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美丽的晚霞
    西非殖民地,奴隶城。

    此刻,正是夕阳西下,红艳的晚霞布满了天边,最后的一丝阳光洒在城里,几个人影站在码头上,望向一望无际的大海,忍不住感叹道。

    “这里真美啊!”

    “埃亚内斯,你把我叫到这里来,不会就是为了看风景的吧。”身旁,一个略显无奈的声音传来。

    “当然不是,尊敬的比尔男爵。”埃亚内斯笑了笑,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渔船。“你看他们工作的多么辛苦啊,真是一片宁静祥和的景象啊。”

    “有什么话,你就说吧,”比尔皱着眉头。

    “如此美丽的风景,你居然不懂得欣赏,真是一个粗人。”埃亚内斯遗憾的摇头,不住的感慨。“还是贵族出身呢,都不懂得一点风雅,难不成你满脑子里想的都是如何打打杀杀,莽夫啊!”

    比尔都要被埃亚内斯逗乐了。

    丫的,你一个平民出身的家伙,还懂的什么是风雅?跟自己这个正牌贵族出身的相比,你差的远呢。自己只不过是懒得搭理你罢了。

    “说正事!”比尔微微叹了一口气,他并不像和埃亚内斯争辩。和埃亚内斯相比,他的言辞不如对方,争辩的结果自然是对方获胜,比尔自然懒得做。

    “好吧。”埃亚内斯耸耸肩,带着几人慢慢往城中心走去。“算算时间,不出意外的话,国内的援军,这两天,差不多就该到了啊。”

    说话间,埃亚内斯的语气中充满了遗憾和耐人寻味。

    “怎么了?”比尔不解。“这难道不是好事吗?刚好,我们和马里王国的谈判陷入了僵局,多一点人也多一分保险。你不会是带着我来等援军的吧,用得着这么麻烦吗?”

    埃亚内斯瞥了比尔一眼,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唉!”埃亚内斯再次慢慢的摇摇头,停下脚步,就这么看着比尔,眼神中,充满了同情和可怜。

    被埃亚内斯这样的目光盯着,比尔更是纳闷了。

    “不是,这不是好事吗?援军来了,你就可以去探险了,如果援军数量够多的话,我们就可以重现开始掠夺了。”

    “你真的出身贵族家庭?”埃亚内斯没有直接回答,却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莫非,你是伪装的贵族出身?”

    “滚!”比尔顿时没了好气。“有话直说!”

    “唉”埃亚内斯不说话。

    “不说我就走了!”这下,比尔有些生气了。

    “等等!”埃亚内斯叫住了对方,“别着急嘛,我说就是了。”

    “说!”比尔斜眼看着埃亚内斯。

    “表面上来看,援军来了确实是好事,增加了我们手中的军队数量。对于我们和马里王国的谈判而言,也可以增加许多筹码。

    同时,如果还带了移民和物资的话,更是能大大加快城市的建设。”埃亚内斯分析着。

    比尔也不傻,马上捕捉到了关键点。“表面上看?难道事情还会有其他什么危害吗?”

    “危害自然是没有的。”埃亚内斯笑了笑。“或者说,对于王国和城市而言都是好事,只不过对于我们两个,可能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你到底什么意思。”比尔的眉头都锁住了。

    “你白白接受了贵族教育。”埃亚内斯叹了一口气,眼看比尔又要发怒,连忙继续往下说。

    “援军来了,自然也会有指挥官。如果来的指挥官只是一个普通的贵族还好说。但是,如果来的是那种在王国有着各种关系的贵族,或者是一个有声望有地位的贵族。

    那么,你觉得我们两个之后在这里的地位会怎么样?”

    “你是说”比尔也不傻,埃亚内斯说得这么明显,他还会有什么不明白的道理呢。

    随即,比尔又摇摇头。“不过既然当初亲王殿下已经让我们两个权负责这片殖民地的事物,应该不会让后面来的人插手吧。”

    “先不说派出援军的是不是亲王殿下,亲王殿下是否还继续信任我们。”埃亚内斯冷笑道。“就算还是让我们两个人负责这里的所有事物,你认为后面来的人还会听我们的吗?还有,和马里王国谈判这样大的功劳,来的人又怎么可能不想分一杯羹呢。”

    “这”比尔的神情一下子变得不好看了起来。“这可是我们两个的功劳,怎么可能分给其他人呢。那么这件事,要怎么办呢?”

