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6章:掠夺
    第626章:掠夺

    天地间气息压抑,一尊少年宛若太古凶兽从山林中袭杀出来,纵然没有半分灵力显化,可那浩瀚气势,便震动了八荒。

    李玄气息可怖,肉身波动凌冽至极,像是一尊火山在暴动,气劲从毛孔中喷吐而出,震的密令树叶簌簌而落。

    李艺和刀珂呆若木鸡的看着少年缓步走出,那冰冷的杀意犹若万古难易的冰寒将他二人笼罩,冷入神魂!

    本来已经趋近绝望的袁满徒然咧嘴一笑,紧绷的精神顿时一松,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袁满!”李玄睚眦欲裂,浑身血气澎湃涌动,天地轰鸣作响。

    轰隆一声,李玄所处的大地瞬时间沉陷了下去。

    李艺和刀珂抖若筛糠,面对李玄那犹若魔神的眼神,他们别说反抗了,连逃生的心思都生不出来。

    二人在心中叫苦连天,本以为只是抢夺一个无名小卒。

    哪知道,这无名小卒的背后乃是一尊真正的大人物,纵然灵力被封绝,依旧可动山河,王者之相!

    李艺咽了口唾沫,艰难的说道:“我是达州……”

    他的话尚未说完,一道凌冽的血气冲击过来,瞬时间一颗脑袋飞起,鲜红的血液溅洒虚空。

    致死,李艺都没有想到,李玄会真的杀他。

    刀珂面色苍白,看着不久前还与自己谈笑风生的王庚与李艺,心中绝望的同时又不禁生出了几分悔意。

    “我们究竟是招惹了怎样的一个怪物……”刀珂心中暗道。

    李玄缓步走来,每一步都好似洪钟大吕敲击在刀珂的心头,让他的面色愈发苍白,渐渐他发觉自己的心脏跳动愈发迅速。

    刀珂瞳孔紧缩,他预感到了不对,想要阻止这种情况。

    可无形中有大势成就,他的心脏骤然裂开,旋即他脑袋也随之炸裂开来,红白之物飞溅了一地。

    李玄从身旁走过,半点污秽也未曾沾染。

    落后半步的小和尚见到这一幕,沉默良久后,轻声诵了一句佛号。

    李玄来到袁满身旁,发现袁满姿态有些奇怪,似是怀中抱着什么东西。

    并未多想,仔细的探查了一下袁满的伤势。

    发现后者伤势颇重,可体内仅存的雷霆液恰好吊住了他的一口生机,这才能够坚持到现在。

    确认袁满性命暂时无忧后,李玄卸下了心头的一块巨石,不由得将目光投向袁满怀中。

    “宁死也要保住的东西?”李玄摩挲着下巴,意外的感兴趣。

    待到仔细一看,发现那是一个极其古老的木盒,散发着点点荧光,盒中摹刻着神异的铭文,生机盎然,气息诡异。

    “袁满兄此物到是有些奇特。”小和尚出声道,眼神清澈。

    既然是袁满所得,李玄自然没有想要收入囊中的心思,只是对这木盒感到好奇。“确实奇特,等袁满醒来后可以接来一观。”

    “这般也好。”小和尚点头。

    看着到底昏迷的袁满,李玄可真是一阵头大。

    一行五人,如今却有两人因为身受重伤而昏迷,对接下来的旅途可谓是阻碍重重。

    “道兄现在作何打算?”小和尚凝神问道。

    李玄抬头看了四周遮天蔽日的密林,旋即坚定道:“自然是夺取道令,造化在前,不争如何能够在这璀璨大世中登临绝巅?”

    小和尚微微一笑,毫不掩饰自己的野望。

    “帝佛,吾之所向!”

    李玄莞尔,正欲开口,左边徒然传来了一阵悉数声,旋即一群神情凶悍的武者从中走出,足有四人左右,每个人都眼神凌冽,带有杀意。

    为首的一人肌肉健硕,面容凶悍,眼眸戾气极重。

    清秀的李玄和脑袋油亮的小和尚,在几人的眼中实在是没有任何的震慑力。

    至于袁满长得到是魁梧,让人忌惮。

    可眼下袁满正处于昏迷之中,形同废人罢了。

    虽然地面上有不少血迹和几具尸体,可这几人却更相信是倒在地上的袁满拼死搏杀了几人,才护住了李玄和小和尚。

    “们语气很不好,遇上了我们。现在,交出道令,可留等全尸。”为首的那凶悍男子冷冷开口,眸中凶光四射。

    李玄和小和尚对视一眼,丝毫没有被后者凶悍的气息所摄,反而觉得有些搞笑。

    他们没去打劫其他人已是大发慈悲,没想到居然还有人打劫到他们的头上。

    小和尚神情悲悯,双手合十道:“几位施主,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方为正道。若执迷不悟,当有血光之灾。”

    打劫两人的一众武者哈哈大笑起来,讥讽的看着小和尚。

    其中一人讥笑道:“小秃驴,告诉爷爷,爷爷能有什么血光之灾?”

    说着,那人还嘚瑟的伸出自己的脖颈,挑衅的看着李玄和小和尚。“我就站在这里,请摘了我的脑袋。”

    李玄神情古怪,没想到居然还有人提这么奇怪的要求。

    “小僧不愿多造杀戮,奈何施主诚心要求,小僧只好得罪了。”小和尚双手合十,神情悲苦。

    那人大嘴裂开,面上带着玩味之色,尽情的揶揄嘲讽,说道:“我诚心求死,求大师赐我一……”

    他的话音戛然而止,因为蓦地发现脖子一疼,旋即眼中景象天旋地转,难以言明的困意如潮水袭来。

    他甚至看到了几位同伴惊恐的面容和一句无头尸身怵在原地,那服装像极了……自己?

    旋即眼前一黑,无边黑暗袭来。

    “咕噜……”

    打劫李玄的一众武者笑声戛然而止,像是被人遏住了喉咙,惊恐悚然的看着眼前一幕。

    刚刚还谈笑风生的伙伴,转眼间成为了一句无头尸。

    关键是……

    没有人见到眼前两人出手,一众武者都不是傻子,哪里还不知道自己踢到了硬茬子。

    为首的那人倒也果断,迅速回过神来,沉声道:“兄弟几个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两位,愿以献上所有道令,换取条狗命。”

    李玄嘴角上扬,露出洁白的牙齿,灿烂笑道:“这么客气,多不好意思……还是我们自己来取吧。”

    听到前边的话语,几人心中暗喜,尚觉得有戏。

    可李玄后边的话,却给他们浇了盆凉水,冷到彻骨。

    李玄杀机森然,掌印拍下,纵然没有灵力加持,可他的肉身之力和其不凡,猛的盖压而下,状若大山坠下,力拔山河。

    那几人所处的位置瞬间塌陷,直接被拍成了肉泥。

    这几人的血煞之气极其浓烈,弥散着一股浓厚的血腥气,少说也背负着十几条性命。

    顽城秘境这才开始多久,他们便斩了十来人,算是穷凶恶极。

    李玄这么做,倒也算是替天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