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阿方索的剑术(第1/3页)
    葡萄牙,里斯本。

    王宫花园内,阿方索正在沐浴阳光,锻炼身体。

    最近,他从里奥那里学了些剑术,再配上这幅身体之前记忆中的东西,阿方索双手拿着骑士长剑,也挥舞得有模有样的。

    在离阿方索身旁不远处的树荫下,小萝莉琼正坐在椅子上,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正咬着手上的铅笔,看着桌子上摆放着的数学题,一脸的愁眉苦脸。

    这段时间,由于葡萄牙国内的各项事情都开始逐渐进入正轨,至于阿方索制定的其他计划,都需要时间的发酵,阿方索也难得的拥有了久违的空闲时间。

    再加上葡萄牙的大贵族和实权人物,也跟着军队出征了,目前也就无人管阿方索了。

    阿方索空闲了下来,苦的,可就是小萝莉琼了。

    原本阿方索之前忙碌的时候,根本无暇顾及她,一旦空闲下来,也是陪她玩耍,给她做好吃的,给她讲故事等等。

    可如今,当阿方索的注意力从葡萄牙那繁琐的各种事物中回到了琼的身上时,琼瞬间就变得苦逼了起来。

    阿方索惊奇的发现,琼这段时间,居然每天沉迷玩乐,都没有好好学习。不但自己交代她学习的数学没有用心,就连最基本的识字,都没有认真学习。

    这怎么可以!

    自己好歹也是被许多人誉为天才的葡萄牙国王,通过渊博的学识折服了无数的学者。自己的亲妹妹,堂堂的葡萄牙公主,如果是这样的知识水平,图样图森破,岂不是会给自己丢人吗?

    自己怎么可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一定要好好的亲自教育琼才行。

    于是乎,琼以往逍遥自在的生活就结束了,开始了让她觉得十分悲惨的生活。

    琼不仅不能再肆无忌惮的去孤儿院和同林的小伙伴们一起玩耍,反而还必须要每天要在王宫中接受阿方索的教育。

    每天刚刚清晨,阿方索起床锻炼身体的时候,就会把琼从被窝里拖起来,让她去学习。

    然后吃过早餐,又让琼学习。

    其他时间段,也同样是督促琼学习。

    当然,作为一个勤奋的国王,阿方索在监督琼认真学习的时候,也没有闲着,一般也就坐在琼的身边,看一看各类书籍。

    那本厚厚的葡萄牙各家族纹章,阿方索都快看完了。

    不过,记得多少,就只有阿方索自己知道了。那些家族的纹章和背景资料,看得阿方索是眼花缭乱,尤其是纹章,嗯,这些该死的没文化的欧洲贵族。

    许多家族纹章之间的差距,就只有一点点,比如一个盾牌上的剑换成了斧子,一种鸟变成了另一种鸟等等。

    饶是阿方索记忆力不错,但也觉得枯涩难记。

    琼也不是没试图反抗过阿方索的暴政,也曾经祭出了以往对阿方索无往而不利的大杀器——“一哭二闹三上吊”。

    只是,这次阿方索根本不吃这一套。

    即便阿方索看着琼哭闹的样子,十分心疼,但他心里十分清楚,这是为了琼好,不能心软。

    阿方索不仅没有被琼的哭闹所打动,反而变本加厉,威胁琼如果每天的学习功课没有办法完成,就只能吃菜叶,别想吃肉了。

    琼最开始还不信邪,直到一连两天都是吃的面包夹菜叶,而一旁,阿方索什么鸡鸭鱼肉,各种来,把小萝莉馋得要命,偏偏又吃不到。

    更过分的,是阿方索当着小萝莉的面,吃了好大一个奶油蛋糕之后,小萝莉终于忍不住了。

    在食物的威胁,小萝莉总算屈服了,乖乖的开始听话学习了。

    现在,面对让她脑瓜子疼的数学题,即便小萝莉此刻有多么不情愿,心里咒骂了多少次“坏哥哥”,也依旧只能乖乖的呆在这里苦思。

    阿方索很快停止了练剑,累出了一身汗之后,接过侍女递来的毛巾同时,把剑丢给了侍卫。

    阿方索笑着望向一旁的比利亚和瓦妮莎,“怎么样,我的剑术还可以吧?”

    瓦妮莎眼观鼻鼻观心,默不作声。

    阿方索虽然在学识上算的上是个天才,但是,对于剑术这类东西,简直是没有什么天赋。

    就刚才阿方索展现出的所谓剑术,瓦妮莎觉得自己可以轻松打赢十个阿方索没有任何问题。

    瓦妮莎不说话,一旁的比利亚倒是连忙笑着恭维道。

    “国王陛下好剑术!

    国王陛下真是天才啊!虽然练剑的时间不长,但这一手剑术算得上出神入化,简直不比那些武艺高强的骑士差多少。

    要是王国现在举办一场盛大的比武大会的话,以国王陛下的剑术,我保证妥妥的赢的冠军。”

    比利亚不要脸的谄媚之语,惹得在场的侍卫们吩咐侧目。这位王室总管的吹嘘——还真是十分不要脸外加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