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五章 苍天落白(第1/2页)
    可如今这种战局,就算是商徵羽想要上去帮忙也根本毫无作用。

    “吃我一记破魂掌!”

    白苍天狂妄大笑,隔空一张荡开澹台鸢转身就直奔宁不负而去,一面漆黑的巨大掌影从宁不负头顶垂天盖下,宁不负一声暴喝,周身的太阿金身瞬间光芒大盛,双拳当即迎了上去!

    商徵羽眼中一喜,挡住了!

    可商徵羽眼中的喜色并没有维持多久,宁不负身上的金光就在顺间开始黯淡,宁不负的面色也由红转白,眼看就要支持不住!

    两道冰蚕水月绫忽然从远处缠上白苍天手腕,一道带着浓郁香气的内劲顺着冰蚕水月绫直接撞上白苍天的罡气,让他掌心内劲不由得为之一松。

    宁不负抓紧时机急急-抽身,而那面如城门一般大小漆黑手掌也在此刻轰然砸落,无尽罡风裹挟着烟尘四散,顿时又清空了周围的一大片!

    “天香苑的唐心,有点斤两!”

    只听烟尘中发出一声狂笑,随后刺啦一声,陪伴了唐心数十年的独门兵器冰蚕水月绫直接被宁不负震碎,更是又一道暗劲顺着冰蚕水月绫直接向唐心涌来!

    白苍天的反击来得太快,唐心根本躲闪不及,顿时感觉整个人好似被一记重锤闷中胸口,口中一甜,口角溢出的血水在空中划出一道血线倒飞跌入林中。

    “邪魔受死!”

    一道璀璨剑光忽然在白苍天头顶炸裂,白苍天抬头,天空已经被印成了一片银白,周围空气中的水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成寒冰。就在这漫天风雪之中,手握宝剑的澹台鸢人剑合一,犹豫一道雪山中走出来的冰雪仙子,挥剑朝白苍天斩下!

    尚未临身,那足以封冻天地的极寒之力就周围的水汽全数化作冰晶,更是相互连接这将白苍天整个人封冻在其中,化作了一块晶莹剔透的坚冰!

    透过坚冰,商徵羽也就能看见白苍天脸上带着嚣狂的大笑,眼中甚至没有任何恐惧,反而是不断涌出浓浓的兴奋,仿佛看见了什么人间美味一般!

    凝结冰霜的天地极寒剑意在触碰道坚冰的刹那便让整块坚冰位置崩解,从上到下,剑意贯穿其中,要将坚冰中的一切搅碎撕裂。

    就在这时,一道不和谐的断裂声忽然想起,澹台鸢目光骤凛,但还没等她反应,坚冰便先一步破碎,紧接着一只大手直接伸了出来,更是直接抓向了澹台鸢落下的宝剑!

    剑刃锋锐,剑气森寒,可却没能在这只手掌的割出哪怕一星半点的痕迹!

    “玄冰圣女功!好养料!”

    白苍天的狂笑中坚冰猝然崩裂,紧接着白苍天手腕翻转,竟然直接将澹台鸢的宝剑咔嚓一声折断,其上内蕴的剑罡轰然炸裂,顿时将澹台鸢和白苍天震退!

    澹台鸢剑招本土而非,立刻遭受内劲反噬,气血沸腾之下,一点鲜红从她纤柔的嘴角落下,如此的触目惊心。

    没等白苍天对澹台鸢展开追击,忽然间白苍天身后金光大放,宁不负卷土重来,一座巨大的金像挥动着一双铁拳对着白苍天狠狠砸下。尚在天际,白苍天脚下就被罡气压出了一道数丈方圆的巨大拳印,罡气犹如在白苍天周身凝固成了一座囚笼,将他压得动弹不得!

    这是宁不负如今的全力一击!

    罡风扑面,让白苍天的白发在风中猎猎飞舞,状若疯魔。

    但面对这浩瀚伟力,白苍天却只是狂放大笑道:“宁不负,你不是我的对手!”

    白苍天骤然捏起剑指,随即数道剑锋立刻凝上白苍天指尖。

    修罗剑指,瞬死往生!

    一道有幽冥鬼气凝聚而成的剑刃顿时迎向宁不负,漫天的金光与黑色的冥气撞在一起,一时间看不出谁胜谁负!

    但白苍天脸上的狂傲越来越盛,反观宁不负这里面色在一次变得苍白,随后更是从嘴角从眼角留下了两道血泪!

    天地间仿佛忽然响彻一声哀鸣,巨大的金像中猝然出列一道巨大裂痕,先是出现在金像的金色拳头上,随后逐渐蔓延至金像全身!

    宁不负暴吐一口鲜血,整个人身上原本凝聚的气势瞬间暴散。

    修罗剑指凝成的巨剑从宁不负身前斩过,擦出了一片璀璨的火光!

    宁不负胸口出现了一道触目惊心的剑痕,从腰间斜上直接贯穿他整个前胸,几乎将宁不负一分为二!

    一片血雾弥漫之中,宁不负从高空坠落,狠狠砸在树林里,生死不知。

    不过转瞬而已,场面上居然就只剩下了澹台鸢一个人,

    高手相搏,瞬息生死。

    不过几个呼吸而已,澹台鸢却接连看见宁不负和唐心被白苍天击溃,心中第一次泛起一丝颓意。

    但也就是刹那而已,澹台鸢一把丢掉手中断剑,深吸一口气,双手掐诀中,极寒之力再一次向她身上汇聚而来,不过这一次却与之前有所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