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二十六章 六仙再聚(第1/2页)
    “哼!”

    “想不到梦仙宙帝如此得寸进尺,枉本凤帝礼貌相待,不计对你可能是奸细的怀疑之嫌。

    然而你为人不尊,言行不雅,目的邪恶,如果你还想让本凤帝认为你是一位仙朋的话,有请立刻离开倾国仙域,永远不要再来!”

    柳牵浪的话让倾国凤帝越来越愤怒,芳容冷冷,言语犀利,话意绝然。

    “也好,只要你们好,本宙帝也就放心了,还请凤帝息怒,多谢梨花儿美酒款待,本宙帝告辞了。”

    柳牵浪自然不会生凤帝的气,站在她的立场上,如此说话绝不为过。不过,这也让柳牵浪看出来了,明知对方是自己的仙妻,如果对方不想承认,若是想团圆,也并非是容易的。

    好在天长日久,凡事了期待,柳牵浪这样想着,看到自己气到了仙妻,心里油然惭愧,起身施礼后,飘然飞走了。

    “夫君!不是执儿心狠,你有所不知,执儿如今哪还是前缘宙那个单纯的执儿啊。

    本凤帝于仙是执儿,于魔,是瑶娘之女,魔帝之孙。纵是在爱你,也无法做到弃娘,完叛魔界啊!

    个中烦恼,希望夫君有一天能够理解吧……”

    柳牵浪走后,倾国凤帝看着柳牵浪喝光的几个洁白仙酒壶,呐呐自语。

    “执儿,为夫理解你,你姑且保重,你苦恼的一切事都交给夫君好了。

    是夫君不好,不该选择仙魔宙魔界来反噬魔界,让你们投生魔态一遭,平添我们之间无数麻烦。

    对了,你们这里唯一少了水儿,她很好,正安安静静的睡在她最喜欢的水花儿域之中,为夫走了!”

    仙穹夜黑,执儿在其房内怅然若失的同时,柳牵浪踏剑苍穹通灵仙目透房望妻,眸海湿润,猛然转身射走。

    “牵浪!”

    “三哥——”

    “牵浪!”

    就在柳牵浪射行数万光里之际,身后传来三声久违的呼喊,柳牵浪回头望去,看到三个身影:

    一个是身穿翠绿神裙飘飘的窈窕女子,稳稳立在一方洁白古帕之上,流飞在前。

    其身后左右是两位身形伟岸的仙男,一个身穿太极星辰巨袍,脚踏血麒麟。一个身罩漆黑魔袍,足控一头漆黑健硕的三眼狂狼。

    “你们认出牵浪了!?”

    即将射出倾国仙域之际,柳牵浪没想到三位亲人会已经前缘宙记忆觉醒,追上了自己。

    “哈哈……三哥!”

    宋震五色神目闪泪,心中有很多话想说,然而心潮澎湃间,却唯有闪泪大笑,再简单不过的喊了声三哥。

    柳娟身为柳牵浪的姐姐,久违再聚,上下打量着仙魔同体的弟弟,想及永远留在前缘宙的爹娘,心中万般情愫更是复杂。

    柳娟不住点头,千万言语化作对弟弟最大的肯定褒奖。

    一声兄弟叫过之后,天狼宙君程远方没再多说什么,他从小就和柳牵浪言行默契,此时此刻的心情,此时无声胜有声。

    柳牵浪深深注视三人后,泪落油然,然后问道:

    “爹娘他们可好,风妹和仙男呢?”

    “牵浪莫念,爹娘他们在你的体宙仙域生活的很好,不过以他们的实力,恐怕没机会来到这仙魔宙的。

    不过只要他们幸福就好,待我们完成仙魔宙大业以后,牵浪体宙内外再无邪魔毒素存在,我们可以随时回去看望他们的。

    至于风妹和仙男,正是我们背着执儿前来找你的原因。其实当你刚进入倾国仙域的那一刻,震弟就发现了你。

    而且发现风妹和仙男竟然都在你的脑海魔宙之中呢。”

    柳娟受弟弟感染,也是泪然,声音颇是压抑的说道。

    “这,四弟?”

    柳牵浪闻言,视线投向宋震。

    “是的,三哥。这没错的,我推演数百遍了,早就感应到风妹和仙男在毁宙大陆某个方位的,不过一直确切不了。

    但就在不久前三哥进入倾国仙域的一刹那,星辰神剑一下就确定了风妹和仙男的存在位置,想不到竟然是三哥的脑海之宙。难道三哥自己还不知道吗?”

    看到柳牵浪有些茫然的样子,宋震环视奇香宙君柳娟和天狼宙君程远方,问道。

    “难道是他们两个?”

    “在我脑海仙宙之中只有城香和金宗少主两人是魔化仙的,他们本来是一对魔夫妻的……”

    柳牵浪当然不会怀疑哥们四弟的占卜推演本事,但自己脑海之宙中只有他说的二人,故而惊愕道。

    “是与不是,牵浪唤出,我们瞬间催醒他们的前缘宙记忆不就一目了然了!”

    天狼宙君程远方虽然心中无限狂喜,想一下子见到小妹。但是无数经历造就他的沉稳,让他无论在任何时候任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