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章(第1/2页)
    而听到这家夫人的问题之后,三老爷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此时也觉得深深的无力,实际上自从仆人们汇报他这个消息之后,他在书房中也思考过良久,在想明白这事情的前因后果之后,这种无力感一直伴随着他,每次也只有见到自己妻子的时候,这种感觉才能略微潇洒一些,但是等到他一个人的时候,这种无力感又会缠绕在他心头,久久不能释怀。

    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之后,三老爷这才开口低沉的说道,所以我才让你这些天不要去老夫人那里请安。我们这些天还是老老实实的呆在院子里,哪里都不去比较好。

    三夫人很了解自己的丈夫,听了她的话之后再仔细考虑了一会儿也就明白了,丈夫的意思,站在想明白的那一瞬间,三夫人满腔的怒火几乎要忍不住发泄出来,他瞪圆了眼珠狠狠的瞪向窗外也不知,这怒火到底是对着谁发泄,片刻之后他整个人这才慢慢冷静了下来。

    情绪终于平静下来的三夫人一转头却用一种审视,心疼的目光看着自己的丈夫,同时伸出自己的双手,牢牢的抓住了丈夫紧握成拳的一只手臂。

    而就在他们两手交握的那一瞬间,一直萦绕在三老爷心头的那种无力感,好像一下子消散了开来,两人默默的对视着,对方自己心中的情谊不需要言语就已经流淌了出来,一时间房间里不再是刚才的任何一种气氛,一种温情淡淡的却是持续的环绕在两人身旁。

    片刻之后不约而同的三老爷和三夫人嘴角都翘了起来,两人在不需要任何言语就已经把刚才那件事情抛之脑后了,最终向老爷子呢,是笑着望向自己的妻子释怀般的说的,算了,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我们还是过好自己的日子吧。别人我们也管不了。

    三夫人也是这样的意思,看到自家丈夫完美的理解了自己的想法,三夫人原本已经翘起了嘴角翘得更高了,他忙点头,站起来就要招呼小丫鬟给他们上茶,可谁知就在三夫人站起来的一瞬间,不知是不是刚才做的太久,还是因为情绪波动太大,总之他站起来的时候,身体不由自主的晃了两三下,这才站稳了身形。

    而即使三夫人站稳了之后,他还是仍然感觉一阵的头晕,不自觉的用手抚上了额头,而一直关注着他的三老爷,此时也早已站起身来双臂紧紧的拥抱着自己的妻子,神情非常紧张的高声喊人进来。

    等到伺候的小丫鬟急匆匆的走进内室,却又被三老爷很快的打发出去请大夫。

    对于上老一造成的这种人荒马乱的情景,三夫人不由得有些嗔怪。他现在头已经不晕了,刚才那一下只是让他以为是自己做的太久了,所以现在他倒是想喊回那个去找大夫的小丫环,毕竟他们刚才商量的事情,看来现在自己的院子最好低调一些,什么事情没有才比较好。

    但很显然,三夫人的这种想法被三老爷一下子阻止了,在他看来自己妻子的身体可要比什么劳什子被人怀疑,被人猜忌更重要的多。

    小丫鬟的腿脚很快,再加上三夫人一直以来身体很是康健,从来没有出现过什么身体不良的现象,即使前两年夫妻俩人很是焦急,想知道自己身体是不是有恙,所以才导致一直没有孩子,那时候两人也是找了不少的医生,甚至隐姓埋名到赵家外面找了不少的名医,只不过那些医生看过之后得出的结论一直都是夫妻,两人身体都非常健康,没有任何问题。

    这一次还是第一次,三夫人在家中有什么身体不舒服的时候,在看到刚才三老爷那一脸焦急严肃紧张的模样,小丫鬟当然是尽自己最快的速度去找大夫,一点都不敢耽搁。

    很快大夫被请到了三房的院子里,对于赵家家主这三房院子大夫倒是非常陌生的,她对二房的院子比较舒适,毕竟前一段日子他经常被请到二防区,查看小少爷的身体。

    现在倒是有一阵子那些婆子们不会把自己拉到二房去了,自己也能够好好孝敬,休息一段时间,只是没想到这赵家三房又出现了问题。

    大虎也是焦急毕竟那小丫环慌慌张的跑过来只说了一句,他们夫人身体不舒服,立刻就拉着自己就好,所以大夫也不知道具体情况。

    等到那位大夫满头大汗的赶到三防院子一看却看到三老爷三夫人好像是,没事人一样坐在那里,他实在是不明白,这夫妻俩看起来都好好的,怎么丫鬟把自己这么急的叫过来还不等大夫喘口气,三老爷却已经两步上前拉着大夫就要给三夫人把脉。

    他不由得上下打量起三夫人,毕竟望闻听切吗首先就要看看病人的情况,但是在他看来三夫人面色红润,脸庞丰腴,根本就看不出来有任何生病的症状,但是既然已经来了看三老爷的模样,也不是在跟自己开玩笑,所以他还是深深的喘了两口气,平缓了气息之后认真的伸手在三夫人的手腕上开始把起脉来。

    过了一阵儿,屋子里所有人都安静极了,每个人都眼睛睁得大大的,直接盯着大夫,切脉的手,等待着大夫给他们一个明确的结论,现在就连三老爷也不敢大喘气了,他放缓了呼吸,就怕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