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打起来了(二更)(第1/4页)
    叶棠采回到絮逸轩时,宾客都用完餐了。

    褚妙书和褚妙画还坐在餐桌前等她,看到叶棠采回来,褚妙书就黑着小脸说:“小嫂嫂跑哪去了?”

    “茅房去了。但王府太大,迷路了,现在才找回来。”叶棠采说。

    “那咱们快走吧!”褚妙画说着打了个哈欠。

    几人去给来到垂花门,见褚从科等在那里。

    叶棠采嘴角抽了抽,她都忘记了这个人也来了。瞧他神色黑沉沉的,便知道他在王府的际遇很是不好。

    叶棠采懒得管他,几人上了车,就回家了。

    三刻钟左右,马车就到褚家东角门,就见绿叶等在那里,一脸高兴地道:“三奶奶,姑娘,们回来啦,快到益祥院吧,太太正等着们呢!”

    “好!”褚妙书高兴地应着,便一溜烟地往益祥院跑。“娘——”

    秦氏听着褚妙书的声音,便眉开眼笑:“书姐儿终于回来了!”

    褚妙书冲了进去,绿枝在后面追得气喘吁吁的,只叶棠采和褚妙画实在是累了,走得慢,还在后头。

    “今天……可有收获?”秦氏低声道。

    “我瞧着个个都差不多……”褚妙书在绣墩上一屁股坐下,“这样一对比,还是太子殿下和梁王殿下是人中龙凤!”说着一脸的期盼。

    秦氏却是脸色一冷:“住嘴,胡说啥呢!这二人都是正妃侧妃全有了的,难道进去当妾不行?”

    褚妙书撇了撇嘴,不敢作声。如果是太子,当妾她也愿意!给太子当妾,将来太子登基,她就是皇妃了!怕什么!

    “太太,我倒是瞧着一人挺好。”绿枝凑过来,“今天我留意了很多,家势出身样样好的自然是有的,但到底没有渊源。只有一人……”

    “谁?”

    “信阳公主的嫡长子,安郡王。”绿枝道,“不但长得一表人才,今年才十五,但今天在梁王府瞧他跟一群公子玩骑射,那身手实在是好得紧。又是皇上的亲外孙。”

    秦氏听着心里很是意动:“信阳公主府呀……”

    绿枝点头:“上次三奶奶就是得她帮助,并在那里认识了太子妃的。怎样想,跟三奶奶都算有点渊源了……”

    秦氏想着却是一声冷笑:“我猜她也不会帮书姐儿。还是让书姐儿自个努力,能讨得太子妃欢心,到时让太子妃保媒不就好了?”

    “对。”绿枝点头,“还是自食其力才靠谱。”

    “对了,还有一件事,今天我到梁王府,发现……那陆侧妃跟小嫂嫂居然是亲戚来着。”褚妙书抱怨一句。

    正说着,叶棠采和褚妙画也走进来了。

    叶棠采道:“大妹妹在说我?”

    “梁王那个陆侧妃是亲戚?”秦氏沉着脸道,“连这么要紧的事情都不跟我们说,是怕我们占便宜吗?”

    叶棠采嗤一声笑了:“咱们京城里的人,说出来谁跟谁没有点沾亲带故呢!陆侧妃是我姨母的隔房小姑子,跟我姨母都淡淡的,说她跟我亲不亲?”

    秦氏闻言,脸色一变,这样算来,人家喊叶棠采一声亲戚,也是抬举了。

    “行了,回去休息吧!”秦氏淡淡地说。“画姐儿也回去吧!”

    叶棠采和褚妙画只得回去。

    ……

    自从梁王府回来之后,白如嫣和太子的事情果然在宫里闹起来了,怎么也算是有了点肌肤之亲,不娶进门是不行了。

    原本宫里太后娘娘的说法是,侧妃还是在那两位里面选,白如嫣为普通妾室。

    但皇上知道这事之后,怀念故去的白老尚书,而且错不在白如嫣,如果这样做实在太委屈人了,侧妃之位本就空缺,不如娶作侧妃。太后便也同意了,给包玥和乌雪梅赏赐了些东西,便把事情给定下来了。

    婚期也订下来了,秋闱之后,八月十七。

    叶棠采从褚云攀那里听得消息,不由啧啧轻叹,前生不知道,还以为这只是意外。而现在,京城里的人也觉得是意外,就算是有心算计,也是白如嫣想攀高枝,所以扑到太子身上。

    但事实却是太子先瞧上她,贪图她的美色。现在,又能得了美人,自己的贤名又不损一分一毫,真是好算计。

    “喵喵喵……”一阵阵的猫叫声响起。

    却是叶棠采养的那只黑猫在庭院里到处玩耍,经过几天的喂养,它对叶棠采很是亲呢。

    叶棠采亲自带它去洗了洗,到底干净了不少,只是瞎了一只眼而已。

    这日叶棠采正在喂猫,秋桔突然奔过来:“姑娘,大姨妈来了!”

    “呃……”叶棠采一怔,“我大姨到京了吗?”

    “是啊!”秋桔拼命点头。

    “是不是回温家了?我立刻过去。”叶棠采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