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阿方索的剑术
    葡萄牙,里斯本。

    王宫花园内,阿方索正在沐浴阳光,锻炼身体。

    最近,他从里奥那里学了些剑术,再配上这幅身体之前记忆中的东西,阿方索双手拿着骑士长剑,也挥舞得有模有样的。

    在离阿方索身旁不远处的树荫下,小萝莉琼正坐在椅子上,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正咬着手上的铅笔,看着桌子上摆放着的数学题,一脸的愁眉苦脸。

    这段时间,由于葡萄牙国内的各项事情都开始逐渐进入正轨,至于阿方索制定的其他计划,都需要时间的发酵,阿方索也难得的拥有了久违的空闲时间。

    再加上葡萄牙的大贵族和实权人物,也跟着军队出征了,目前也就无人管阿方索了。

    阿方索空闲了下来,苦的,可就是小萝莉琼了。

    原本阿方索之前忙碌的时候,根本无暇顾及她,一旦空闲下来,也是陪她玩耍,给她做好吃的,给她讲故事等等。

    可如今,当阿方索的注意力从葡萄牙那繁琐的各种事物中回到了琼的身上时,琼瞬间就变得苦逼了起来。

    阿方索惊奇的发现,琼这段时间,居然每天沉迷玩乐,都没有好好学习。不但自己交代她学习的数学没有用心,就连最基本的识字,都没有认真学习。

    这怎么可以!

    自己好歹也是被许多人誉为天才的葡萄牙国王,通过渊博的学识折服了无数的学者。自己的亲妹妹,堂堂的葡萄牙公主,如果是这样的知识水平,图样图森破,岂不是会给自己丢人吗?

    自己怎么可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一定要好好的亲自教育琼才行。

    于是乎,琼以往逍遥自在的生活就结束了,开始了让她觉得十分悲惨的生活。

    琼不仅不能再肆无忌惮的去孤儿院和同林的小伙伴们一起玩耍,反而还必须要每天要在王宫中接受阿方索的教育。

    每天刚刚清晨,阿方索起床锻炼身体的时候,就会把琼从被窝里拖起来,让她去学习。

    然后吃过早餐,又让琼学习。

    其他时间段,也同样是督促琼学习。

    当然,作为一个勤奋的国王,阿方索在监督琼认真学习的时候,也没有闲着,一般也就坐在琼的身边,看一看各类书籍。

    那本厚厚的葡萄牙各家族纹章,阿方索都快看完了。

    不过,记得多少,就只有阿方索自己知道了。那些家族的纹章和背景资料,看得阿方索是眼花缭乱,尤其是纹章,嗯,这些该死的没文化的欧洲贵族。

    许多家族纹章之间的差距,就只有一点点,比如一个盾牌上的剑换成了斧子,一种鸟变成了另一种鸟等等。

    饶是阿方索记忆力不错,但也觉得枯涩难记。

    琼也不是没试图反抗过阿方索的暴政,也曾经祭出了以往对阿方索无往而不利的大杀器——“一哭二闹三上吊”。

    只是,这次阿方索根本不吃这一套。

    即便阿方索看着琼哭闹的样子,十分心疼,但他心里十分清楚,这是为了琼好,不能心软。

    阿方索不仅没有被琼的哭闹所打动,反而变本加厉,威胁琼如果每天的学习功课没有办法完成,就只能吃菜叶,别想吃肉了。

    琼最开始还不信邪,直到一连两天都是吃的面包夹菜叶,而一旁,阿方索什么鸡鸭鱼肉,各种来,把小萝莉馋得要命,偏偏又吃不到。

    更过分的,是阿方索当着小萝莉的面,吃了好大一个奶油蛋糕之后,小萝莉终于忍不住了。

    在食物的威胁,小萝莉总算屈服了,乖乖的开始听话学习了。

    现在,面对让她脑瓜子疼的数学题,即便小萝莉此刻有多么不情愿,心里咒骂了多少次“坏哥哥”,也依旧只能乖乖的呆在这里苦思。

    阿方索很快停止了练剑,累出了一身汗之后,接过侍女递来的毛巾同时,把剑丢给了侍卫。

    阿方索笑着望向一旁的比利亚和瓦妮莎,“怎么样,我的剑术还可以吧?”

