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 造化众生(第1/2页)
    听了傅则阳的话,白眉禅师面显悲苦,叹道:“不怕教主笑话,说句自大的话,以我之法力,不说此世界,便是整个三界六道之内,诸天人、龙神、修罗、夜叉、饿鬼,乃至一切仙魔精灵,除了似傅教主这般极少数的,其余我尽可杀得!然而若真如此,我与诸魔又有何区别?若是真的杀之灭之便能了事,十方三世诸佛早就大开杀戒,将一切妖魔鬼类尽数诛灭了!杀心一起,虽只一念,亦是轮回,我还有何脸面自称负担如来家业?似那些虽以妖邪称之,亦是愚痴众生,虽生灵性,不改畜生习性,相互吞啖杀伐,快意时少,痛苦时多。杀之灭之简单,渡之化之却难!”

    傅则阳点头:“老禅师是想要渡化群妖吗?”

    “正是!还请教主容我座前二雕进来说话。”

    傅则阳摆手让芝仙去办,很快,芝仙领着两只鸟进来,一白一黑两只雕飞进来,在阶前站立,目测大约有一米五六高矮,比寻常鸟要大得多,但是跟古神鸠、玄翼他们相比,就显得相当娇小了。二鸟一个浑身羽毛雪白,似雪如玉,一个翎毛漆黑,白雕眼神更有灵性,到阶前俯身鞠躬行礼,黑雕却桀骜不驯,吃白雕吼了一嗓子,才跟着一起鞠躬。

    白眉禅师说:“这两只雕儿俱都随我千年时光,时常听我讲经说法。白雕有前生宿慧,十分聪明,又能对佛法生信生慧,定慧之间,了悟佛理,虽然不会说话,境界去却比我那个不成器的徒儿更高。这次他自告奋勇,要去群妖之间演说佛法,导妖向善,只是他法力尚差,不能炼体化形,固魄返魂,我才厚着脸皮来求教主赐药,他这大心宏愿。”

    傅则阳早知道白眉禅师的来意,药都准备好了:“他一个还未化形的异类竟然能有这样的雄心抱负,大心大愿,让人意想不到。这是好事,我自然要玉成。”

    他让芝仙拿来装药的玉匣,跟白雕说:“我索性好人坐到底,给你一滴精血,助你化形罢。接着!”他先弹出一滴精血,给白雕张口吞了,然后再弹出一颗木生丹,白雕又接住吞入腹中,然后便给他用一道金光罩住。

    当年傅则阳曾经在紫云宫用转生丹帮助金须奴脱胎换骨,转体重生,如今这白雕虽然常年跟白眉禅师修习佛法,将元神心性练得坚愈金刚,但肉身的法力火候都远远不如那时候的金须奴。傅则阳先给他一滴自己的精血打底,然后再投喂转身丹。

    转生丹分为五行,每行六颗,需要从初一开始,经过初六、十一、十六、二十一、二十六各服下一颗,五个月才能完成。

    傅则阳如今法力远超当年,转生丹也经过数次改进,他于年中取月,月中取日,日中取时,时中取刻,于一刻钟里取上弦和下弦,分按六卦,各定准绳。

    总共不过五刻钟,五行转生丹依次投喂完毕,白雕五行裂解,四大解体,期间所经受的痛苦更胜当年的金须奴,这白雕也真厉害,千年来跟随白眉禅师听经学佛并没有白费,始终神清识宁,安住一处,如如不动。

    最后一刻钟,投喂六颗血神丹,悬空的白光里面,一个人影迅速成形,五脏、骨骼、肌肉、皮肤、毛发……最后白光散去,走出来一个长发披肩,剑眉星目的美少年。

    他端起双手左右看了看,喜出望外,随即跪倒磕头:“晚辈玉奴,谢过傅教主再造之恩!”然后又给白眉禅师磕头。

    白眉禅师微笑点头:“傅教主果然有造化乾坤之能,我佛家虽然也有莲花化身之法,却要他自己有此造化,要求顺因成果,半点不能强求。”

    傅则阳对此也有些许的得意,别的不说,就这手炼体化形,阴阳再造的手段,天底下独此一家,别无分号,当然,似极乐真人、芬陀大师等少数几位决定高人,也有各自的手段改换形体,但没有一个有他这么干脆痛快。

    他让芝仙给白雕拿一套衣服穿,忽然听白眉禅师说:“道友已经有了造化众生之能,未来是不是要开始造化乾坤了?”

    傅则阳明白他的意思,所谓造化乾坤便是开辟自己一方的小世界,重立地水火风,单独画出一个时空自己在里面,很多魔教大佬到最后都会那么做,说的好听点是逍遥,那是完属于自己的世界,没有针对自己的天劫,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但是说不好听点就是苟着,因为他们只要敢出来,就会被外面大世界的天劫攻击。

    傅则阳现在还没有真正造化乾坤的能力,造化生灵的能力虽然强,但一来借用了丹药之能,二来跟李静虚和芬陀大师的玄门佛门两件正宗之数相比,也有很多不足之处。

    他笑着回答:“我至少千年之内没有天劫,暂时还没有造化乾坤的想法。”

    白眉禅师点点头,看着白雕,缓缓地说:“你虽然有恒心有毅力,但此行艰苦无比,身上心里,更有许许多多的折磨苦难,到时候无一人能够帮你,靠你自己努力。我与你承诺,本来我至多五十年内就要飞升极乐,你在我去西方之前堕劫,我必接引你,渡你超拔三涂,升入人道,转成人身,再传你佛法。你若真能在群妖之中广传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