗不休,不过对于你这位女婿,心中倒是默认的!”

    魔帝听到神皇的话,显然一愣,随后笑道。

    “哈哈……多谢老魔物,你可以走了!我虽然是魂体之身,但仙魂神能依旧是恐怖至极的,再不走,恐怕你要殉葬了!”

    神皇敞怀大笑,与此同时,其魂体蓦然爆碎。其体内无限巨大的神能,霎时呼啸罩向柳牵浪的复魂阵。

    魔帝身外赤红魔袍狂旋,眼望柳牵浪的复魂阵不停的吞噬着神皇浩瀚的神能,赤发狂飞,竟然也哈哈大笑,崩碎了自己的魂体。

    然后将自己的所有魔魂神能给了柳牵浪。

    “哈哈……”

    “神皇啊,神皇!你都死了,我老魔物还活着有什么意思!

    我老魔物之所以感到复生还有点儿意思,然是因为还有你这个对手存在,你活我生,你亡吾泯矣!哈哈……”

    魔帝在大笑声中,慷慨赴死。

    轰隆隆——

    因为神皇魔帝魂能实在过大,柳牵浪复魂阵所在的渊洞已经无法容纳,轰然洞爆了。

    这样一来,这处渊洞一爆炸,整个曾经渊洞魔宫的所有渊洞都在剧烈爆炸着……

    远远望去,古老的渊洞魔宫区域,各种炽烈仙神魔虹乱射,宙火涛滚漫天,星陆蹦毁,星河乱旋,景象恐怖而剧烈。

    无数渊洞中的仙魔亡魂因为这样变化,无所遁逃,魂身皆爆,他们的魂能无一例外的冲向柳牵浪的复魂阵。

    因为只有冲入那里,他们的残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