    瓦妮莎眼观鼻鼻观心,默不作声。

    阿方索虽然在学识上算的上是个天才,但是,对于剑术这类东西,简直是没有什么天赋。

    就刚才阿方索展现出的所谓剑术,瓦妮莎觉得自己可以轻松打赢十个阿方索没有任何问题。

    瓦妮莎不说话,一旁的比利亚倒是连忙笑着恭维道。

    “国王陛下好剑术!

    国王陛下真是天才啊!虽然练剑的时间不长,但这一手剑术算得上出神入化,简直不比那些武艺高强的骑士差多少。

    要是王国现在举办一场盛大的比武大会的话,以国王陛下的剑术,我保证妥妥的赢的冠军。”

    比利亚不要脸的谄媚之语,惹得在场的侍卫们吩咐侧目。这位王室总管的吹嘘——还真是十分不要脸外加万分的肉麻啊,怪不得能当上王室总管,深受国王陛下的信任,这份拍马屁的功夫,真的没有几个人能比得过他。

    瓦妮莎也被比利亚不要脸的话语惊呆了,忍不住多看了一眼比利亚。

    平常已经知道这个胖子很不要脸了,但是不要脸到这种程度,还真是罕见。这么明目张胆的说着违心的话语,难道就不怕被雷劈吗?

    不过鄙夷过后,瓦妮莎对于比利亚的说话艺术,也很是佩服、

    瞧瞧人家说的这话,阿方索的剑术能拿到比武大会的冠军。

    开玩笑!阿方索参加比武大会能拿到冠军?这不是废话吗?

    难道还有人真敢知道阿方索身份的情况下,对国王出手?他在葡萄牙王国,还想不想混了。

    这份拍马屁的技术,果真是炉火纯青啊。

    阿方索明知道比利亚是在故意夸赞自己,但心中还是十分开心的,忍不住笑了笑,谦虚的摆摆手。

    “别这么说,我自己的水平我知道。战场厮杀的事情,多半不适合我,这个剑术嘛,也只是勉勉强强,上不得台面。”

    “国王陛下太谦虚了。”比利亚马上接话。“您的这手剑术和您展现出的天赋,已经是一个剑术高手了。”

    一旁的侍女和侍卫们都无语了,对比利亚更是惊为神人。这样的话语,居然脸不红心不跳的自然说出,这位王室总管果真不是一般人。

    阿方索正要说话,旁边拿着铅笔的小萝莉忍不住嘟囔道。

    “切,坏哥哥的剑术,还不如侍卫们厉害呢。”

    琼此言一出,阿方索和比利亚顿时尴尬了起来,其他人则对琼投去了赞赏的目光。

    还是公主殿下心直口快有眼光,国王陛下的这手剑术——明明就是惨不忍睹。

    被琼这么一打岔,饶是比利亚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继续拍马屁了,只得讪讪的站在一旁。

    阿方索原本不错的心情,也没了。

    阿方索意兴阑珊的叹了一口气,“算了,反正当国王,又不是武艺好就行的。俗话说得好,君子动脑不动手,能用智慧解决的问题,何必要亲自上阵呢。”

    阿方索只是自言自语,不料一旁的瓦妮莎反而认真的点点头。

    “国王陛下说得对,您不擅长武力,就好好的使用智力就行了!王国武艺高强的骑士很多,但像您这么英明的国王,可只有一个。”

    瓦妮莎的本意是想学着比利亚夸赞劝慰一下阿方索的。

    可阿方索听完瓦妮莎的话之后,显得更加郁闷了。

    靠!我知道自己不擅长武力,但是,你用得着说出来吗?大家心里知道就行了,简直不识趣。

    看见阿方索的表情,瓦妮莎意识到自己好像说错话了?

    瓦妮莎想了想,自己说的话,好像没有什么不对啊,为什么国王陛下显得很不高兴呢?自己不是夸赞了他的英明吗?

    果然,自己还是不适合拍马屁,以后这种事情,还是交给比利亚吧。

    阿方索缓缓走到琼的身旁,看了看桌上几乎没动笔的试题,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拍了拍桌子,警告小萝莉道。

    “赶快写,这些题做不完,晚上不准吃肉!”

    “坏哥哥!”小萝莉不满的哼了一声。“自己剑术差劲,就拿我出气,哼!”

