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偷偷(第1/3页)
    ()    总不能一米二也没有吧。

    桑稚拣取了其中的重点词语。

    一米二, 没有。

    颠倒一下顺序, 再连起来。

    没有一米二。

    桑稚彻底被几个字吸引住, 没注意到桑延之后跟旁边的人说了什么,更没注意到趴着的那个人长什么样。

    此时阳光正大, 帐篷底下虽阴却不凉,闷热的温度无处不在。她的脸被烤得微微发红, 心情也有些躁, 无法忍受他这莫名其妙泼来的脏水。

    “我哪里没一米二。”尽管桑稚觉得这话自己并不用证实,但还是忍不住计较,“我都一米五五了,我哪里没一米二?”

    “都一五五了?那这位同学,你长得——”桑延不以为意,垂眼翻了翻名单,“还挺显矮。”

    “……”

    “行吧,你以后得提前说啊。不然多容易误会。”

    “……”

    难不成她见人就要说一句“我身高一米五五了”吗?

    整的跟炫耀似的。

    “自己看看衣服上的号码跟名单对没对上。”随后,桑延又推了推旁边的人,“别睡了,来帮个忙啊兄弟。”

    一直趴着的人动了两下,这才把脸从臂弯里抬起来。

    桑稚顺势看过去。

    男人的模样困乏, 眼睛半眯着, 似是有些不适应这亮度。隔几个月未见,他的头发长长了些,遮盖眉毛,被睡得有些乱。肤色是冷感的白, 唇色却艳得像是染了胭脂。

    妖孽样半分不渐,越显勾人。

    段嘉许慢条斯理地坐了起来,身子往后靠,一副睡不醒的样子,懒洋洋地应了声:“嗯?”

    桑稚盯着他看了两秒,心脏重重一跳,忽地收回视线,装作没看到一样。她给自己找了点事情做,按着桑延的话,在桌上那份名单上找着自己的名字和号码。

    0155。

    桑稚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前的号码,而后对桑延说:“对上了。”

    “你这号码还挺有意思。”桑延闲闲地说,“好像怕世界不知道你一五五了似的。”

    桑稚不高兴:“这又不是我自己选的。”

    听到两人的对话,段嘉许掀起耷拉着的眼皮。注意到桑稚,以及她身上穿的衣服,他的眉毛一扬,困意瞬间散去大半。

    然后,突然笑了出声。

    桑稚闻声看去。

    就见他盯着自己身上的衣服,低着下颚在笑,笑意毫不掩饰。意味格外明显,就是在明目张胆地嘲笑着她的穿着。

    这个反应,让桑稚立刻想起了她身上那件奶奶辈估计都不愿意穿的班服。她的耳根渐渐发烫,深吸了口气,恼怒地走到旁边。

    隐隐还能听到段嘉许低笑着在说:“你妹妹的审美可还行。”

    “……”

    现在以大欺小还流行组队了。

    两个!老!男!人!

    桑稚干脆装作不认识他们。

    她跟同班也参加跳远的女生呆在一块,等他们对完选手的名字和号码。

    女生的名字叫岑蕊,性格比较文静。此时她似是觉得有些无聊,便主动道:“桑稚,你认识那两个哥哥吗?”

    桑稚勉强点头:“但不熟。”

    “你怎么认识的呀?”岑蕊好奇,“跟我们年龄好像差不少。”

    “我妈妈的朋友。”桑稚随口胡诌。

    “啊?”

    “我妈妈喜欢跳广场舞,他们经常一起跳。”桑稚说,“偶尔会请他们到我家吃饭,我就认识了。”

    “广场舞”、“经常一起跳”这几个字,像是一道巨雷劈到了岑蕊的脑袋上,她不可思议地问:“你是说广场舞?就类似《美丽的七仙女》那样的?”

    桑稚面不改色道:“是啊。”

    “那还……”岑蕊的表情难以形容,憋出了句,“还挺潮的。”

    “还行吧。”她这个反应,让桑稚的心情瞬间舒坦,“这个年龄好像都喜欢跳这个。”

    “……”

    很快,桑延喊她们这一堆人过去抽签,安排比赛顺序。

    桑稚随手抽了一个,被安排到了倒数第二个。

    检录员有三个,除了桑延和段嘉许,还有另一个女人。他们穿着统一的黑色短袖,还戴上了统一的白色帽子。

    等检录完成之后,他们便带着参赛的选手到比赛的场地。

    桑稚其实挺不敢相信的。

    虽然知道南芜大学会有学生来当志愿者,但桑延和段嘉许会报名这个事情,在她看来就是天方夜谭。

    她不想被他们两个嘲笑,跟岑蕊走在最后边。

    把她们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