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 血神之手(第1/2页)
    傅则阳有心试验弟子们的道力福缘,让他们依次手持宝物进入金船之内,第一个是花绿绮,第二是凌绿华,进的都是宝塔的第四层。紧跟着陆敏道力不比两人,进入的是下面的第三层,被仙阵绽放出的金光禁锢,拼命催剑向前,好似行走在胶水里一样。

    远处传来阵阵啸声,秦渔担忧地问:“我去助他一臂之力!”

    “不必!”傅则阳等吸星琢稳定以后,就悬在固定的高度,将昔日从燃脂头陀那得来的香云宝盖放出来。这宝贝是功德至宝,被他借用在北极整治天灾时以功德成就,越发神异灿烂。一大片金色祥云托在脚下,顶上有无量大光明云,笼罩数十亩方圆。

    傅则阳坐于祥云神光之中,操纵高空中的吸星琢,身都被金芒遮掩,只有声音传出来:“此次取宝,时机尚欠成熟,每人一件,靠各自的福缘道力,勿须他人相帮,他有他的机缘,你有你的收获,不可强求。”

    说话之际,从大竹山飞来的五位教主最先赶到,见了空中祥云金光的声势,异香飘满山野,俱都心惊。红花鬼母劝大家不可造次:“此魔君的法力比我们事先所料要强得多,切不可直撄其锋,除了咱们肯定有其他人回来,不若且观战一时,让那些人打头阵。”

    黑煞教主不服:“难道合我们五人之力,还不是那魔头的敌手?若真如此,咱们也不必再妄想称霸湘赣云贵四省,趁早回去给铁伞罗汉送张认输的拜帖,请他到各处接收总坛好了!”他将黑袍一展,鼓荡出滚滚黑煞,就要出手。

    突然从北面天边飞来两道剑光,一前一后衔尾追至,通往金船上面飞去。

    灭尘子展开五指发出太清玄门有形剑气迎去拦截:“武当派在此取宝,不许放肆!”

    那来的两位人的灭尘子,仙剑与剑气相交,略一触碰便即收还,现出两个中年道人。

    左边一个容长脸,大声说:“灭尘子!武当掌门如今何在?”

    灭尘子也认出他们,知道这两位是在青城山金鞭崖修道的两位剑仙,一个叫吴立,一个叫司太虚,虽是旁门,但剑术高超,于蜀地群仙之中极为有名。

    灭尘子沉声道:“你们不必找我师父,有什么事跟我说也是一样。”

    吴立正要说话,司太虚看同伴面色不好,知道他性子急躁,又心高气傲惯了,怕他口无遮拦,平白得罪人,赶紧抢过话头:“我们见这里宝光冲天,知道有高人取宝,方才得知是武当派的诸位道友。广成子前古遗珍数量极多,肯定会引来很多邪门歪道来争夺,我们怕诸位道友孤掌难鸣,特来相助!”

    灭尘子冷笑一声,刚要回话,金云之中传来傅则阳的声音:“司太虚,有我在这里,除非获得我的许可,否则凭他什么歪门邪道都不能沾到一点便宜。这船里的宝物与你们无缘,莫要肖想,赶紧回青城山去,金鞭崖下自有一件前古奇珍等着你们。将那宝物得到,用心修炼,百余年后有人去夺你们的道场,此宝能生大用。”

    吴立不服气:“你说这里的宝贝与我们无缘便真个无缘么?”

    傅则阳笑道:“灭尘子,你去拦截铁伞道人,不必再管此二人,放他们过来,且上金船,看看到底有缘无缘!

    灭尘子看见北方飞来成片的红色莲台,一朵朵如同车轮般大,每朵上面都坐着一个和尚,少说也得有近千个,连成一片红色云霞,星驰电掣而来,武当四友已经先迎过去,他急忙舍了吴立和司太虚过去支援。

    司太虚看了傅则阳的声势,又听了他的话,心中犹疑,过去只听说这老魔名声大,今日一见更觉名不虚传,魔道中人都记毒存怨,心狠手黑,一旦得罪常常是不死不休,哪怕过了千年百年,连经死生转世多次也难化解,为了几件法宝得罪这样一个魔道巨擘实在不值。

    吴立是个暴躁性子,虽然也看出傅则阳厉害,但自忖两人联手也尽能抵挡得住,待灭尘子飞向一边,他便身剑合一化作百丈精芒,直奔江上金船而去。

    也是事有凑巧,恰逢陆敏在第三层取完法宝出来,他知道自己浪费了太多时间,师父和兄弟们都在外面苦撑,心怀极大愧疚,身剑合一向外急冲,想要赶紧出来把瓶符交给下一位来取宝,由他来抵挡来敌。

    船上有广成子布下的禁制,内外隔绝,离远处看十分清亮,只有一片淡淡的金光,远不如塔顶层那球形光芒耀眼,但是越靠得近,霞光越浓,等到了船上,前后左右四面八方近似金色,如有实质的黄金将人浇筑在里面一样。

    陆敏使出部的法力,跟南明离火剑身剑合一向外猛冲,正好吴立也身剑合一从外面冲进来,两人在广成子的阵法里交汇对斩。

    若论法力,陆敏和凌绿华加起来,再饶上一个花绿绮也赶不上吴立,然而陆敏用的是南明离火剑,在这蜀山世界里,仅次于紫郢、青索的存在,当年达摩老祖亲手炼成,连斩龙剑也要比它逊色一筹!

    只见朱虹自金霞里面一闪而过,陆敏脱离仙阵束缚,只觉得身子一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