    嘶,阿方索恨得牙痒痒,一阵蛋疼。

    这是自己的亲妹妹吗?怎么哪里不开提哪壶啊。

    周围,侍女和侍卫们听见琼稚嫩的话语之后,一个个都在低头憋笑、

    阿方索更加郁闷了,一屁股坐在了一旁的躺椅上,躺了下去。

    这些天,阿方索练习剑术,也是迫不得已。

    阿方索之前可没打算练习什么剑术的,在他看来,只要身体好就够了,那些前世的各种锻炼身体的方法,足以保证他有一副健康的身体了。

    只是,这不卡斯提尔的使节团要来了吗。

    想到要来这么多卡斯提尔的贵族,以及要见到那位来历史上大名鼎鼎的伊莎贝拉,阿方索心中就有些担忧。

    那位曾经的西班牙的缔造者,卡斯提尔的女王,可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如果自己没被她看上的话,那么后果,还是有些严重的。

    历史上,伊莎贝拉可是为了逃婚,做出了种种事情的。放在前世,伊莎贝拉算得上是一个向往爱情的勇敢女子,十分寻常。

    可放在这个时代而言,这就是让人惊奇的举动了。

    虽说伊莎贝拉的出生时间,和历史上有了很大的区别。但是,天知道伊莎贝拉的性格,是否还是跟历史上一样。

    如果一样,又没看上自己。

    那么,自己先前制定的所有关于联统卡斯提尔王国的计划,岂不是都要作废了?

    而且,一旦无法联统卡斯提尔,那么,想要统一伊比利亚半岛,简直就是在痴人说梦了。

    伊比利亚半岛上的三个天主教国家之中,就数葡萄牙的实力最为弱小。

    即便自己是一个穿越者,能给葡萄牙的综合国力带来巨大的提升,但想要凭借武力统一整个伊比利亚半岛。

    难度系数,完就不是一个级别的了。

    或许,穷极阿方索一生,也无法做到这一点。

    虽然阿方索对于自己还是很有自信,觉得应该能凭借自己的个人魅力,征服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女王现在还是个小萝莉的伊莎贝拉,但心中,还是未免有些担忧。

    伊莎贝拉在历史上留下的声名,实在是太显赫的,对待这样的人物,怎么小心也不为过。

    知识和智商方面,阿方索倒是没有任何的担忧。凭借着前世的见识和对历史脉络的把握,这一点上,恐怕这个世界上根本无人能和他相比。

    但是个人武力方面,阿方索就有些忐忑了。这个东西,他实在不擅长,之前原本要学习的,都被他推脱拒绝了,现在掌握的这点,应该不够看吧。

    万一,伊莎贝拉喜欢的,就是勇猛的男人呢?

    这个事情,谁也说不准,即便历史上伊莎贝拉曾经的丈夫费迪南三世不是一个猛男。但小时候喜欢的,和长大后喜欢的,完不是一回事啊。

    再加上,面对卡斯提尔贵族,如果阿方索表现得只是一个文弱书生的形象,无疑不利于他光辉形象的传播。

    这个时代的国王或者贵族,都是文能治理一方领地,武能带兵冲锋的存在。

    那位历史上有名的法国国王菲力二世,当时不也广泛的被欧洲贵族瞧不起吗,人气大不如狮心王。

    这些因素叠加之下,阿方索这些天才开始练剑,他仿佛就像前世那些面对期末考试的学渣一般,在期末考试的关头临时抱佛脚,寄希望能考试顺利过关。

    学渣阿方索,不对,葡萄牙王国阿方索在躺椅上闭目养神休息了一会儿之后问道。

    “大军出发了快两周了吧,还没有一点消息传回来吗?”

    “还没有消息。陛下,这个时候,军队都还在路上呢,您也太过着急了些。”比利亚回道。

    “不着急不行啊,这场战争对王国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阿方索继续微闭着眼睛。“对了,卡斯提尔人呢?他们到什么地方了?还有多久到里斯本?”

    “昨天收到的消息,他们已经进入里斯本大区了,应该就在这两天到达里斯本,”

    “怎么不早说。”阿方索猛的睁开了眼睛。“走,准备一下,我要亲自去迎接卡斯提尔人!”