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8章 巧遇(第1/3页)
    经韩湛这么一解释,郭嘉和荀彧才明白,原来韩湛所说的“虎豹骑”和“虎卫军”,都是负责保护他安的护卫兵马。

    郭嘉想了想,对韩湛说:“主公,随行武将只有典韦、陈到,未免少了点,可以再带上两人,这样我们就能放心了。”

    “夏侯云也会随本侯一同去青州。”韩湛有些忸怩地说:“有她随身保护,想必本侯不会有什么威胁。”

    “吕旷吕翔兄弟如何?”虽说听到韩湛打算带上夏侯云,但郭嘉还是补充说:“此兄弟二人武艺不俗,主公带在身边,早晚也能派上大用途。”

    对于郭嘉所提出的方案,韩湛没有反对,而是点点头,说:“好吧,那本侯就把吕旷吕翔兄弟也带上。”

    “不知主公何时出发?”荀彧想到韩湛要赶往青州,要做不少的准备工作,连忙问道:“属下也好为主公去做准备。”

    “这次随本侯前往青州的,都是骑兵,没有什么需要准备的。”韩湛想到自己这次带到青州的兵马,都是骑兵,就用不着什么民夫通行,因此很干脆地说:“午后就出发。”

    对于韩湛的这次远行,得到消息的朝中大臣有不少人暗松了一口气。虽说韩湛在朝中表现得非常低调,从来就不曾飞扬跋扈,可对经历过董卓、李郭之乱的朝臣们来说,韩湛早晚也是另外一个董卓,对他不免有些防范之心,此时见他离开邺都,居然有人要设宴庆贺。

    沮授得到这个消息后,立即前来找郭嘉商议。他把自己所听到的事情,对郭嘉说完后,试探地问:“奉孝,主公处事低调,然而朝中依旧有不少人视他为心腹之患,你看是否要想办法除掉这些人?”

    郭嘉听后,没有立即表态,而是反问道:“你那里可有名单?”

    “有的。”沮授说着,从怀里掏出了一张布帛,递给了郭嘉,说道:“对主公不满的朝臣,授都记录在这张布帛之上了。”

    郭嘉接过沮授手中的布帛,仔细地浏览上面的内容,发现都是人名以及相对应的官职,不由好奇地问:“公与,不知你的这份名单是从何而来啦?”

    “回军师的话,”沮授恭恭敬敬地回答说:“这份名单,乃是授手下一名叫墨泉的部下,偷偷搜集整理的。其中可能有遗漏,但还在陆续地补充中。”

    “行了,公与,此事到此为止吧。”郭嘉把布帛递还给沮授,对他说道:“若是真的铲除了这么多大臣,那么就坐实了主公飞扬跋扈的名声。而且朝中一下少了这么多的官员,仓促之间根本无法补充,到时也不好向主公交代。”

    “可是,他们私下里诽谤主公,到处造谣中伤主公。”沮授见郭嘉将布帛还给了自己,不由着急地说:“若不尽早除去,恐怕会后患无穷。”

    “公与,此事关系重大,你我都不能擅自做主。”郭嘉看出沮授是真心为韩湛着想,便对他说:“以嘉之见,此事还是等主公从青州回来以后,再向他禀报也不迟。”

    见郭嘉不愿意过问此事,碰了软钉子的沮授只能起身告辞,讪讪地离去。不过他在心里想:此事关系重大,若是等主公回来再处理,恐怕就来不及了。因此他一回到府中,就连忙给韩湛修书一封,并叫来了心腹墨泉,对他说道:“你速速赶往青州,将此书信交给主公。”

    墨泉接过了沮授手中的书信,连忙回答说:“喏!”

    …………

    再说韩湛离开邺都之后,急于赶到青州见赵云,便命令加快速度,日行两百里之后再宿营。如果是其它诸侯的骑兵,也许无法完成韩湛的命令,但冀州的骑兵在配备了马镫、新式马鞍和马掌之后,机动能力得到了大大地提高。

    天黑之前,兵马来到了一块依山傍水的地方宿营。由于都是骑兵,因此不可能修建什么大规模的营地,因此韩湛便命令在水边扎营。这样做的目地,除了取水、饮马方便外,这个方向也不用派太多的兵力警戒。

    营寨扎好之后,陈到见韩湛除了在营地的几个方向,各派出几名哨兵外,根本没有派什么巡逻队在营寨中巡逻,便向他建议道:“主公,我们在外面宿营,仅仅在四个方向派出哨兵,是远远不够的,不如再派两队巡逻兵在营中巡营吧?”

    韩湛觉得自己带着八千兵马,而且是在自己的地盘上行军,应该不会遇到什么威胁。因此听到陈到这么说,便有些心不在焉地说:“叔至,我们如今还在冀州境内,看到我们这支大军出现,那些小蟊贼躲都来不及,哪里敢来招惹我们啊?兵士们赶了两百里路,都疲惫不堪了,让他们好好歇息吧。”

    谁知陈到听韩湛这么说,却不依不饶地坚持说:“主公,若是营中没有巡逻队巡营,一旦遭到偷袭,仅仅靠几名哨兵是挡不住他们的。”

    见陈到如此固执,韩湛心里明白对方是为了自己的安着想,便摆了摆手,不耐烦地说:“本侯知道了。叔至,巡营之事,你就自行安排吧。”

    经韩湛这么一解释,郭嘉和荀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