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我来了(第1/2页)
    眼前是条黑暗的走廊,只有两人宽,逼仄的空间让人凭生了几分压抑。

    在远处一盏昏暗的油灯照耀下,更显得格外阴森。

    顾欢在走廊上,本能地向着光明奔跑,感觉身后的黑暗中,隐藏着大恐怖。

    “呼……呼……”粗重的气息从鼻腔中冲出,声音回荡在走廊上。

    回应顾欢的,却是阵阵“嘻嘻”笑。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充斥整条走廊。

    跑了许久,顾欢感觉脚下沉重了许多,他低头一看,脚下的黑暗好像有生命一般,已经蔓延到足部。

    让他步履维艰的同时,更隐隐地将他慢慢地往身后拖。

    渐渐地,黑暗淹到的顾欢的腰部。

    “我来了。”刚才那个嬉笑的声音,在耳畔低语,如泣如诉,让顾欢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我来了……我来了……我来了……”声音越来越大,渐渐地由低语变成了疯狂的叫嚣,一会苍老低沉,一会高亢嘹亮,男声、女声不断切换,诡异非常。

    同时,水流一般的黑暗,已经淹没了顾欢的上半身。

    他只有头颅和双臂尽力地往外,向着前方的灯光游去,可黑暗的力量太大,里面好像有无数双手,不断拖着他。

    最终,黑暗侵袭,将顾欢整个淹没。

    初时是无比寒冷,肉体僵硬,紧接着,意识也迟钝下来,那一句句“我来了”变成了死亡预告。

    就在这时候,一道温暖的从胸口升起,将寒冷祛除,令顾欢回暖。

    “啊!”他猛地睁开眼睛,大声惊呼着起身。

    眼前是间十来个平方的房间,原来,顾欢刚刚是躺在床上,做了一个梦而已。

    “这梦境太逼真了,而且已经持续了半个月。”顾欢拿起床头上的闹钟,只是凌晨三点。

    他抬头看了眼窗外,昏黄的光线透过窗子投射进来。

    “继续睡吧。”顾欢喃喃自语,翻了个身,右手紧紧地握着颈上挂着的一枚拇指大的玉石。

    那是块泪滴状的挂坠,通体呈乳白色,似乎是罕见的和田籽料,是他从小带到大的。

    挂着玉坠的绳子材质神秘,刀割不断、火烧不断。他从小长在孤儿院里,没有专人照顾,脖子上挂着这么贵重的东西,因为这种特殊属性,玉坠始终没离过他的身体。

    此刻,玉石握在手里,散发着温暖的手感,让他安心不少,重现陷入睡眠。寂静的夜晚,楼上却不时发出扔弹珠的奇怪声音。

    次日,顾欢照常上班。

    “欢哥,你要节制点,看看你的黑眼圈,最近一天比一天重了。”办公位旁的同事打趣道。

    “呵……”顾欢苦笑着摇头,没多解释。

    “对了欢哥,五分钟前,经理过来找你,好像有位客户指明要你去服务。”

    “谢了,我这就去。”顾欢打开电脑,拿起笔记本就往经理办公室走去。

    敲门进了经理办公室,里面果然有个长发飘飘的女子,背对着自己,那头长发乌黑浓密。

    经理已经招手道:“快进来,介绍一下,这是张总。”

    “哦,张总您好。”顾欢快步上前,伸出右手。

    背对着的女子,这时候才转身露出真容,同样伸出手。

    顾欢不由地恍惚,脑海中想起诗经中一句形容美女的诗句:“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果然是美女,而且还是超级美女。顾欢握着对方柔嫩若无骨的手,一时愣住了。

    “你好,顾欢,我叫张玉茗。”对面的美女樱桃小嘴一张。

    “哦,张总您好。”顾欢回过神。“不知道您有什么需求?”

    “张总公司开发了一款游戏,目前还在测试阶段,想找咱们做套的推广方案,今天起就由你来跟进。”经理笑眯眯地说,语气中对那位张总不乏谄媚。

    顾欢就职的是家规模普通的广告公司,从他上班以来,公司就没接过这么大的项目,按理说应该要交给总监甚至是老板亲自负责,怎么会交给自己?

    大美女张玉茗表情平静,从座位上起身:“今后一段时间,希望咱们好好配合,将项目做好,咱们先单独聊聊。”

    “没问题,顾欢你带张总去去会议室。”经理急忙迎合。

    “为什么指定我?”顾欢趁机拉住经理,落后几步轻声问。

    “这都是客户要求的。”经理不疑有他:“你就好好地配合。这个项目体量很大,开张够咱们公司吃一年,你给我盯紧了。”

    “好好,一定不负公司的众望。”顾欢带着满肚子的疑惑点头。他上班才不到两年,在业界也不过是小透明,怎么会有甲方突然慕名前来。

    好在,想不通的事情,他不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