    “一方面,加快谈判进度,即便多做出一点让步,也无所谓。尽量把谈判工作完成,签订条约,这样,即便有人想分功,也没有插手的余地了。”埃亚内斯想了想,很快说道。“另一方面,如果援军来的速度很快,谈判还没有结束的话,就要想办法瞒住他们这个消息,直到签订条约为止!”

    比尔吓了一跳。“这这样不太好吧,牺牲王国的利益,要是被摄政王殿下和亲王殿下知道了,恐怕不会放过我们的。”

    “怕什么?”埃亚内斯冷哼一声。“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我们两个浴血奋战拼来的,凭什么分享给别人?再说了,比尔,难道你就不想从比尔男爵变成比尔伯爵吗?

    这样大的功劳,足够我们两个人都晋升伯爵了、”

    说完,埃亚内斯死死的盯着比尔,眼神中充满了锐气和杀气。

    饶是比尔也是身经百战的军人,一时间看见埃亚内斯这样的目光,也不禁也觉得难受。

    当之前听到埃亚内斯那一番分析的时候,比尔的心中确实一瞬间出现了不甘心的念头。

    凭什么?凭什么自己辛苦奋战拼命,差点死在战场上好不容易捞到的功劳,要分给后来者一些,这根本不公平。

    可一旦后面的人知道这件事,于情于理这个功劳,即便他和埃亚内斯再不情愿,也必须分出去。

    更重要的是,埃亚内斯在最后的一句话中,深深的打动了他。

    作为一名出身不错的贵族,在国内也算得上是前途不错的军官,他为什么要主动要求来这个遥远荒凉的西非殖民地呢。

    还不是因为葡萄牙目前没有战争,没有办法建功立业,让他只能来西非殖民地碰一碰运气。

    归根结底,获得更高级的爵位,也一直是他心里的追求。

    可是,如果这样做了,自己是否太对不起亲王殿下了,对方是如此的信任自己,自己居然为了一己私利,最终损害王国的利益。

    一时间,比尔的心中十分纠结,迟迟不能决定。

    看到比尔沉默不语,脸上浮现出纠结的表情,埃亚内斯冷笑道。“说白了,葡萄牙王国是他们阿维什家族的,葡萄牙王国的利益也是属于他们阿维什家族的,和你我并没有任何的关系。

    只有拿到我们手里的利益,才是属于我们的。你为了王国的利益,牺牲了自己的利益,得到的好处难道能更多吗?你的家族也会因为这样变得更加强盛吗?”

    埃亚内斯的话,击垮了比尔内心深处作为一名贵族最后的忠诚。

    是啊,王国的利益和他有什么关系,自己他自己的利益和家族的利益才是最重要的。

    想到这里,比尔咬咬牙,脸上露出了一丝狰狞的神色。

    “你说的对!你说吧,我们要怎么做。”

    埃亚内斯闻言,终于开心的笑了,一把搂住比尔。

    “好兄弟,这就对了,听我说,我们这样”

    与此同时,西非海上,一支庞大的船队正在披荆斩棘,朝着葡萄牙西非殖民地快速的航行者。

    一名衣着华丽的中年贵族站在甲板上,看着美丽的晚霞正在发呆,口中喃喃自语。

    “这大海上的景色,真美啊,我在葡萄牙,可从没见过如此美丽的晚霞。”

    过了许久,当太阳缓缓的从海平面下落下时,中年贵族回过头,脸上还带有些许的遗憾,似乎在遗憾这样美丽的景色持续时间太过短暂一般。

    中年贵族看了一眼身旁的侍卫,轻轻问道。

    “距离殖民地,还有多久?”

    侍卫连忙恭敬的回答,“大人,我问过船员了,最多后天,我们就能到了。”

    中年贵族缓缓点头,“也不知道西非殖民地那里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希望他们能坚持住吧。告诉士兵们,这两天好好休息,给我养足了精神,到了陆地,说不定有一场恶战在等着我们呢。”

    “大人请放心。”侍卫的脸上带着笑容。“大家早都准备好了,随时可以作战,王国一定能胜利的!”

