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亏欠(第1/2页)
    “你身上的毒解了,这么嚣张?”

    “还是期待着琳琅回来,给你制成药?”

    我低头撸白虎的毛,眼皮甚至都懒得抬起。

    顾玟岚呼吸重了些,紧跟着笑声清脆起来,似乎心情极好,“是啊,琳琅回来了,可不就是解百毒。”

    我打断她的话,“前几日你生辰,补送你的第一份礼物应该是来了。”

    顾玟岚惊讶的啊了一声,似乎根本不能理解,为什么会突然转到这上边来,一时之间没说话。

    我也懒得解释,只垂眼想着别的事情,一直到白鸽落在我手边的时候,才回了神,心里的喜悦淹过刚才的暴戾。

    “送客。”

    绿柚疏离不失礼数的‘送’顾玟岚离开,院内才恢复了点安静。

    我欢喜的展开信,却只能模糊的看到上边的字迹,看不清楚具体的,仰头看着绿柚,嘴角忍不住的咧开。

    “哥哥说了些什么,提没提什么时候回来?”

    这段时间我像是承诺的那样,安静的不再动作,只等着这场突然的瘟疫散去,我哥哥便能回来了,白府也许会起死回生。

    我还存着些隐蔽的小期待,便日日夜夜的等着。

    绿柚读完了之后,声音也轻快了许多,“公主,这是快回来了,真是太好了。”

    这消息无疑是好的,我也跟着眯着眼笑,雪坲山上有一个隐居的神医,能医治腿疾,虽然断腿无法让它重新长回来,但是肯定有顶替的办法。

    “哥哥回来了,神医差不多也接来了,若是那神医不肯来,就把他绑着过来。”

    “反正不管什么办法,必须要把腿疾给治好了,也省的外边那些人嚼舌根,说三道四的。”

    “说什么那么高兴?”

    门口冷淡的声音,霎时就让院内的氛围冷了下来。

    我撸白虎的手都顿了顿,白虎不满的呼噜了几声,可最后还是迫于威压,安静的趴在那边,一动不动。

    “皇叔好雅兴,还屈尊来我这边,只是这边没好茶供着,供不起一尊大神。”饶是我笑岑岑的说话,也可挡不住这话里刻意的锋锐。

    绿柚在旁边倒吸一口冷气。

    她如今是看清楚局势了,试图让我好过点,想方设法的让我收敛点,至少不要惹怒了摄政王这尊大神,道理我都懂,只是我不肯听。

    果然,这局面比刚才还僵了些。

    “茶不好的话,就让人来换。”他没恼。

    低沉醇厚的嗓音,微微的有了些上扬的弧度,听着心情似乎不错。

    “今日是花灯,等会带你出去看看。”他说。

    我下意识的要拒绝,可冰冷的手却覆在我手上,有些粗粝的指腹擦过我的手背,让我一颤,拒绝的话竟是没说出来。

    算起来,这么正大光明出去的时候,似乎间隔了很久了,久到我自己都忘记上一次肆意张扬在外边潇洒的模样,是什么时候了。

    “好啊。”

    我仰头,听到自己这么说。

    刻意避开那些龃龉,不去提起那些不舒服的事情,我跟他之间似乎也能相处的很好。

    这边的花灯并非只有节日才有,平时也会组织一些,只是没那么隆重,但是也别有趣味。

    马车颠簸,我正想掀开帘子的时候,眼睛上被抹上东西,清凉的熟悉的味道,是药膏。

    他动作舒缓,温柔的像是对待易碎的东西,我捏着帘子的手,猛然的缩紧了。

    “皇叔。”我试图扬起平时惯用的笑容,但是颤巍巍的笑容还没等露出,就被他按住唇角,往下扯了扯。

    “不想笑就别笑,你虚伪招摇起来的样子,真丑。”

    “……”

    我嘴角动了动,最后还是徒劳的垂下。

    药膏的确是有用处,虽然不能完全的医治,但是至少能从模糊的大概看到点东西了。

    花灯满街都是,外边净是少男少女欢笑的声音。

    他牵着我的手下去,走在人群中,心中的欢喜一点点的跃上。

    “我要吃这个。太酸了不行,太甜了也不可。”我停在摊子前边。

    摊主苦着脸说:“姑娘,冰糖葫芦不酸不甜的,那得是什么味,总不能只竖着一根棍吧。”

    “不可胡闹。”

    裴佑晟的手弯曲,弹过我脑袋。

    “我听说啊,民间总是要有些叫法的,但是我偏不肯叫夫君,那我就叫你裴郎吧,裴郎君~”

    我站在高点的位置,不打一声招呼,直接冲着下边跳下。

    一双手臂忽的接住我,裴佑晟的嗓音低沉略带怒意,“若是接不住的话,怎么办?”

    “你是在紧张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