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万州风云 第九十九章 血书下落(第1/2页)
    “柔薇,你先起来,听商大哥和你师父说完。”商徵羽上前将雨柔薇搀起,将她交给一旁的唐婉儿。畅快笑道:“柔薇你太小看你商大哥了,商某若是没有半分信心,又怎么会向唐香主提出此等要求,你且安心。”

    柳素素和尹红梅对视一眼,最终还是开口问道:“香主,你们所言究竟是什么?为何我二人完听不明白。”

    唐心什么也没说,而是将目光转向商徵羽。

    “其实也没什么秘密可言,无需避讳二位前辈。”商徴羽索性放开,和盘托出。

    “二位前辈不知,其实商某曾修习过一种阴险毒辣的功法,但修炼之后內劲如跗骨之蛆去之不掉,若是长此以往下去商某性命不保。商某与唐香主所言,便是让唐香主以天香秘典的功法抽取我体内的这种阴寒內劲,既可替商某去除隐患,又可增长唐香主的功力,两其美。

    “原来如此。”柳素素与尹红梅恍然。

    唐心继续补充道:“原本七年前我就试过,否则我又如何会在那年功力精进一大步?只是那股阴寒内劲太过霸道歹毒。我无法消化,商徵羽的经脉强度也无法承受抽取那股内劲导致的损伤,故此才约定在数年后再行商议。”

    “师傅,商大哥,你们怎么不早说。”雨柔薇这才发现是自己误会了,回想起刚才自己的大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痴儿,你以为今次商徵羽就能受得起了?”唐心摇摇头。“那股内劲可是江湖第一歹毒邪功冥罗杀道啊。”

    “竟然是冥罗杀道!”

    柳素素和尹红梅惊叫出声,转念一想也对,若不是此等卓绝的功法,那修行出的内力又如何能让师姐这样的人物功力精进,想到这里不禁又向师姐投去了羡慕的眼光。

    这对修炼天香秘典的人来说可是送上门来的机缘啊。

    “唐香主但试无妨,若是此刻商某的经脉还承受不住,那只能说明商某这辈子都摆脱不掉这股阴寒内劲的束缚了。”

    “哦,当真?”唐心来了兴趣,走上前将藕粉色的玉~臂搭上商徴羽的手腕,细细体会一番,面露喜色。“商徴羽,你果真是武学奇才,你是如何将经脉强化至如此坚韧的地步?”

    “这便是商某散功后的收获。”商徴羽笑道。

    “好好好,你且等待十日,十日之后,本宫亲自出手替你拔除!”

    “那便多谢唐香主了。”商徴羽拜谢。

    “师傅……你……你是要和商大哥用那……双修之法吗?”雨柔薇都已经红到了耳根,但还是不由得问了一句,结果立时遭了唐心的白眼。

    “柔薇,你还怕师傅和你抢小情郎?真是够没出息的!”

    雨柔薇被唐心说的更是无地自容,但还是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盯着师傅,执意要等着她解释。

    “我自有一套方法,与双修无关,你这死丫头,要不我留点给你,你去和你的商大哥交~欢一番替他解毒?”唐心面露戏谑。

    “啊!不用!我……”雨柔薇顿时语无伦次,小手再次拧成了麻花,让一旁的唐婉儿看着窃笑不已。

    ——

    燕京,鸳衾凤枕楼。

    “花飞雨拜见义父。”欠身作揖,语态恭敬。

    原本他还在楼中梳妆打扮,忽然一道身影跃入楼中,只见此人背对花飞雨,苍白长发披于身后随风而动,一身白袍纤尘不染,举手投足间与道相合,让人顿觉亲近。

    “雨儿,这些时日在两位皇子之间来去,辛苦你了。”声音低沉,但依旧苍劲有力。

    花飞雨欠身再拜。“雨儿这是做了分内之事,不值一提。倒是义父的神来之笔让人惊叹,不费吹灰之力便又将七皇子拉入局中。当下三人争雄,我们正好可以坐收渔翁之利。”

    “此乃后话,暂且不谈。”说着,范阳阿回身坐下,从怀中取出一张封信递给花飞雨。“你且看看这个,将它临摹一份交给我。”

    花飞雨不虞有他,结果翻开美眸立刻露出不可思议之色:“这是……曹应龙的血书!莫非……”

    “正是老夫亲自出手!那皇宫大内戒备森严,以你们几个的手段此刻还无法做到来去自如。雨儿可否替义父临摹一番?这对我有大用。”

    花飞雨细细观察一番,随后提笔在宣纸上略略施展,便留下了几可乱真的三个字:曹应龙。

    “临摹字迹不难,只是这些血手印……”雨柔薇面露难色,倒不是模仿不出来,而是她只是一介女流,手指娇弱纤长,与那些常年征战沙场的将士们有着显著的区别。

    “无妨,你只需临摹字迹便可,血手印我另找人制作。索性只是将这个赝品送到大皇子手中让他安心罢了,真品我另有大用。”范阳阿捋着白絮好不得意。

    花飞雨是他悉心调~教的得意弟子,范阳阿对她寄予厚望,花飞雨也不辱使命,成功将大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