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2 文瑾心思(第1/2页)
    文瑾也是累世积修之人,只是原先几世都在旁门之中,并无十分显赫的师承,这一回恰逢朱梅最后一次入世转劫,两人在一起成了至交好友,由于宿缘,都好道,两人一起入山修道,得遇长眉真人师弟水晶子接引朱梅,将二人收做记名弟子,引入道门。

    三年之后,水晶子兵解转劫,文瑾和朱梅继续在山中修炼,文瑾得到琅缳秘笈,修炼完毕以后他跟朱梅开玩笑说秘籍还有一部下册,朱梅当了真,所求不得,竟然趁着文瑾神游时候将他肉身藏起来,亏得岳韫及时赶到,用灵药为他固魄补身,险死还生。

    文瑾是个心高气傲之人,当年拜水晶子的时候,只得记名弟子,极不甘心,知道他是峨眉派的高人,数次努力想要做个真正的“峨嵋弟子”,水晶子始终不肯答应,更不教他峨眉派的真传九天玄经。

    水晶子之后所得那部秘籍,乃是天帝琅嬛书库里面流落出来的天书,虽然有天书之名,成就却很有限,并不能赖之成就天仙。

    后来入了岳韫门下,他原以为岳韫是连山大师门下,虽说是记名弟子,辈分却高得吓人,论理比原来还要高了一辈。哪知道连山大师虽然为峨眉派创教累积阶段出了不少力,但已经另辟连山教,岳韫并不算峨眉派中人,也入不得连山教的门户,更让他无法想象的是,岳韫竟然加入了光明教,拜了鼎鼎大名的天运老魔为师,还做了锐金旗的掌旗使。

    在文瑾心中,自然是玄门正宗为天下正道,其他的都要低之一等,但岳韫是他的救命恩人,又是传道受业的恩师,虽然依旧不能飞升仙界,但亦能在人间逍遥,只是每一千两三百年一次的末劫实在可怕,听说有时候就算提前兵解转世仍然不能避免,不过以他的“仙龄”来说谈那末劫也太遥远。

    这次被派来幻波池,文瑾心中颇有怨怼的,他跟齐承基不同,齐承基跟齐漱溟有父子之情,文瑾虽然当年一心拜入峨眉派,又做过水晶子的记名弟子,但他也不愿意白白死在这里,可是傅则阳竟然也让他来,这让他心里沉甸甸的,面上虽然不说什么,暗地里多次推算前途,都显示此时此地当有死劫,而且基本上毫无可以化解的可能。

    禽兽都有趋吉避凶的本能,更何况是人!

    文瑾私底下劝过齐承基几次,想要带他提前离开,齐承基却定要换了老齐夫妇的养育之恩再走,并让文瑾先走,文瑾愤然:“我在师祖面前讲好,要把你须尾地带回去,如果我自己先走了,回头你死在这里,我还有什么脸去见师祖?”

    齐承基确实保定了必死的决心呆在这里,两人争执数次,都不欢而散。

    今天文瑾算到会有变数出现,提议分兵,叫齐承基去下层,自己在中层,谷辰和都芒合力攻打,并动用九疑鼎,文瑾保存实力,故意中了都芒一道寒光,满面寒霜打着摆子退下来,跟李英琼说要去找齐承基讨仙药便飞走了。

    其时妖尸进攻正紧,李英琼虽然仗着大荒二老中的卢妪暗中操纵镇山至宝吸星神簪将九疑鼎勉强压制,但也处于被动挨打,节节败退的时候。

    文瑾退去,餐霞大师的弟子吴文琪说:“他怎么走得那么紧急?真伤得那般严重?”

    周轻云接口道:“他要走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看他大约是看事态紧急,要回光明顶去向他家祖师复命了。”

    李英琼俏脸绷紧,一面操纵紫郢剑削砍都芒射来的一道道寒光,一面说:“人家来帮忙的,已是天大的人情了,出力是人情,不出力是本分,何必这么说他呢。”

    周轻云叹气道:“他来出力我们自然是要心存感激的,只怕他要坏事呢们,到时候小师弟……算了,不说了,免得我又做坏人,还是先努力斩了这妖尸吧,咱们再双剑合璧!”

    却说文瑾到下层来找齐承基,只见着凌云凤和申若兰两个人被朱缺领着数名妖人追杀,他急忙祭起天遁镜,射出一道光柱,大片的金霞,将朱缺所发射的五色神光挡住,金光与彩光抵住,相互之间彼此消长,映得满洞光怪陆离,十分好看。

    文瑾急着大声问:“我齐师弟到哪里去了?”

    申若兰说:“被一道朱虹卷走了,我们也不知道是谁,大约是中洞方向。”

    文瑾就要赶去中洞,朱缺的攻势却是极其猛烈,眼看就要夺得丹炉,他说:“我要去找齐师弟,你们两个抵挡不住这些妖人,还是先撤往南洞去吧!”

    凌云凤却咬牙狂催神禹令:“厉害的妖尸一个未到,只有这么几个无名的妖人,我们也守不住这里,将圣姑所藏神丹拱手让人,我们还哪有脸面去见大师姐?大不了一死而已!你若胆小,你便先走!”她说完隐在金光之下,用齐承基给的遁形符将身子一晃,隐去身形,贴着洞壁往朱缺走去。

    文瑾此时若走,朱缺将五行真气收回去,凌云凤大概率会被淹没化作劫灰,他只得再狂催天遁镜,拼命射出更多的金光,如潮水一般向前猛冲,他跟朱缺实力相差很大,凭借这件广成子至宝,也只能跟朱缺双手发射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