    “嗯!”中年贵族答应了一声,也不再看依旧挂在天空红艳的晚霞,慢步走回了船舱。

    大西洋上,同样是葡萄牙船队,这支船队的日子相比之下,就显得凄凉了很多。

    “1445年7月12日,阴。

    从前天开始,船队在返航的途中,意外的遭遇了风暴。

    这场风暴,持续了整整两天,直到今天,风暴才渐渐退去。

    虽然对于这场风暴船队早有准备,但不可避免的,船队还是遭遇了巨大的损失。

    这场风暴过后,三艘卡拉克大帆船沉没,一艘卡拉克大帆船无法继续远洋航行,至于船队的运输小船,更是几乎损失殆尽,只剩下了不到五分之一,其中大部分还需要重新修补才能投入使用。

    万幸的是,我们现在是在返航,小船的损失还能够接受。

    至少,沉没的三艘卡拉克大帆船中,有两艘装满了补给物资,另外一艘上,则是大量的奴隶。不能行动的那艘卡拉克大帆船上,则是异常珍贵的西印度群岛当地的各种植物,今天船队将在这里短暂的停留,把这些植物装载到另外的船上。

    初步统计之后,船员在这次风暴中伤亡和失踪一百七十二人,差不多三分之一的船员因为这次风暴葬身大海,就连我自己,如果不是船员拼死相救,都要险些丧命。

    当然,最大的损失不是船和人员,而是补给物资。船队一半的粮食在风暴中消失了,剩下的粮食,按照航程估算,绝对是不够返回葡萄牙的。

    我已经让船队开始进行捕鱼,同时进行了严格的食物管制,也不知道能否撑到返航的时刻。

    愿上帝保佑我们!”

    写到这里,布兰沃合上了航海日记。

    布兰沃微微叹了一口气,脸上带着悲伤。

    在风暴中,原本他所在的那艘卡拉克大帆船受损严重,在巨大的风浪下,那天晚上他被一个物件击中了头部,昏迷在了甲板上。

    幸运的是,在船员们的帮助下,成功把他从甲板上救了回来,否则,在那样的风暴中,昏迷在甲板无疑是等死。

    即便是这样,直到现在,布兰沃依旧感到头在隐隐作痛。

    这场风暴,给船队带来的损失实在是太大了。

    布兰沃小心的收好航海日记,然后开始面对自己的晚餐——一碗盛满了两条鱼的鱼汤和一个不大的黑面包。

    看着黑面包,布兰沃不禁苦笑,作为大贵族次子的他,记忆中好像没吃过几次黑面包。

    即便是探险,在带足了补给的情况下,作为船队首领的他,自然也不用吃粗劣的黑面包。

    只是,如今船队携带的粮食损失过半,他又下达了食物管制的命令,白面包这样的东西,都是留给伤员享用的。

    在这样缺粮的时刻,作为船队首领的他,如果都不能遵守规则,那么船队不可能凝聚信心,支持到返航的那一刻。

    想到这里,布兰沃轻轻喝了一口鱼汤。

    嗯,不错,十分鲜美,看样子,凭借捕鱼,应该能缓解不少粮食压力。

    于是,布兰沃又咬了一口黑面包,结果,才咬了一口,布兰沃险些吐出来。

    这他娘的,味道也太差了吧,这也太粗硬了吧。

    “怎么样,公主殿下,这个奶油蛋糕,味道如何啊?”阿方索笑眯眯的盯着眼前正在品尝蛋糕的伊莎贝拉,那副样子,放在前世某些岛国电影之中,怎么看怎么像男主角的神情。

    伊莎贝拉一边吃着蛋糕,一边点点头,同时嘴上还含糊不清的答应着。“还不错。”

    “那就好。”阿方索的笑容更加灿烂了,同时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坐在他身旁,眼里只有蛋糕的某个小萝莉的头。“公主殿下满意,我就放心了。”

    “对了。”伊莎贝拉吞咽下一口蛋糕,明亮美丽的眸子看向阿方索。“你不是说今天带水泥工匠来见我吗,他们什么时候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