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九章 请教(第一更)(第1/2页)
    管家当下引林延潮入内,领至一个花厅。

    这个花厅是林延潮之前来申府时等候的花厅,巨大的青松盆景依旧如故。只是这次多了四名美貌的丫鬟侍奉,以及添了不少字画和瓷瓶。

    字画出自吴中名家,瓷瓶也是苏样。

    林延潮欣赏了一会,然后管家就重新来了赔笑道:“状元郎,老爷议事一时半会还不得空。但老爷传下话来,说要怎么也要留你在府上与他一并用膳。”

    林延潮不由道:“恩师真是日理万机啊,弟子无妨的,等着就是。”

    管家笑着也是坐下,命人上了茶水和点心,然后与林延潮说话作陪。

    林延潮得知这管家叫宋九,给申时行当了管家后,以家人自居,别人也叫他申宋九。毕竟申时行不是累世官宦,还没有家生子这样的家奴。

    这宋九说话风趣,谈话间就提起京城里的掌故道:“都说宰相门人七品官,不过状元郎,那说的不是我,而是张相爷家的游七,还有一位虽不是宰相,也差不多的冯公公,他家里的徐爵。”

    “游七,徐爵如何?”

    宋九笑着道:“先说这游七,文墨略通,闭门在家作楚滨词馆,士林无不以诗文相赠,通侯缇帅都是他坐上客,出了门游七与台谏称兄道弟,见了堂部大臣,也能如你我这般坐着面对面喝茶,对方还得口称一声贤弟。”

    林延潮笑着道:“我是恩师弟子,宋大哥乃恩师管家,你我乃一家人般,一并喝茶有何不可。”

    宋九笑着道:“宋某以后要多仰仗状元郎才是,至于这徐爵,更了得。百官要想结交冯公公,都要先结交徐爵,你说厉害不厉害。别的不说,你们翰林院陈学士、还有太仆寺少卿于大人,都是徐爵堂上客啊!”

    林延潮恍然,才想的陈思育在翰林院里连张懋修的面子也不卖,原来他依仗着冯保啊。

    昨日之后,他对陈思育本是印象有改观的,但听这宋九这么一说,又跌到谷底。但林延潮转念一想,自己这纯属假清高,连张居正也是走阉党路线,靠冯保扳倒高拱的。

    宰相家的家奴,与天子身旁的太监,都是距离权利最近的人。

    但见宋九道:“当年贾似道加平章军国,大小之事决于朝政廖莹中、堂吏翁应龙,可知家奴操权并非幸事。”

    听宋九这一番话,林延潮点了点头,这个申时行的管家也非一般人。

    稍后一名仆人向宋九耳语几句,宋九笑着到:“阁老得空了,咱们走。“

    “有劳了。“

    林延潮随宋九去见申时行。

    到了大屋里,隔间外伺候的下人见了林延潮一身青色的官袍都是行礼。

    内屋里一个声音笑着道:“延潮来了。“

    林延潮应了一声。

    里面掀帘,林延潮进了里屋,见申时行盘膝坐在炕上,他见了自己笑眯眯地指着炕前道:“坐。“

    林延潮称谢一声就直接,与申时行并坐在炕边,中间隔了个桌案。

    申时行笑着道:“延潮,老夫今日新得了一无锡厨子,不知手艺如何,你我正好一试。“

    林延潮笑着道:“学生早听说无锡厨子善庖,今日要不是恩师,学生不知何日才有这口福了。“

    一旁申九笑道:“当年张相爷奉旨归江陵时,曾言地方州县所呈,水陆过百品,却无处下筷,唯到无锡仅得一饱,由此可见吴中美食啊。“

    林延潮知道张居正是有名的喜欢锦衣玉食的。

    申时行听了笑骂道:“就你会凑趣,还不去催菜。“

    稍后菜端上来,上一次林延潮见过申时行吃饭,菜虽多且精致,但分量却很少,这一次考虑到两个人,菜的量稍稍多了一些。

    上齐后,申时行说无需拘礼,林延潮也不能当真,就真发开手脚了。席上林延潮只是夹面前的菜。

    申时行见此,叫了一名丫鬟进来布菜,申时行说那菜不错,夹给状元郎,丫鬟就夹菜。林延潮称谢一声,方才夹起。

    如此自是避免了林延潮只埋头吃面前一盘菜。

    席上申时行就问林延潮近来在翰林院的近况。

    林延潮就说在重修大明会典,然后开始侃侃而谈,这也是自己这一次来主要目的,就是向申时行汇报自己的工作。

    翰林院里具体如何修大明会典,林延潮就大概的略说。

    林延潮不能说太具体,因为申时行是重修大明会典的副总裁,这样就有点绕过陈思育,越级汇报的意思。

    越级汇报是官场大忌,而申时行没有问,林延潮又何必说。

    所以林延潮就拿重修大明会典时,自己遇到不明白和困惑的地方,向申时行求教,同时也让知道自己现在在干什么,心底有个数。

    请教和汇报并行,师者传道授业解惑,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