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8 太姥姥(第1/3页)
    癫僧韦秃发动禁法,发射出千万道绿色光箭,那是用乙木精英糅合南极玄冰炼成,内含剧毒,箭光还未射到,那迎面而来的寒毒之气就要将人冻毙!

    韦蛟吓得半死,赶忙拉住瑾鱼胳膊要带她走,瑾鱼年纪虽小,甚有主见,振臂抖开韦蛟的手,将前生的宝贝天遁镜取出,平端于胸前,向前喷射出五色豪光,迎着那射来的千百支光剑一照,瞬息间光散冰融,成了无数点毒雨,被彩光冲撞着倒迸回去。

    韦秃见云九姑拜了昆仑派长老为师,日后再也无法逼迫对方交出天书灵药,索性把云九姑姊弟都杀了,以泄心头之恨,因此使出力攻击敌人,不但发动了事先布置好的阵法,还把天罡灵火、青阳神锋等几件镇山之宝都施展出来。

    他倒是谨记着石生的话,不敢伤害金蝉,趁乱放出乙木天罗,要把金蝉罩住掳走,却吃朱藐用事先练好的神符发动灵真八洞玉景天雷,几乎将乙木天罗震碎。

    韦秃惊怒交加,感觉到禁法被破,竟然来自身后,吃吓不小,回头见着韦蛟和瑾鱼,才悄悄松了口气,见瑾鱼手上所用古朴铜镜竟然有诺大威力,欣羡不已,他知道石生厉害,倒是不敢有什么非分之想,把手一扬,放出一片清光去罩向韦蛟和瑾鱼“小友暂停施法,莫要用宝镜破我灵光!”

    瑾鱼稍稍住手,任由他用清光罩住,拢向身边。

    韦秃见这小丫头虽然稚嫩,绷着一张小脸,倒颇具气势,不敢小觑“小友,你跟外面的前辈如何称呼?”

    瑾鱼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严肃地盯着前方在朱藐身后御剑斩黑眚丝的金蝉“大哥说要你不许胡闹,立即跟我回去。”

    金蝉大声说“我没有胡闹,反倒是你,竟然跟这样一个害人的妖僧在一起,你看石台上这位道友被他害的多惨?只因为不肯给他丹药他就下如此毒手,我已经答应九姑,要跟朱姊姊一起占了这贼秃,救回他的弟弟。”

    瑾鱼沉声说“我不管你说什么,大哥也不会管,只要你立即跟我走,大哥说了,你要是不听话,让我狠狠揍你,再要负隅顽抗,他就要放神魔来将你捉那归案!”

    金蝉不怕瑾鱼,但是他怕石生,尤其怕他的神魔,想要反驳,却不敢顶嘴。

    云九姑闻言,赶紧说“金蝉不用担心,你那兄长是魔教中人,跟韦秃这种妖僧自然是见面即臭味相投,同流合污的,你本是峨眉派掌教公子,玄门正宗的孩子,只是机缘巧合被魔头收养了,命中注定仍然要回到玄门正宗去,今日遇着我们,正是契机到了,咱们先斩了这妖僧,然后出去跟我师父会和,再一起回昆仑山去……”

    瑾鱼越听越难忍耐,脆生生地喝骂“大胆妖妇,敢离间我们兄弟感情!”她又把天遁镜拿出来往云九姑照去,云九姑使用黎母教秘术躲开。

    双方恶战,单是一个韦秃,火力开之下,朱藐三人就抵挡不住,这回加上韦蛟和瑾鱼两个,虽然瑾鱼年幼道歉,但手上的天遁镜威力奇大,胶着片刻,对面三个越发不敌,只能按照崔黑女传音所示,放弃营救石台上的云翼,顺着山洞向外面且战且退。

    韦秃得势不让人,乘胜追击,越来越凶,金蝉法力最弱,虽然韦秃的攻势大多放在朱藐和九云姑身上,但就算余威,他也抵挡不住。云九姑察觉韦秃对他的忌惮,在自己抵挡不住的时候,若有意若无意地占据有利地点借金蝉的势挡枪。

    金蝉拼命苦战,把吃奶得劲都使出来了,飞剑一次次被震飞,再一次次设法召回来,始终跟朱藐保持并肩御敌的状态。

    终于三人退出洞口,韦秃咆哮着催动青阳神锋和天罡灵火,驾驭千万道青芒锋刃外面裹扎无量烈焰疯狂杀来。

    朱藐急道“九姑你带金蝉先走,去跟师父汇合!”

    云九姑答应着,要带金蝉去找崔黑女,转回身刚要施法飞起,猛然间看见前方百丈之外的一株大树上站着个庞然大物,身高过丈,满头红发垂到腰间,双目中红光闪闪,口中不断喷出黑红色的魔烟,顿时吓了一跳。

    再看左右通路,谷口、崖巅、涧下……所有能够逃走的方向,都站着一个神魔。

    云九姑吃惊不小,赶忙跟朱藐说,朱藐急忙再次发动神符震开韦秃,三人共同飞向一边凝神戒备,金蝉小脸煞白“那是我大哥的十二元辰白骨神魔!这下惨了……”

    朱藐用玉符传音联系崔黑女,不管怎么施法催动神符进行呼叫,那边总是没有应答。

    金蝉撞着胆子上前几步,挺起小小的胸膛“大哥,一人做事一人当!你要罚就罚我一个人好了,所有的事情都是我自己顽皮胡闹,不管他们的事。”

    韦秃抢出洞外,大声喝骂“姓云的贱婢,你这下可知道怕了?”

    这时洞口正对不远处的山梁上红光闪烁,石生在魔光之中现身,凌空飞来,悬浮在众人头顶,居高临下,冷冷地说“瑾鱼,把你弟弟铐了!”

    瑾鱼一言不发,取出龙雀环,就要来锁拿金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