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扯平了!
    王斗的刀法实在是太神了,岳部长的手术伤口竟然没流一点血。

    不过,接下来肯定会流血了,因为移植心脏必须切开很多血管,那可都是动脉。

    王斗能做的就是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把机械心脏移植上去。

    刺啦!

    刺啦!

    几刀下去,王斗准确无误的割开了连接心脏的所有血管,并把坏死的心脏取了出来,简单而暴力。

    同时,鲜血迸溅!

    随后,王斗小心翼翼的把机械心脏拿了出来。

    当教授们看到这枚心脏时,更是震惊,无论其大小,还是形状,都和真正的心脏一模一样。

    而且,其跳动的频率更是沉稳而强劲!

    除了颜色不一样外,这简直是最完美的心脏。

    教授们看看我,我看看,都是说不出话来。

    此时,王斗就要把心脏放到岳部长的胸腔内。

    忽然,一个倩影冲了进来,直接抓住王斗的手哭叫道:“……想对我爷爷干什么!”

    来人是岳部长的孙女岳小琪!

    极其巧合的是,岳小琪竟然是王斗大学四年的同桌,还是他的死对头!

    不过,王斗从来不知道,她竟然就是岳部长的孙女。

    岳小琪听到爷爷就要不行的噩耗后,急冲冲的赶了过来,人未到眼睛已经哭肿了,当她看到有一个人似乎正在解刨爷爷,顿时怒到了极点。

    爷爷刚去世,难道就要迫不及待的解刨了吗?

    太没人性了。

    而且,这个解刨爷爷的混蛋如此的面熟,他竟然是王斗。

    王斗是谁,是唯一一个看见过她身体的男人!

    在大学的时候,岳小琪经常和王斗过不去,但吃亏的总是王斗,所以他一咬牙,故意闯进了岳小琪的浴室。

    于是,王斗一饱眼福……

    但接下来,是岳小琪无休止的报复。

    反正是,无论在什么时候在什么场合,岳小琪都和王斗过不去。

    “是,是这个混蛋男人,我要杀了!”岳小琪简直疯了,解刨她爷爷的竟然是这个渣男。

    不过,王斗没时间和她解释,只能一边和她对抗,一边快速移植机械心脏!

    “想杀我,有这个本事吗?”

    “以前我不是的对手,现在哥的实力比强!”

    以王斗现在的实力,一边对抗岳小琪,一边安装心脏,都显得很轻松。

    砰,砰!

    而,岳小琪虽然不是王斗的对手,但她是军人家庭出身,从小就开始锻炼,实力也不是盖得。

    他们都是高手。

    两个人的对打,速度很快,令人眼花缭乱。

    即便是周围的特种兵护卫,都是对他们很赞赏。

    在对打的同时,王斗顺利把机械心脏,放在了岳部长的胸膛内,顿时奇迹发生了。

    机械心脏竟然自动开始连接血管,转眼间便完美替代了原有的心脏。

    叮!

    一声轻响,机械心脏开始正式工作,而岳部长的血管也不在冒血了。

    不过,胸膛还是敞开的。

    “们愣着干什么,快缝合伤口,我要收拾这丫头片子!”

    缝合伤口这种小事,几名教授随随便便就办了,没有任何难度,所以王斗现在的首要任务是收拾岳小琪。

    当年,他没少在岳小琪手下吃亏,现在要一并讨回。

    腾出手来的王斗,实力立刻暴涨,打的岳小琪无法还手,只能退避。

    砰!

    “哎呦,疼死我了!”

    王斗一拳打在岳小琪身上,让她疼痛不已。

    砰!

    “……想打死我吗?”

    又是一拳,王斗丝毫不留情。

    周围的护卫都有些心疼,但并未出手帮助小琪,虽然他们是岳部长的贴身守卫,也是看着小琪长大的人,但这种情况还是不出手为好。

    年轻人的事情,说不准。

    现在打,也许一会就和好。

    他们没必要自找麻烦。

    “刚才是谁说要打死我,现在怕了?”

    经过几轮回合,王斗成功制服了岳小琪,把她按在了墙上。

    “呜呜……”

    岳小琪竟然哭了起来:“我爷爷刚去世,就解刨他,我恨!”

    这时,王斗才明白岳小琪一进来就发疯的原因,原来都是误会。

    “呃……误会都是误会。”

    王斗有些尴尬,不管怎么说,岳小琪和他虽然有些恩怨,但都是大学的事情了,作为男人也不能斤斤计较。

    现在见面,也算是老同学相见了。

    “呜呜,王斗我恨,恨一辈子!”岳小琪一直在哭。

    “我的胸口怎么这么疼?”

    忽然,一个虚弱的声音传来过来,不是岳部长还是谁。

    他已经醒了过来,也就说明手术成功了,也说明机械心脏的可靠。

    胸口之所以疼,那是因为没打麻药。

    没多大事,一会就好。

    随后,经过几名教授的精心处理,岳部长很快便没有疼痛感了,而且他对机械心脏的强劲非常满意。

    按他的话说,就是年轻了十岁!

    “小子,救了我,我欠一个人情!”

    岳部长知道王斗是不会要钱的,只能这样报答他了。

    不过,军区部长的人情,也值了!

    “好。”王斗点点头。

    这时,岳小琪也知道了事情的经过,感到很尴尬,人家王斗费心费力的救她的爷爷,她还想要杀人家。

    太过分了。

    而且,他们可是老同学!

    “王斗同学,不好意思,是我鲁莽了。”岳小琪红着脸,低头向王斗道歉,都不敢正面看他一眼。

    “对不起就完了,刚才打的我这么惨,这事就算了?”

    王斗是在故意难为岳小琪,刚才明明是他打的岳小琪很惨,自己根本没受伤。

    “大学偷看我洗澡的事情就算了,我们算扯平了怎么样?”鉴于王斗救了岳部长的面子上,岳小琪没有计较刚才究竟是谁受伤了,只能这样咬牙道。

    “这就对了嘛!”

    王斗等的就是这句话,那件事情一直是他和岳小琪之间的坎,见面总是尴尬,现在扯平了就算是了结了。

    随后,王斗直接转身离去。

    岳小琪看着王斗离开,竟然有些不舍,他们之间已经两年不见了,见面应该有很多话要说,比如王斗现在过的怎么样,在哪里工作,结婚了没有,等等。

    可惜都没来得及说,连电话都没互留。

    王斗直接朝着家的方向走去,但是他没让岳部长的手下送他离开,因为岳部长这个时候实在是太需要人手了。

    此时,才不过是傍晚七点钟,路上的行人虽然不多,但还是稀稀拉拉的有那么几位。

    忽然,王斗发现似乎有什么人跟在他的身后,顿时紧张了起来。

    这个人的身手很强,不是等闲之辈。难道是史密斯不服输,派杀手暗杀王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